著色畫紓壓風潮 反映隱形高壓

開卷【書話題】

20150912a

在著色書繁複的線稿上一格格填上顏色,是許多人紓發壓力的方法。《刺客聶隱娘》(下左)和《小王子》也搶搭著色書療癒風潮。(遠流、印刻、野人提供)

 

⊙盧郁佳(作家)

 成人著色畫暢銷到台灣,《祕密花園》(遠流)四個多月賣出十多萬本,風潮方興未艾,各出版社紛搶各國著色畫版權。如何解讀這波現象?

 著色畫暢銷,可看成一波科技應用降低門檻的結果。就像原本畫家獨占寫實技藝,卻因攝影術發明,紀實影像開始自動化、民主化,而傻瓜相機、照相手機問世,又讓大眾不必苦學攝影出師,就能po出自己拍的美照。著色畫就像麵包機,使用者在半成品線稿上完成美圖,在社交圈交流作品,易獲成就感反饋鼓勵,進而互相增強行為。

 這個原理一目瞭然,但難在釐清著色本暢銷的賣點究竟在哪裡?是被視為創造性的配色任務?還是機械性的上色工作?其實兩者缺一不可,配色讓我們能說「這是我畫的」;但真正深深咬進需求的,是人類向來藉自動化掙脫的,無意識的身體勞動。人類回頭追求勞動,寧願把感覺、組織、表達,部分移交給機械。戲劇性的價值逆轉,說明環境已然巨變。

 著色畫暢銷的內幕,兩個字就講完了:紓壓。但零食、漫畫、電玩、面膜……每天百萬種產品激戰爭奪替你紓壓的市場,著色畫憑什麼爆天量?憑它找到那祕密的痛點,戳了下去。人人知道著色畫能賺大錢,但誰知它怎麼辦到的?痛點,得從真人用戶身上去找。

▉畫圖如照鏡,看見自己內心

 60歲的教師媽媽,像碗百合蓮子湯,甜潤,心熱,是多個社交圈的聯絡樞紐。從小書畫奪獎人見人誇,她也常喊退休要畫畫。72色大盒水彩,兒時夢寐以求,買了卻堆在櫃中乾涸結塊。退休時吩咐女兒買教學畫冊,下次女兒問,她說「好忙沒空」,畫冊又進了櫃子。說時,她聽著晚間政論節目,盯著平板上的臉書動態,睡前幾小時放空放鬆。雖有餘裕閱報、社交,但離能承受白紙逼視卻很遙遠。沒人猜到她心焦:從前人人誇她畫得好,如果現在畫不好怎麼辦?失繪症普遍了,著色畫是助步器。

 37歲的貿易公司美人總務,眉目如畫,保養良好,纖麗可人像個少女偶像明星。誇她,她會像作弊考滿分那樣不安地笑,偷偷說自己是五專胖妹醜小鴨洗白來的,當年班上根本沒人鳥她。現在她也用減重忌口的鐵血紀律,規定國中女兒專心考試,不許看電視,每周上網限兩小時,暑假才准讀小說;規定自己每天限看韓劇20分鐘,一年限買兩本書、一本著色畫、一本唯美虐心穿越小說。藏在抽屜裡,一頁頁蔓草重瓣網紋間,逐漸浮現了轉世女神的絕美身影:帝王將相一怒為紅顏,戰火焚城。自幼憧
憬的浪漫激情,用規定徹底撲熄了,哪裡有問題、哪裡就需要訂更多規則。只在紙頁上,燒出點點火星子。需要創作,需要戀愛,著色畫就是安全的外遇。

 12歲的國小女兒,畫到第3本著色畫。坐麥當勞,媽媽講手機,她埋頭上色,頭髮瀉下遮住臉。女兒臥房的妝鏡總埋在雜物堆裡,媽媽收拾歸位,女兒又用外套蓋住鏡子。因為每狹路相逢,鏡中人總向女兒射來譏諷的一瞥:哇醜妹耶,這麼醜,仇人似地冷笑而過。大女兒高瘦又漂亮,數理國英都好,體育好,才藝好,人緣好;媽媽說小女兒像她,分數普普,外表尚可,沒啥優點。倒是伶牙俐齒,虧媽媽老醜矮胖笨,一針見血堵得人沒法回嘴。小女兒愛畫圖,但畫完總覺好醜,撕掉,丟掉,不想再看。只有著色畫,因為底稿是別人畫的,自己再怎麼上色都好,就算醜也是醜在別人身上,心安理得。原來畫圖是鏡子,照見自己;著色畫是魔鏡,讓你照鏡看見林志玲。看見姐姐媽媽,看見你想成為卻無法成為的人──使你孤單絕望辛酸自卑、你卻深愛的那個人。

▉轉移焦點,解離壓力

 老闆交代不可能的任務,女主管使命必達,需各單位協助,但沒人肯配合。要被逼死的那刻,她發現自己在填著色畫紓壓,每填滿一個小格子,如完成一件工作,全身浸滿寧靜,安祥,和樂,像傳說中瀕死體驗上天堂。在死亡威脅下,人類本能會自動運作,解離轉移焦點。人不允許自己解離時,著色畫就是手動的解離。

 一群女人認命加班,用肝消化無止盡的訂單,以完美耐心給人擦屁股。聽音樂,傳遞團購零食,像長途貨車司機用檳榔提神。肩腰背快散了,取出著色畫填幾個格子。繼續鍵單到午夜,疲憊充實地關機。著色畫的無數小格子,就是她們背上貼滿了看不見的撒隆巴斯。

▉機械性作業延續了資本邏輯

 綜觀以上案例,如果近十年各種暢銷產品離不了「紓壓」兩個字,著色畫還展現了業者夢寐以求的用戶高黏著,我們可借「成癮」來理解這個現象。行為學者布魯斯‧亞歷山大認為,成癮不是因為成癮者本身,而是來自環境高壓。孤立、封閉、受困的實驗動物,寧死也要去攝取嗎啡;但研究者把老鼠放進寬敞舒適豐足的老鼠樂園,滿足交配、生育、社交、嬉戲等需求,牠們就不愛嗎啡了,甚至受困老鼠搬進老鼠樂園後,也會自動戒癮。

 人類則反向而行。我們目睹了,少數人致使生存環境不斷惡化後,還會令多數人誤以為,無法適應高壓環境得怪自己不及格,從而無窮提高標準、要求自己更努力加班,自設規定限制自己的生存需求。能短暫阻斷大眾這股祕密自我嫌惡之苦的,只有著色畫無言的陪伴。

 如果我們追求機械性作業的專注,是因為在日常學業和勞動中,資本邏輯早已把人當成無意識的機器來奴役。身為機器,意謂著色畫大賣,我們就該生產和消費更多著色畫。而身為人類,我們則應面對環境的挑戰,做出自己獨有的回應。

 

【貓耳朵寫周記】

壓力大,著色吧

 說到著色畫,最近真的暢銷到不像話。過去的著色書主要以教導兒童認識形狀和顏色為目的,最近流行的禪繞畫、著色畫則是鎖定成人讀者,強調「療癒」和「減壓」。其實著色紓壓法一兩年前就已在歐美引起話題,後來韓國明星競相在社交軟體po出自己的著色作品,才在亞洲點燃戰力。

 貓注意過書店平台上的著色畫,先是傳統的曼陀羅、萬花筒和花草森林紋樣,再來出現愛麗絲、小王子等經典童話人物,後來魔法動物、交通工具、菩薩也來了(阿咪陀佛),然後還有以咖啡館結合生活情境的主題著色本,邀讀者cosplay咖啡館主人; 以美食為主題的著色書,則企圖使人一邊著色一邊流口水,現在連《刺客聶隱娘》(印刻)都趕搭風潮推出美術原畫唐風著色集。更不用說,色鉛筆、麥克筆、水洗蠟筆還有閃光筆等等著色工具也跟著大賣。

 著色畫紅到什麼地步?紅到有即將結婚的新娘訂購了100本,打算送給來參加婚禮的親友。大家壓力是多大啊喵~

 知道貓為什麼今天擠在這個小角落,篇幅也只剩一咪咪嗎?主編阿濟本來又要宣告搞擠把貓趕回家,這回貓不依了,好歹巴住逛書店時混熟了的盧郁佳阿濟,她好心讓出一點空間,貓才能硬擠上來跟大家啦咧。嗚嗚字數又到了,貓要回家著色去,咱們下周見,咪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