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而令人惱怒的kusovice

開卷【東亞書房】

20151114c

(攝影:Sanja Gjenero)

⊙盧慧心(作家)

 大家有過這種遭遇嗎?心裡有煩惱的時候,找朋友商量,卻聽到令人更添煩躁的意見。日本隨筆作家犬山紙子把這種無用、令人惱怒的意見,稱為kusovice,她的新書就叫作《不該說的kusovice》(Poplar)。

▉似是而非的kusovice

 怎樣判斷不是advice而是kusovice呢?「說了以後很痛快的話,大概就是不該說的話。」犬山明快地解釋,另外補充道:「沒有替對方著想的時候,反而會說些『我說這是為你好』、『其實我是不想講的啦』之類的話,這些都是kusovice的前奏。」

 根據犬山的說法,有些kusovice根本只是說教,而且還是從電視節目、流行雜誌隨便引用些似是而非、沒有根據的話。大家是否也想起這類幾乎是洗腦的鬼話了呢?譬如:「女人就要愛自己。」「撒嬌女人才好命,不要太強勢了。」這種引起殺機的話,其實根本就沒有替對方著想,只是趁機說教罷了。基本上習慣對你這樣說話的人也不可能是什麼良師益友,有煩惱也不必找這種人商量了,kusovice反倒是一個淘汰朋友的好指標。

 但若是上司或長輩反覆放送kusovice,又該如何?這就是犬山新書的重點,因為若不作反應,對方將會繼續這種語言轟炸,一點自覺都沒有。

 「重複這些指教跟指使,幾乎有種詛咒的意味。一直反覆放送kusovice的人,等於強迫別人接受他的價值觀。」站在高處對人指指點點,還硬是給人附加罪惡感,讓聽的人心情鬱悶甚至開始自責,這都是kusovice的特徵。若未及時察覺,長期暴露在這種語言攻擊中,心情必然會變得灰暗。

 每個人都有說出kusovice的時候,一旦察覺這是kusovice之後,最重要的是先弄清楚「對方說這些話究竟出於什麼心態?」也許對方剛好也情緒很差,需要講這些來鞏固優越感,或者對你早就有意見,趁機想拿你開鍋。分析過後,自然能對kusovice一笑置之。

 「雖然大家都曾是kusovice的受害者,但每個人都有說出kusovice的時候。」只想著自己,沒考慮對方的立場時,就會沒頭沒腦說出傷人的話。甚至在感情很好的友人之間,也會不經意傷了對方。譬如孩子考上好學校時,忍不住自滿了一下,建議大家都把小孩送去考試,忘了這可能是朋友正在煩心的事。戀人之間也可能發生,這類細小的失言也許會造成雙方冷淡,但若是積極把握,反能增進彼此的了解,重點在於能不能有所自覺。

 大家可以回想看看,爸媽通常會講哪些話來威嚇小孩呢?「不乖會被警察抓喔。」其實這跟「沒車的男人娶不到老婆。」「愛喝酒的女生沒人要。」一樣的淺薄、無厘頭,只是反映了單方面的焦躁。這時簡單幽默地回敬一句:「哇,真是名言耶。」主動改變話題,把不快拋在腦後,強制結束這一回合,就能少聽很多kusovice,也不必因此耿耿於懷了。

 缺乏想像力以及無法拿捏彼此的距離感,可說是kusovice最大的成因。許多人只看表面就急著下判斷,急著發表自己的高見,不過是好為人師的心情在作祟罷了。殊不知自己只是給了一堆kusovice。有足夠想像力的人,才能耐心理解對方處境,而人與人適當的距離感,也能適時阻止自己說出不該說的話。

▉「魔女」一點都不美

 忽視人間的多樣性,只用單一價值來評斷他人的kusovice充滿了社會階層、性別上的歧視。在犬山出書撻伐的同時,女作家的異端代表岩井志麻子恰好出了新書《魔女並不美》(小學館),並大張旗幟要告訴天下人,幸福應是形形色色的不同,絕沒有單一標準,所謂十人十色,天下有幾種人便有幾種幸福。

 這本書裡充斥著為了不讓老公與小三順利結婚,因此死也不肯離婚的主婦,或者為了搶老公故意懷孕的小三。登場女性個個都有魔性的一面,揭開處處如泥沼般的人際關係。作者自白,此書簡直如誘捕變態的捕蠅燈。

 特立獨行、發言大膽的岩井,受訪時開宗明義說,婚姻不需要愛情,至於有致命吸引力的「魔女」則一點都不美。她以在日本連續詐欺殺人的木村佳島為例說明,美與吸引力一點關係都沒有。書中舉了那麼多可怕的例子,岩井卻仍以自身為例,說婚姻生活仍是很有趣的,雖然經過離婚再婚(沒有入籍的事實婚)等波瀾,目前跟在日韓國人共同生活的岩井說,韓國非常追求單一價值,整形也幾乎都整成同一個樣子,日本相對比較多元,是個幸福的國家。

 正為了戀愛或結婚煩惱的人,很適合丟開惱人的kusovice,讀讀這本離經叛道卻仍肯定幸福的新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