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的靈魂契約

開卷【地球阿卡夏】

20151107c

印度神話中的「半女濕婆」與希臘神話中的Hermaphroditus,都同時具有陰陽兩種性別。(取自wiki)

⊙郭光宇(文字工作者)

 據說,靈魂如果想要擁有完整的地球經驗,就必須至少經歷過女性與男性,以及父母與子女這4種角色。所以速成一點的話,兩世就可以畢業了,只是大部分的靈魂要不是意猶未盡,不然就是被自己造成的業力繼續困在這個藍色行星上。

 回溯催眠師朵洛莉絲‧侃南在《迴旋宇宙1》(宇宙花園)中提到,同性戀的主要成因,是一個靈魂太習慣特定性別,一旦轉換成另一種性別,難免適應不良,尤其是在我們這麼一個性別刻板的社會當中。除此之外,靈魂也可能為了修習節制、寬容、耐心、謙卑等等功課,而必須接受轉性的挑戰。

▉靈魂演化設計

 性別議題之所以戒備森嚴,動不動就挑動敏感的神經,正是因為這是生而為人最切身的角色。整個漢文化幾乎就是在陰陽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經過20世紀的東西交流,如今“ yin and yang?”也成為英文裡的基本詞彙了。西方或許沒有歸納出這麼形而上的觀念,不過在印歐語系裡,隨處都可以看得到名詞的陰陽之別,有些語言甚至還出現了中性,非常之政治正確。

 在我們的感覺語彙裡,充滿了陰陽、大小、善惡、美醜這一系列的對比詞。這些屬性只是比較的結果,並沒有真正的本質,所以人類才會這麼固執又這麼善變。許多高靈(如齊瑞爾的《創世基質》,生命潛能)都透露過這樣的訊息:我們所身處的地球次元,基本上是一個二分法的世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設計,就是為了讓我們在二元對立中製造經驗,進而掌握創造的過程。我們就像宇宙源頭派出來的先鋒部隊,前來探索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同時不斷豐富宇宙的內涵。這是貨真價實的宇宙膨脹論。

▉性別的煉金

 有了這樣的基本認識,再回頭來看性別的多元光譜,應當就很能欣賞生命的繽紛。希臘神話除了帶出一票淫蕩成性的男神和女神之外,也沒忘記給雌雄同體的Hermaphroditus留下一席之地。從詞源上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一位是掌管溝通的赫爾密斯和掌管情愛的阿芙蘿黛蒂結合生下的「女兒子」,象徵著豐饒多產,後來直接晉級為英語中的「陰陽人」。印度神話中也有對等的「半女濕婆」(Ardhanarishvara),今天我們還可以在孟買附近的象島石窟裡看到他/她身姿曼妙的浮雕。

 盲人先知提瑞西阿斯(Tiresias)是另外一位性別曖昧的人物。他棒打一對交尾中的蛇,激怒天后赫拉,被變為女人,7年之後又變回男人。某天宙斯又和赫拉爭執不下,天神認為在性愛中,女人爽過男人;名節攸關,天后當然要堅決反對。結果又把提找來,要他評評理。提以過來人的身分說:「如果把魚水之歡分為十份,男人僅得其中之一。」天后一怒之下把他戳瞎,宙斯只好賜給他先知的能力,作為補償。

 在索福克里斯的《伊底帕斯王》一劇中,提瑞西阿斯本來不想揭露伊底帕斯弒父娶母的事實,無奈經不起後者的挑釁激怒,只好隱晦地道出真相。伊底帕斯就在半信半疑中,一步步證明先知殘酷的預言……

 雌雄同體,一方面代表豐饒與完整,另一方面卻也暗示著某種必須要付出慘痛代價才能取得的神寵。兩千年後,雌雄同體的寓意終於被眼尖的榮格識破:每個人都必須整合自身體內的陰陽能量,生命才會完整。關於這個整合過程,可以參考一下榮格女弟子馮.弗蘭茲執筆的〈個體化的過程〉(收錄於《人及其象徵》,立緒)。

▉解凍男女

 翻開歷史,近代的性別運動似乎都呼應到了某種形式的性靈覺醒。19世紀後半葉開始的第一波女性主義以爭取婦女投票權為己任,來自俄國的靈媒海倫娜‧布拉瓦茨基也創立了神智學協會,致力於宣傳四海一家,並透過研究各種神祕現象,積極開發人類未知的潛能。

 西蒙‧波娃在二戰後的廢墟中完成了不敗經典《第二性》(貓頭鷹),不過這本書還得等上十幾年,才真正迎來第二波女性主義和同志解放運動。與此同時,存在的虛無,打不完的越戰,人類也開始質疑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文明,穿著喇叭褲或乾脆就不穿了的嬉皮,幾乎人人都成了New Age的使徒。

 80年代出現的愛滋病掀起一波歇斯底里的恐同症,不過它也像最後一劑觸媒,讓所有的性別論述一次出櫃。到了90年代,第三波女性主義、酷兒理論、跨性別論述、LGBT各大門派百家爭鳴,百花齊放,蔚為性史上的奇觀(《發現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研究》,韋伯)。雖然大家私底下都吵著要分家,不過追求多元性別、性別平權這一點倒是有志一同。世紀之交的New Age也升級為Newer Age,不再那麼憤青式地搖滾反叛,反而動不動就去放紓壓音樂,開始冥想做瑜伽。

▉邁向超性存在

 性解放到了今天,我們身邊似乎充滿了畸怪的性與愛。其實那些行為一向就在那裡,只是現在通通浮上檯面,逼著我們去正視自己的陰影。

 如果來了一個沒有性別之分的外星人,想瞭解一下人類的性與愛,不妨推薦他翻翻包山包海的《海蒂報告》(張老師),或是《性別的世界觀》(書林)。如果他還想進一步瞭解其他地球物種的情況,《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麥田)一定能夠滿足他的獵奇心。不過後面這本我們自己倒是應該先看一下,有了更寬廣的參照,再去看報章上的那些腥羶色,根本就是人類自己在那邊大驚小怪而已。

 賽斯在《心靈的本質》(賽斯文化)中表示,心靈(psyche)並沒有男女之分,性別取向只是為了綿延種族,除此之外,沒有特定的心理特性是附屬在這樣的生物機能之上的。心靈是各種特性的寶庫,對性別的過分認同,只是在限縮了生存的可能性而已。

 不管是什麼樣的性表現,也不管有沒有愛,在那種慾望的深處,其實都潛伏著想和萬物合而為一的宇宙之愛。如果真的對性別那麼耿耿於懷,那不如努力走向第五次元。據說那裡的時間不再是線性的,你可以同時經歷你前世來生、平行世界裡的所有的性別。

 如果都這樣了還是無法釋懷,那就再往第六次元前進。到了那裡,我們已經成為不再依附於肉身的靈體,無所不能,無處不在,那些關於靈與肉的斤斤計較,也早就隨風而散了。

 

One thought on “性別的靈魂契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