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亮軒老家開講賣書

 

 話說台北青田街巷子裡有棟老房子改建的餐廳,聽說用餐得3個禮拜前預約。喵,相信我,這不是置入喔,貓想說的是這棟老房子的身世。

 上周二上午,貓和老同學捲麻花相約到青田街,不是去撿餐廳客人吃剩的魚骨頭啦,是去參加作家亮軒的導覽。因為餐廳原本是亮軒的老家,他退休後便在這裡當起了導覽義工。

 亮軒老家是日治時代留下的和洋式木造平房,後來成了台大地質系教授馬廷英的宿舍。馬教授就是亮軒的父親、馬世芳的爺爺、陶…(停!)。亮軒自小便在這裡長大,在美麗庭園的七里香、夜來香等花樹間追趕跑跳,在前庭下一個小洞鑽進鑽出…。(咪啊~亮軒小時候敢是營養不良?)

 雖然亮軒是前屋主又兼導覽員,腦海裡滿滿是童年美好記憶,但導覽中他牢騷可不少,一下說:前院那棵橫躺的枯木不屬於這裡,一下說,後院游泳池被填平了改種水生植物;廚房後門被冰箱擋住打不開了…。喵嗚,景物已非,害貓也跟著鬧起小傷感。

 老屋子走完一圈,亮軒突然賣起書來。貓剎時有種坐在遊覽車上聽領隊賣藥的錯覺。去年亮軒出版憶舊散文《壞孩子》(爾雅),一刷僅印1000本但銷售一直不佳。亮軒以7折向出版社進書,邊導覽邊賣書,餐廳再分一成,自己就賺那薄薄的兩成。為了這大約60元左右的「賺頭」,亮軒還使出絕招,買書就送親筆題詞的書籤,再加贈現場簽名。嗚喔~肥貓我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奮不顧身上前搶下一本。一時間,粉絲們也跟貓一樣撲身向前,那天,一共賣了20本。

 想到先前不長眼竟然說老師像賣藥領隊,又想到作家賣書這麼辛苦,貓在此要向亮軒老師一鞠躬。賣書又怎樣?既然出版社和書店不好好賣,就自己來吧!聽說亮軒準備出版下一本新書,敢是導覽兼賣書,他玩出興趣啦?喵~。

 

(原載 2011/12/10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