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開卷好書BV:塗鴉鬼飛踢(畢恆達X潘瑋柏)




‧主辦:中國時報 周報‧國家圖書館
‧影片拍攝:/導演:溫知儀
‧主要贊助暨共同策畫:
‧贊助: 新北市文化基金會

《塗鴉鬼飛踢》‧BV 拍片側記

☉文:丁凡

 萬華,圓環,南京西路。在這個台北城最古老的一角,我遇見塗鴉──這個二十世紀末崛起,近十年才傳入台北城的新型現代街頭藝術。

【緣起】:

 《中國時報》開卷行之有年、備受期待的年度好書又要「開獎」了!

 自2006年以來,伴隨著好書奬的,還有專門為得奬中文作品拍攝的BV(book video),用影像語音介紹書,也介紹作者。2011年,為了更為接近新世代的年輕人,吸引年輕人養成閱讀習慣,BV的拍攝加入了年輕藝人、模特兒、歌手和戲劇的元素,例如將小說內容中的一小段以短劇呈現。

 我呢,很幸運地受託撰寫《塗鴉鬼飛踢》拍片現場的文字側記,讓不在場的各位讀友得以身臨其境的感受現場氣氛。

【場景】:

 位於萬華的室內片廠是兩間前後打通的老舊公寓,屋內曲折彎轉,處處暗藏玄機。每個房間裡,不是搭了景,就是堆著搭景用的物件。看上去,每個角落都很「有戲」。

 《塗鴉鬼飛踢》的景是一間教室:兩張課桌椅、一幅老蔣總統的遺照、一張奬狀、塗了白灰的磚牆。

 趁著兩位男主角現身之前,我先去勘景,看到教室牆上寫著許多塗鴉:「我不要考試,老師自己考啦!」、「某某到此一遊」、「男生愛女生羞羞臉」、「給我一百塊」的旁邊寫著「一千!」和「一萬啦!」、「以我為榮」的班訓被加了一個字成為「以我媽為榮」……還有十幾句善意叮嚀「小心黑道!」。書桌前則寫著從「建國高中」塗改而成的經典塗鴉「山中搞國建」。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我看了頓覺手癢,問工作人員:「我也可以塗嗎?」

 劇組人員說:「可以,可以,請盡量塗,塗滿都沒關係。」

 我拿起紅黃藍綠四隻粉筆,開始亂塗。

 塗了才知道,牆上是用保麗龍貼出來的假磚,上頭塗了白灰,看起來就像真的磚牆,可是多用力一點就把牆面寫破了!

 粉筆在凹凹凸凸的牆面上,塗起來很不順手,效果也有限,哎呀,如果可以用噴漆的話,該有多好!

 我畫了一個戴著皇冠的小女孩。皇冠和小女孩都是現代街頭塗鴉中經常出現的圖案。據《塗鴉鬼飛踢》書上說,在自己的塗鴉和名字旁邊畫皇冠的人,都是在塗鴉界稱王稱霸的響噹噹人物,一般人不敢如此囂張。如果一個菜鳥敢畫皇冠,他的塗鴉會被別的塗鴉蓋過去,以示懲罰。

 畫完小女孩,我也寫了一些字。工作人員看了竊笑不已,跟導演說:「導演,塗鴉又多了很多,而且,口味越來越重了喔!」然後指指我說:「那些都是她塗的啦!」

 我說:「真正的塗鴉不都這樣?口味比這些還更重吧?」

 導演顯然比較具有「在道上混過」的氣勢,絲毫沒有震驚的表示。於是,工作人員也來一起繼續加料:「以我為榮」的「榮」字被改成了「阿榮,登來啊!——鐵牛運功散」;畢老師的名字也寫上去了;潘瑋柏成了值日生;我幫潘帥畫了一隻愛的小雨傘,一邊是代表潘帥的P,另一邊是H,代表他心儀的女藝人;還有向今年的另一位得奬作家紀蔚然致敬的「紀北北加油」、「紀北北我♥你」、「Viva 老紀!」和「阿然來過!」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鄭凱文/攝)

【片場札記】:

 畢恆達老師經常接受採訪,但這是他第一次演短劇呢。我問老師會不會緊張,他微笑著說: 「不會,就任你們擺佈啦!」

 真正演出的時候,工作人員拿著大字報提示台詞。隨著一句一句台詞說出口,工作人員必需將大字報不斷往上提高,讓正在講的台詞一直保持在演員的視線高度。舉高了、舉久了,拿大字報的手一直發抖,看著好可憐。

 我問:「為甚麼不用捲的呢?這樣就不用舉那麼高了啊。」

 工作人員說:「因為怕發出聲音干擾錄影。」

 劇組總共二十多個人,每個人都有任務在身,進進出出的忙裡忙外。身為側寫員,我得一直跟著,但是不能擋到任何人,常常閃來閃去,還要趁著空檔採訪作家和藝人。加上我很喜歡看拍攝的過程,逮到機會就東問西問,也是不得閒啊!

 且看,導演問了:「收音組好了嗎?」

 收音人員舉著長長的竿子,上面有顆大大的毛茸茸收音麥克風,大聲說:「好了。」

 導演對全場大聲說:「我們正式來了喔。現場安靜!」

 然後對演員說:「準備囉!請老師等到我說了action之後,等三秒再開始演喔。」

 再對攝影師說:「Rolling!」

 攝影師開始錄影。

 副導拿著寫好的拍板,走到攝影機正對面,說:「4 之 3 take 3 。」

 然後拍板。這是第四幕第三個鏡頭的第三次錄影。

 導演說:「5,4,3,2, Action! 」

 演完這一段,導演說:「好,cut! 」

 同樣的一段可能還要演好幾次,才抓得住台詞的快慢節奏。即使演得到位,導演也會要求再演幾次,讓攝影師從不同的角度抓鏡頭,之後才能剪接出鏡頭取景比較有變化的影片。

 潘瑋柏連著講了好幾次《塗鴉鬼飛踢》之後,竟然把這本得奬好書說成了《塗飛鬼鴉影》。大家都笑了,「塗飛鬼鴉影」是甚麼東東啊?

 有時候,導演會說:「這一顆鏡頭可以了,準備下一顆!」

 「下一顆是啷的對不對?」

 「啷的,啷的,旁邊的人小心穿喔!」

 你聽得懂嗎?原來,連續拍攝不停頓的一小段戲叫作「一顆鏡頭」;「啷」指的是拉遠的全景鏡頭;「穿」指的是「穿幫」,也就是「不該出現在畫面裡的人或東西被拍到了」。好玩吧?

 別看畢恆達老師唸起台詞時一本正經的,現場拍攝時,他也有活潑頑皮的一面。其中一個鏡頭,導演要求畢老師從課桌椅上站起來,走到黑板邊,工作人員迅速進場搬走桌椅換上小黑板,然後老師走回小黑板檢視上頭的塗鴉照片。這個鏡頭要求動作迅速、流暢。拍了幾次後,畢老師走位越來越熟練,最後一次,移位,畢老師走回小黑板前,拿起指揮棒點點點、點點點……。等到一聲喊咔,老師回頭問導演這回滿不滿意,只見知儀導演一直笑,一直笑,竟然一時回答不出話來。原來,畢老師太敬業,動作太可愛,竟然讓導演笑場了!


(鄭凱文/攝)


(鄭凱文/攝)


(唐紹航/攝)


(周月英/攝)


畢恆達老師站在旁邊偷看潘瑋柏錄影,看到潘帥吃螺絲,回頭開心地笑了。(周月英/攝)

【側寫潘帥】:

 和畢恆達老師配戲的是新科金鐘影帝潘瑋柏,一位帥氣、溫和、有禮貌的可愛年輕人。我趁著潘帥上妝的時間進行訪問。

 潘帥說他小時候愛讀亞森羅蘋和福爾摩斯。我立刻問他: 「那你比較喜歡哪一個?」

 他說:「我比較喜歡亞森羅蘋,因為亞森羅蘋亦正亦邪,比個性呆板的福爾摩斯有趣。」

 長大之後,潘瑋柏最喜歡閱讀的是心理、推理和傳記類的書,例如《達文西密碼》、《24個比利》和《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他目前正在讀的是《賈伯斯傳》和《魔球》。

 潘瑋柏表示,在這些傳記中,可以看到這些功成名就的人的思維,發現他們都信念強大,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於是勇於放手一搏。他覺得讀這些書,可以受到鼓勵,遇到挫折不輕言放棄。

 潘瑋柏說,雖然他受的是中英文雙語教育,腦子裡的思考也是中英並用,但可能是因為他習慣整行整行的讀,不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讀,所以讀中文書比讀英文書更快、更順暢。他說,學生時代不太愛唸書,只愛打籃球:「不過,我真要唸起來,還是可以的啦!」

 當然嘛,沒有幾個學生愛念書吧?唸教科書和唸真正的書籍完全是兩回事啊!


(鄭凱文/攝)


上戲時潘瑋柏表情十足,生動活潑。(姚國禎/攝)


(鄭凱文/攝)


(唐紹航/攝)


(唐紹航/攝)


(唐紹航/攝)

【釋名】:

 《塗鴉鬼飛踢》(I Love Graffiti)是長期致力空間正義的台大城鄉所畢恆達教授的新作,講的是塗鴉的起源、演變與今昔歷史,有很多第一手的珍貴照片。為甚麼是「鬼飛踢」呢?除了是Graffiti的音譯之外,「鬼飛踢」也是台灣一群塗鴉客地下組織的團名。

 畢恆達老師說:「『鬼』是鬼沒神出,身份隱密,你的黑夜是他的白天。『飛』是飛簷走壁,突破空間限制,越是危險越受尊敬。『踢』是踢爆體制,批判現狀,凸顯自我與社會正義。」

 然後,畢恆達老師露出靦腆的笑容對我說:「這個解釋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喔!」

 拍片閒暇時,我和畢恆達老師聊起,八零年代紐約塗鴉鼎盛時,我正住在紐約。那時治安很不好,入夜之後,中央公園裡一個人影也沒有。畢老師說,現在治安好多了,入了夜,可以看到許多人在中央公園散步或慢跑呢。當然,街頭塗鴉也少了。

 他眼睛發亮,興奮地說:「現在的柏林很像八零年代的紐約,要看塗鴉就要到柏林去,到處都是啊!」

 我覺得,在畢老師溫和老實的個性底層,躲藏著一個頑皮叛逆的傢伙呢!

【提醒】:

 大家看BV的時候,留心尋找一下,是否可以看到我的塗鴉簽名呢?先跟你說,有三個喔!


(周月英/攝)

【2011 開卷好書獎BV】

黎紫書林俊穎趙剛紀蔚然

林香蘭吳明益 賴曉珍劉伯樂千里步道 瞿筱葳

楊凱麟畢恆達蔡松益陳曉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