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開卷好書BV:小小猴找朋友(賴曉珍X梁赫群)




‧主辦:中國時報 周報‧國家圖書館
‧影片拍攝:/導演:溫知儀
‧主要贊助暨共同策畫:
‧贊助: 新北市文化基金會

《小小猴找朋友》‧BV 拍片側記

☉文:阿油

●長在牆上的樹

 那棵樹長在牆上,是一層油彩,一層蠟筆,一筆一筆塗上去。紅色和橘色的葉片是不織布,一刀一刀剪出來的。美術國禎說,隔壁的鄰居媽媽知道他的好功力,每次小孩生日都來要他出馬做點什麼。童趣的筆觸,白色明亮的燈光,這裡也的確是充滿生日派對歡樂的氣氛。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周月英/攝)


一隻小蟲停留在不織布做成的葉片上,
不知情者會以為道具如此擬真。(周月英/攝)

 《小小猴找朋友》文字作者賴曉珍一早從台中趕來,穿著黃橘色塊的衣裙。製片團隊當時要求她帶秋天感的衣服,她的確秋天徹底了。妳該不會要演《小小猴找朋友》裡,那個柿子妹妹吧?妳活像是個走動的柿餅吶!賴曉珍爽朗笑了幾聲,她今天也只會在片中朗頌作品片段,梳化幫她上了髮卷,她側著頭和人聊天,聊著聊著,她再轉頭過去時,才見自己的長髮變成了大波浪。她像童話故事裡變身的公主,卡通式地驚叫了出來:「天啊,好漂亮,我好像要拍婚紗了!」

 賴曉珍的生活裡沒有電視,對於這次要合作的梁赫群完全沒有印象,「不過,我的姪女好喜歡他,說他很好笑,知道我跟他合作,她還很羨慕。」經我們提醒,梁赫群演過電影《茱莉葉》其中一段,和康康有段曖昧對手戲,賴曉珍才終於有了印象,「哈,他很可愛。」梳化非常有創意,把她帶來的一件上衣,不規則綁在脖子上,像是前衛設計品牌的圍巾。


(唐紹航/攝)

 雖然還是準時到達,但梁赫群的眼睛充滿血絲,對於這次的通告,他笑說:「我也很意外,怎麼會找我來。」問他最常讀的書是什麼?他沒有表情沉默了一下,眼珠子轉了幾圈:「……就……一些娛樂影劇的訊息……比如,像壹週刊之類的。」話題再一轉,「不過,這本《小小猴》很不一樣,很有意思。」有什麼意思呢?「很血淋淋。」

 童話般的場景設置,歡欣的拍攝氣氛,但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

●灰塵的點頭娃娃

 賴曉珍特地帶來書中提到的點頭娃娃,上面有些老舊,沾了點灰塵。《小小猴找朋友》這本童書,表面上談的是小小猴在秋天認識了一位秋天女孩,因故有了爭執,老爺爺用一對點頭娃娃靠得太近,頭也會互相撞到,說明朋友間想要和好,必需要有人道歉。誰先道歉呢?不是做錯的一方,而是勇敢的那一方。

 故事的轉折是,小小猴想找秋天女孩道歉時,秋天女孩已經消失了……。

 這是死亡、消失的隱喻,賴曉珍這幾年的童書創作常觸碰到人生離別、死亡的議題,她自稱這是:「療癒式童書」。這個轉變和她個人生命經驗有關,幾年前母親過世對她有極大的影響,這本書創作的搖頭娃娃,便是賴曉珍有次回老家,發現童年媽媽搜集的搖頭娃娃(媽媽從不准小孩碰這對娃娃,她們只敢趁大人不在時偷拿來玩)依舊擺在木櫃裡,親人已離去,只剩舊物思情了。這也是她創作的源頭之一。

 這樣的題材,小朋友能懂嗎?她說:「我們都小看孩子的理解能力了,有小一小二的學生讀完之後,跟我說很感動。」人生於世,無時無刻不在失去,我們總是預設,小孩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我們一樣泡在時間的河裡,大人們一點一滴失去的是青春,孩子們一點一滴失去的是快樂的能力。那些快樂很具體,可能是一個心愛的玩具弄丟了,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不告而別,一部很好看的卡通要演完了……。

 失去是生存的唯一主題曲。

 這本書講交朋友,實際上也講如何面對失去的心情,而童書有趣的地方,正是用一種童真、輕盈的眼光去重新發掘生命中沉重的片刻,輕輕撫過那些生命的痛楚。梁赫群說:「這和小時候看的童話很不一樣,我們以為壞人就是白雪公主的壞皇后,就是灰姑娘的壞姐姐,就是小紅帽的大野狼……。」而這是本沒有壞人,也沒有大野狼的童話,卻直抵人生某種讓人發涼的冰冷本質。

●一直換位子的猴子

 影片的內容是由賴曉珍朗讀故事的片段,一旁的梁赫群則變換各種面具,一人分飾二角:爺爺和小小猴,過程中要配合不同的角色和台詞,不斷移換位子。他成了現場最忙錄的一人,喔,不,還有另外二個比他忙。由於設定在秋天的時節,二名工作人員站在邊邊角角小心不能入鏡之外,還要不斷丟撒落葉,由於落葉手工限量,幾秒撒完之後,還要忙著彎腰撿。

 不要小看這些不起眼的落葉,怎麼飄、用怎樣的速度飄、落在怎樣的位子上,都攸關畫面的氣氛。於是二位可憐的工作人員,就不斷彎腰撿葉,再爬到梯子上丟葉子。於是上面忙丟葉子,下面的梁赫群則是忙著換位子。

 然而,不愧是電視幕後出身,導演要求點頭娃娃的位子要連戲,梁赫群馬上主動把娃娃擺到上次的位子,還順手扶了娃娃頭,讓它靜止。工作人員的葉子試了好幾次丟不好,梁赫群馬上示範:「葉子要像撒冥紙那樣,直直往上丟……。」掃落葉了,梁赫群忍不住也下去幫忙撿了幾葉,被我發現了,像是有點不好意思:「唉,沒辦法職業病。」才說著,又擺了兩片落葉在桌上,「這樣才連戲」。


(唐紹航/攝)


(鄭凱文/攝)


(周月英/攝)

 短短幾句台詞和書本朗讀,作家和藝人二人反覆操演,終於過關。梁赫群躲到角落迅速吞了幾口助理買的早餐,接著錄最後一個cut,對著鏡頭做推薦。現場依舊準備了大字報,眼尖的賴曉珍發現大字報把「老公公」寫成了「老爺爺」,小聲提醒,工作人員打算改寫,梁赫群手揮了揮,「不必麻煩了。」快速完成了最後一個鏡頭。問賴曉珍自己的作品被改拍成影像感覺如何?她還是一貫開心的語氣:「我沒想過這樣的狀況,也沒想過竟然是這樣很有趣。」

 拍攝過程,眾人不斷吹拱兩人:「活潑一點,活潑一點,這是童書啊!」我們總以為,童書就是代表開心,就是代表活潑。也許是因為早起,梁赫群沒有螢幕上那麼好笑,他對這本書的一段評論,也是螢幕上看不到的:「小朋友面對死亡和消失跟大人不一樣,他們會用幻想去轉化這些不開心的事,讓不開心的事比較好過一些。我們大人都忘了這些能力,這本書喚醒我們大人,面對悲傷時還可以有想像的能力。」


傳說中的大字報。(周月英/攝)


(唐紹航/攝)


耗費無數心力佈置的場景,拍完後即刻拆除。美術設計和導演在拆除前戀戀不捨與秋天的樹最後合影。(周月英/攝)

【2011 開卷好書獎BV】

黎紫書林俊穎趙剛紀蔚然

林香蘭吳明益 賴曉珍劉伯樂千里步道 瞿筱葳

楊凱麟畢恆達蔡松益陳曉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