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少女的10萬字小說 迎曦探索達悟文化與生態

開卷【書人物】

20150919b

獲得第5屆「年輕作家創作比賽」的13歲少女迎曦,是歷年年紀最小的得主。(阿潑/攝)右上:《飛魚神的信差》書中的插圖,是由迎曦就讀國小五年級的妹妹繪製。(台北三聯提供)

⊙阿潑(文字工作者)

 透過一個神祕的瓶中信,《飛魚神的信差》作者巧妙牽起一名小女孩與蘭嶼的緣分,架構出蘭嶼文化歷史和現況的故事。閱讀這本書時,我注意到一件事:「作者吃飯很慢,很會遲到。」我揣想,這位13歲少女的世界必然以緩慢的節奏運轉,有著超齡的穩重,才有辦法寫下這部結構規矩,設計縝密,文字成熟的10萬字原創小說。

 迎曦,是《飛魚神的信差》作者本名,不冠姓的理由,出於青少年的彆扭:「怕被同學認出來。」剛升上國中的她,希望有個平凡低調生活,原本只是聽老師的話,將畢業作品投遞到香港三聯書店與新鴻基地產舉辦的「年輕作家創作比賽」,不料從兩千多名競賽者中脫穎而出,成為年紀最小的得主。

 「年輕作家創作比賽」每兩年舉行,今年的第5屆首次擴展到台灣跟大陸,吸引來自四方有創作慾的作者,得獎者不僅可獲其中一名評審指導,三聯還將出版成書。傻楞楞的迎曦無畏無懼,將近兩萬字的畢業製作一口氣擴展到10萬字,成為一本厚實的作品,才發覺必須面對「出書」後的現實。

 迎曦的母親說,她本來是個很悶的小孩,容易忘東忘西,也不習慣教育體制,但轉學就讀資優班後,一些天賦像是被打開,變得很有自信,大量閱讀、積極探索,於是成為今日這個樣態。「但她學業成績不好,也不是天才,僅僅是這個班能夠鼓勵同學做自己擅長的事。」閱讀和寫作,便是迎曦擅長的事。根據母親的觀察:「她參加生態營隊環境行動班後,每周末必須去踏查,回來必須寫心得報告,或許無形中練就了資料整合與書寫的能力。」

 熱中閱讀和語言學習的迎曦,五年級暑假隨著生態營隊環境行動班到蘭嶼5天,跟著當地自然文化專家們上山下海,給了這位台北生長的女孩不小衝擊。她想要探索更多,便將這些心得記錄編寫為萬字畢業製作。在老師鼓勵下參加比賽獲獎後,再度訪問蘭嶼,繼續追索之前不懂的部分。

 比起第一次全新體驗,第二次她胸有成竹,擬出更多問題,亟待解答。迎曦幾度寫信約訪夏曼‧藍波安未成,這次終於有機會見到這位達悟作家,不料,接連發問卻引他不快:「你們是小孩子,應該來玩就好,不要帶著問題來。」他甚至認為外人不該過度干涉蘭嶼的事。「我讀過他所有的書,想像他是個老頑童,也真的花時間讀很多資料、做調查,卻被潑一桶冷水。」迎曦感到十分不服氣,但踏出門後不停思考,便平心靜氣下來:「我在網路上讀到的資料真的有很多錯誤,夏曼可能不想自己深愛的文化,遭受誤解和扭曲。而且,換成我們可能也不希望自己的事被插手。所以後來的感受是,他講得有道理,但他好直接喔!」

 迎曦試圖透過小說創作來表述蘭嶼,因為她認為「寫作可以達到溝通」,傳達出去之前,都要先溝通,先瞭解彼此的立場。「雖然我不是大人、達悟人,但我想辦法透過資料和相處瞭解他們,把他們的故事寫出來。可能我的理解不完全對,有些我真的還不太明白,有太多事情我無法親身經歷、親眼看到,但我想這些努力應該不會完全沒有價值。他們不應只被當成是原住民,或類似人類博物館一樣,被好奇地區隔、觀看,他們和我們一樣,權利和自尊都是相同的。」迎曦在作品裡,盡可能客觀描述達悟文化與蘭嶼生態,但也藉著角色互動,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立場,例如,針對便利商店入駐蘭嶼一事,她便表達了包容與尊重之意。

 「我完全沒有想要代表他們發聲的意思,我清楚知道自己終究是個外人,所以這個小說不是代言。」迎曦表示,夏曼的話一直在她心裡迴響。「我只是單純想盡量呈現曾經發生在小島上的事情,並且提醒讀到這本書的人:小島是屬於小島上的人,不要過度介入,去批評去決定去加以定義。事情的本質或真相,不是輕易可以了解,我瞭解的也可能不是對的,我只能盡力求真。」

 迎曦在書中不停發問:「幸福是什麼?」我反問她的答案,她說:「寬容、同理和敞開自己,是打開幸福之門的鑰匙。」這是故事主角的結論。迎曦補充:這是寫小說過程中,我從達悟人身上發現的。

 儘管寫了10萬字,迎曦仍有未足之憾,因此正在準備寫續集,但這次是從故事中達悟族主角下一代的角度書寫。喜歡生態和原住民文化的迎曦,要把故事繼續說下去。

▉飛魚神的信差
迎曦著,台北三聯書店,420元,小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