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教的,比我們想要的多得多:2006開卷好書獎BV-朱耀沂篇


‧策劃:中國時報 周報 ‧影片拍攝:leading.jpg
‧獨家贊助:中華電信.jpg


朱耀沂 Book Video 拍片側記

☉文、攝影/周月英

 拍攝朱老師的這段影片,大概是導演李鼎的拍片生涯中最吃癟的一回合吧 smile.jpg

 依照導演原先設計的腳本,朱老師先得在紙上畫蟲,然後還要告訴觀眾這是哪一種昆蟲。這時旁白會問:「為什麼你那麼會畫這些蟲?你不是專門來殺蟲的嗎?」然後朱老師會回答:「任何一個害蟲的生態,也都是我們提供的。若抱著,即使破壞我們自己的環境,也在所不惜的想法,那人類最後還是會嚐到苦頭。我畫蟲,是讓我看清楚我們跟蟲的關係。通常,人蟲的關係看清楚了,人生也會看得更清楚。」最後的ending是:「大自然教我們的,比我們想要的還多得多!」

 很棒的腳本,精簡扼要呈現了這本得獎好書的精髓。朱老師要回答的那些話,其實正是取自《人蟲大戰》書中的文字。

 開拍之前,導演照例先與作者研讀腳本,並進行必要的溝通討論。

chu01.jpg

 等到攝影組架好器材、調好燈光,請老師就定位,導演一面盯著監視器裡的影像,一面喊:「好來,朱老師,請說:『任何一個害蟲的生態,也都是我們提供的。』」

 只見朱老師瀟灑地斜倚著長桌,半蹺著一隻腳,對著鏡頭不急不徐地開講:「嗯,這個,全世界的蟲啊,這個害蟲……」

chu02.jpg

chu03.jpg

 咦,出現狀況。導演等朱老師告一段落之後,用哄小孩般的語氣說:「很好,朱老師。現在,請你跟著我唸這一句:『任何一個害蟲的生態,也都是我們提供的。』」

 朱老師等指令下達完畢,繼續好整以暇地說:「一方面來說咧,把這個害蟲殺光光,也許好,但是咧……」

 關於這段現場狀況的反應,事後導演對外有兩種說法。第一次,他說:「這時候,連攝影大哥都轉過頭來,和我對看了一眼。」第二次,他的說法則變成:「這時候,我看了一下攝影大哥,他卻不理我。」

 不過不管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說法,導演接下來說的都是:「然後我再轉頭看月英(身分是主辦單位的代表以及臨時場記),她卻故意裝死,假裝忙著在拍照,都不理我。」

 矮油,我是真的忙著在捕捉朱老師說話的神情啊。室內燈光略嫌昏暗,在不開閃光燈又沒有腳架的情形下,我忙著找地方靠著以便穩定相機咩。不過這時候,我心裡的OS也忙得很。一方面,我想,朱老師不是可以照本宣科唸台詞的,拜託不要再逼他了啦。另一方面,我又想,哈哈,這下好玩了,碰到這樣的狀況,李鼎會怎麼處理呢?

 不過我承認,這時候我確實不敢轉頭去看導演。因為我怕兩人一對看,就會開始扮鬼臉,這樣對朱老師就太不敬了。

 最後,導演讓老師完整陳述完一段話,很快結束拍攝唸白的部分。接下來,仍舊請朱老師照計劃現場畫圖。導演想像中的是像書中一樣觸角翅膀纖毫無遺的精細昆蟲圖。喂,喂,導演,你也想得太簡單了吧,那種專業的圖要費多大功夫才能完成你知道嗎?

chu04.jpg

chu05.jpg

chu06.jpg

chu07.jpg

 拍攝繪圖的這一景,又有另一段小故事。朱老師認真地在紙上勾勒幾種昆蟲簡圖時,導演在一旁也不肯閒著。他看著朱老師的老花眼鏡,讚嘆地說:「老師,你的眼鏡好大哦!」所以才會出現影片上那句:「我的眼睛有那麼大嗎?」當導演回答說:「是眼鏡!」朱老師一面畫,一面又回了一句:「眼鏡啊,我的ㄧㄢˇ ㄐㄧˋ也是那麼大。」導演一直以為他說的是「我的眼睛也是那麼大」,一直到進剪接室時,剪接師才提醒說:「不是喔,老師是在跟你開玩笑喔,他說的是『年紀也是那麼大』。」

 開卷的贈獎典禮當天,正逢朱老師的歷屆學生要齊聚一堂,為他慶賀七十五大壽。朱老師以為,是因為他無法參加贈獎典禮,所以才「必須」來拍攝這支影片。原來,這場拍攝,從一開始就充滿了各種可愛的小誤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