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壇新浪:黃小貓

文壇新浪黃小貓  在舞台和書寫間魔幻穿梭

 

時間:2005227

作者:劉梓潔

 

黃小貓.jpg  黃小貓不像貓,反倒像她近作《海豚紀念日》(寶瓶)中的女主角,一尾黑色美人魚,穿著黑衣黑裙,悠然穿過周日午後人聲鼎沸的咖啡館,自適地蹲在街邊,讓攝影記者為她拍照。黃小貓身兼劇場工作者與小說創作者兩個身份,她笑說,兩個賺不了錢的工作湊合著做,正好勉強維生。

 

  國中時便知道自己要走舞台,即使被家人送到南非讀高中,黃小貓仍然偷偷跑回來考大學,在考前衝刺班苦讀,終於考入台灣藝大戲劇系。她從國中便開始寫手札,累積到大學,文字早已是民生必需品。大學畢業後一邊參與相聲瓦舍等劇團的編劇、演出,一邊寫小說,舞台表演與文字創作對她來說,都是一種「血肉進入魔幻空間」的經驗,令人著迷。

 

  黃小貓在皇冠大眾小說獎以長篇小說《蟻獸出發》(皇冠)嶄露頭角,評論家南方朔對其「感覺式」的文體與對生命的質疑給予肯定。南方朔認為,比起其他年輕創作者的「村上體」,黃小貓呈現了一個可疑、不確定、自我飄零無依的世界,日後若以更豐富的生命體驗為底,黃小貓是很值得期待的文學新人。被冠上「村上春樹式的感覺體」,黃小貓不以為意,笑說「木已成舟」,她曾經試著用別的語氣來書寫,卻發現變得不太會講故事,她期待自己能以這樣的風格繼續進步,發展出「黃小貓體」。

 

  黃小貓住在竹圍,往來市中心需搭多站捷運,「入城的時候,都感覺得到脈搏開始快速跳動。」14萬字的《海豚紀念日》,便是她每天從車裡看窗外獲得的靈感,小說中的城市以台北來變形,抽掉確切的時空,加入許多幻想,黃小貓說,寫到後來有好多畫面自動出現,才轉化成文字。不需進城的日子,她窩居在城市邊緣,把自己關起來,過平淡自閉的生活,但只要開關打開,她也能瘋狂跳舞。

 

  相較於名字常在文學獎或副刊出現的新世代小說家,黃小貓似乎不那麼活躍,也不那麼容易被定位。她不諱言自己很少看華文小說,對世代脈絡、文壇生態也不熟悉,她認為看小說、寫小說都是快樂的事,不想當作功課。喜歡的作家除了村上春樹外,還有川端康成、馬奎斯、米蘭昆德拉、柯慈等。黃小貓說,自己的東西比純文學輕,但又比大眾小說重,她自嘲這樣的「半調子」,經常沒有適合管道發表。不過現在書寫對她而言,已是生活習慣,不管發不發表、出不出書,她都會一直寫下去。(原刊於:中國時報˙開卷周報,鄧惠恩/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