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文學迴鄉之2:張正

【第二場】
張正:我的東南亞大冒險


暑假裡的這個周末下午,旗津國小視聽中心非常熱鬧。家長們帶著學童來了,老師和主任也來了,本校校長和隔壁的校長都來了。《四方報》創刊總編輯張正先以搶答遊戲帶動氣氛,再配合圖像和影片,介紹他近年來在台推動的各項以移民、移工為主題的活動,帶領大家對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多文元化,有更多認識與接納。對外籍配偶及外籍勞工比例甚高的旗津來說,這堂課深具意義。

主辦:logo_台灣文學館logo_chinatimes logo_開卷標準字

協辦:高雄市立旗津國小、大汕國小、中洲國小、旗津國中

***

⊙整理/佐渡守,攝影/周月英

 各位旗津的朋友大家好,很榮幸來到這邊跟大家見面。開場前我播放了一些《四方報》,也就是一份東南亞月刊的影片。我先前在那邊服務,現在是一個東南亞電視節目的製作人,同時也開了一家東南亞書店。

今天現場來了很多小朋友,假日大家都出去玩,我們也先來玩個遊戲。這個遊戲叫「東南亞常識大考驗」,我們假裝進入一個桌遊的情境,假設有個姊姊叫Lucie,她當記者,很喜歡趴趴走。Lucie姊姊現在準備去東南亞……。

 

 

第一題:
Lucie姊姊第一站想要報導她很喜愛的伊斯蘭文化,她可以優先去哪一組國家採訪?知道的舉手。
1. 緬甸、韓國
2. 越南、柬埔寨
3. 印度、日本
4. 印尼、馬來西亞
5. 泰國、巴西

(現場搶答)
對,答案就是馬來西亞和印尼。馬來西亞與印尼是東南亞主要的伊斯蘭教國家,尤其印尼,是全世界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國家。台灣人常去印尼,我們大多都去峇里島,不過峇里島不是信伊斯蘭教,而是印度教。

第二題:
Lucie到了菲律賓,發現到處都是教堂與十字架。請問,菲律賓曾經受哪些西方國家的殖民影響?我們讓小朋友回答。
1. 葡萄牙、中國
2. 西班牙、美國
3. 俄羅斯、日本
4. 比利時、荷蘭
5. 英國、加拿大

(現場搶答)
對,西班牙和美國曾經殖民過菲律賓。西班牙當初殖民的目的,說起來就是為了傳教,所以整個菲律賓,尤其北部,幾乎都信天主教。美國其實沒有特別想傳教,但也是個基督教國家,所以如果大家有機會去菲律賓,就會看到很多教堂,而且來台灣的菲律賓朋友,大概也都信天主教,他們禮拜天都會去望彌撒。

第三題:
Lucie跑到越南去,越南有個很有名的古芝地道,當初越南打敗美國就靠這個。那是非常窄小的地道,美國大兵都很大隻,進不去,越南人瘦瘦的,就鑽進去了。這個問題是:在越戰期間,下面哪一國不在美國陣營裡?
1. 大韓民國(南韓)
2. 中華民國(台灣)
3. 泰國
4. 紐西蘭
5. 澳洲
6. 法國

 

 

(現場搶答)
答案是法國。最開始是法國跟越南在打,法國本想二戰之後繼續殖民越南,可是越南不肯,他們打了半天,後來法國被打跑了。接下來越南是跟美國打,所以從1~5,包括韓國、台灣、泰國、紐西蘭、澳洲,其實都跟美國是一國的,反而是法國打輸就跑走了。我們在越戰期間,台灣其實有派軍方的人到越南去偷偷支援,其他各國也都有,尤其韓國,他們派了非常多軍隊到越南,也殺了不少人,所以韓國到現在還在跟越南道歉,因為他們當初去越南屠村,殺了滿多人,所以答案是法國。

第四題:
請問法國曾經占領並統治過哪些國家?有沒有誰知道「法屬印度支那」?
1. 越南、柬埔寨、寮國
2. 緬甸、孟加拉、泰國
3. 印尼、東帝汶、汶萊
4. 印度、尼泊爾、不丹
5. 澳門、新加坡、香港

(現場搶答)
答案是越南、柬埔寨、寮國。所以你想吃便宜的法國菜,其實在越南、寮國還滿容易的,若真的到法國吃一定很貴。

第五題:
Lucie到了一個地方,知道這邊有很多「娘惹」和「峇峇」,你知道娘惹這個詞是哪一國特別常用?
1. 越南
2. 柬埔寨
3. 印度
4. 馬來西亞
5. 菲律賓

(現場搶答)
沒錯,答案是馬來西亞。「娘惹」是指華人到了東南亞跟當地住民結婚生小孩,把華人文化跟當地文化結合,統稱娘惹。最有名的是娘惹糕。尤其在馬來西亞這一帶華人非常多,許多來自福建,所以那邊有些地方講閩南語是可以通的,跟我們講台語差不多。

 

 

第六題:
對記者來說發稿是很重要的,時間要抓得很緊,所以這題的問題是:哪一個地方的時區跟台灣一樣?
1. 柬埔寨、寮國
2. 汶萊、越南
3. 菲律賓、新加坡
4. 印尼、東帝汶
5. 緬甸、泰國

(現場搶答)
他答對了,新加坡和菲律賓。菲律賓跟台灣非常近,在台灣的下方,所以時區一定是一樣。新加坡其實是因為中國的關係。中國很厲害,雖然幅員很廣,東邊和西邊的日照時間差了3個小時,但整個中國都是同一個時區,新加坡是跟著中國的時區,我們台灣講中原標準時間,我們又跟中國一樣,所以這幾個國家都是同一個時區。

馬來西亞最近也改成一個時區,西馬跟東馬本來是不同時區,後來為了方便,也統一成一個時區。最有趣的是,如果從馬來西亞北邊走到泰國,錶要重新調整。泰國跟我們差一個鐘頭,可是馬來西亞跟我們一樣,所以他們兩個住隔壁就很頭痛,太陽沒有變,還是在那裡,可是一過邊界就要倒退一個時區。

第七題:
東南亞有個地方一直沒有被殖民,請問是哪個國家?
1. 印尼
2. 緬甸
3. 菲律賓
4. 泰國
5. 柬埔寨

(現場搶答)
為什麼大家都猜是2?答案是4,泰國。

第八題:
湄公河流經很多個國家,請問如果Lucie沿著湄公河不會經過哪個國家?
1. 中國
2. 緬甸
3. 泰國
4. 柬埔寨
5. 印度
6. 寮國
7. 越南

(現場搶答)
湄公河從中國流出來,經過緬甸和寮國中間,然後到泰國、柬埔寨邊界,從越南出海。所以答案是印度。湄公河很長,東南亞這幾個國家幾乎都經過了,在中國它叫瀾滄江,流過邊界之後,到緬甸、寮國這邊才叫湄公河。目前這邊組成一個次區域,準備開發這個地方。流到越南時叫九龍江,如果大家有去越南下六省的話,聽到九龍江,就是指湄公河。

第九題:
Lucie要介紹東南亞的首都,請問下面哪個地方她不需要去?因為那地方不是首都?
1. 柬埔寨的金邊
2. 菲律賓的馬尼拉
3. 泰國的曼谷
4. 越南的胡志明市
5. 印尼的雅加達

(現場搶答)
答案很明顯,是4。有人去過胡志明市嗎?其實它不是越南的首都(越南首都是河內市),其他幾個地方都是首都,柬埔寨的金邊、菲律賓的馬尼拉等等。

最後一題:
Lucie要去玩潑水節,可是這個地方都沒有人跟她玩,請問她是在哪裡?
1. 柬埔寨
2. 泰國
3. 寮國
4. 緬甸
5. 印尼

(現場搶答)
記不記得剛剛第一題問大家哪邊很多人信仰伊斯蘭教、都是穆斯林?是印尼,因此唯一沒有人跟Lucie玩潑水這個遊戲的是在印尼。潑水節是佛教的節日,柬埔寨、泰國、寮國、緬甸等國因為信仰南傳佛教,所以都有潑水節,那一天水潑到人家身上沒有關係。潑水節通常都是在每年的4月,是當地天氣最熱的時候。潑水是一種祝福,如果大家不喜歡被潑的話,那一陣子最好不要去泰國,不然人家隨便潑你水,你也很難說不好。

我還有一些進階版的考題,不過時間有限,就不玩了。剛剛出的那些題目,說難也不算特別難,是一般的東南亞常識,但老實說在台灣,這些訊息不太被知道,或不太被強調,我自己覺得這是不太對的事情。

台灣跟東南亞其實只在隔壁而已,但是一般人,就算你好好念書卻不了解東南亞也是正常的,因為我們的教材、媒體裡面,對於東南亞的描述非常少。一般台灣人不認識東南亞,我覺得不是個人的錯,而是整個社會都不太理解東南亞。我大概十多年前開始在台灣做東南亞刊物,當時就覺得應該把這個現象扭轉過來。

 

 

這是我們今年發起的一個行動,叫作「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有沒有人知道台灣有多少東南亞人?台灣有2,300萬人,在台灣的東南亞勞工現在是60萬人,結婚來台灣的東南亞朋友大概有20萬人,從大陸結婚過來的大概有30萬人。因為大陸的朋友看得懂中文,所以暫時不管。我覺得我們應該重視跟注意的是這60萬從東南亞來台灣工作的人,和20萬結婚來台的人。

這80萬人他們是識字的,可能不認識中文,但是他認識越南文、印尼文、泰文,但在我們這個中文社會,他們可能沒辦法看懂什麼。譬如電視新聞如果講太快,我們看得懂字幕,他們就沒辦法;台灣的圖書館、書店書很多,可是大部分都不是他們可以看懂的。我跟其他的朋友都覺得,這其實不太公平,我們應該要注意到,這80萬人跟我們一樣會想看書。我們身邊中文書、報紙雜誌太多,我們可能還不太愛看,但這些從遠方來的人,他會很想看到他看得懂的東西。

我自己曾經在越南待過一陣子,我跑去學越南文4個月,開始的時候很高興,早上去上兩個小時的課,下午就跟人家去喝咖啡、喝啤酒,像來旗津喝啤酒、吃海鮮一樣(越南的海鮮叫「海產」,很多越南文跟中文很接近)。可是我去學越南話,其實只學到一點點,我們之間的溝通大概就是乾杯、好吃、今天天氣很好,只能講講這些。我在台灣,老實說也沒看那麼多書,但一個人到越南的時候,變得很愛看書,因為只有看書的時候,我才能跟書完全溝通,因為書是中文的。

那時我跟越南朋友,或者一起學越文的韓國朋友、日本朋友都講英文。大家英文也都不怎麼樣,只能講一點點,我真正可以了解對方的意思,只有讀書的時候。所以我回到宿舍,就是讀書。當時網路不太方便,網咖12點就關門,所以我把帶去的小說都看完。小說讀完開始讀佛經。我不信佛,可是那時我覺得佛經好好看,只因為佛經寫中文字。

因為覺得跟文字溝通這件事很重要,所以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運動。我們希望這些異鄉人也有書可以看,所以如果大家這個暑假有機會到東南亞,反正本來就要去嘛,你就帶一本當地的書回來,不管是去買或去當地的廟宇或教堂拿一本免費的,都可以。

這個運動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希望大家去東南亞時,不要只會坐香蕉船、在Villa泡三溫暖。那個大家都會,並不稀奇,可是如果你願意在當地想辦法弄到一本書,例如跟當地書店店員,用英文、用比手劃腳,他也許也看得懂,這會是你旅程中很特殊的一段經歷。找到一本書的過程,就是一個故事,回來你可以把它寫下來。

第二個目的是,如果你帶書回來了,希望可以帶到你家附近、或學校附近,找一個可能看得懂這書的人,例如你去越南玩,你就找一家越南小吃店,說這本書送給你。在越南買這本書可能不會太貴,但因為你帶著它坐了飛機,這本越南書在台灣這個中文世界裡就不一樣了,變成很珍貴的書,它是一個寶貝,你帶它去越南店送給老闆娘的時候,我想她應該會非常感謝你,說不定會給你一盤免費的越南春捲。或者你帶的是印尼書,你就帶它到你家附近的公園,看到那些推著阿公阿嬤到公園聊天的印尼幫傭,送給她。她可能沒辦法回送你什麼,可是人和人之間的感謝才是最珍貴的。這一本你自己看不懂但她看得懂的書,會讓你和這個可能國語不好、台語不好的異鄉朋友建立起一個特別的關係。

 

其他字卡請點這裡

 

為了怕大家去東南亞時不敢做這個事情,所以我們後來也做了字卡:「您好!我需要一本越南文書,給台灣的朋友看,請問您有沒有推薦的書?」假設你到越南,然後找到書店,就把這秀給他看,這是越南文。我們還做了好幾個版本,印尼文版、柬埔寨文版、泰文版。柬埔寨的字很漂亮,泰文也很可愛,泰文跟柬埔寨文看起來非常接近。我們還做了緬甸文版。

 

如果你帶書回來了,你家附近又沒有越南人、印尼人、泰國人,你也可以把書寄到我書店給我,我們會想辦法再把書送給別人。另一個辦法是,我們已經跟全台一百多個收書點都連絡好了,你可以把書送到他店裡去,他們會暫時集中起來,例如收到10本之後,再一起轉寄給我,或想辦法送到工業區。

旗津這邊應該很多外籍勞工,也可以設一個點,設一個書箱,設一個他們可以看書的地方。高雄這邊我們有不少點,政大書城、三餘書店、索埔等等,還有中山大學幾個老師。

「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收書點

如果大家暑假剛好去東南亞玩,是說「剛好去」喔,不要特別為這個活動去喔,因為我們沒有補助機票錢(笑),你剛好要去玩,順便帶一本回來,讓這趟旅程變成有任務的旅行。送書到那些收書點時,還可以跟這些店的店員哈啦一下,把你的故事告訴他們。而且我們希望大家在書上面可以寫字,你是誰、你在哪裡買了這本書等等,把它寫下來。我希望書本身不是單純一疊有字的紙而已,書其實可以承載很多的感情在裡面。把你的意見放進去,你雖然看不懂這本書,但你的善意可以加到這本書裡面,會讓這本書的重量不一樣。看到這本書的人,他也許無法直接感謝你,但他會感謝這個社會,發現台灣社會是善意的。

 

 

「行動書攤」是我們在台北辦的一個小活動。我們當時想要弄書店,不過還沒有店面,就跑到台北車站旁的「小印尼區」,那邊有很多印尼商店,我們在路邊擺一張桌子,然後放了一些書,借給大家看。對面是個印尼餐廳,那些印尼朋友就來問:「這些書是要幹嘛的?」我說:「是借給你們看的,可以借3個月,」他說:「怎麼還?」因為我們也不可能天天在那邊擺攤(警察會來趕我們,雖然我們也沒賣東西,就是借書而已),我說:「還的話就還到對面的店,我們已經跟那家店講好。」他就很高興地跟我們借書。

我其實是想證明:「有人是想看書的」。我們一開始決定做東南亞書店的時候,就有人說:「這些外勞、外配不看書的。」我說:「是你自己不看書,怎麼知道人家不看呢?」也許不是每個人都看,但10個人裡也許就一個人看書。可能有9個人想去唱KTV,但其中一個不太想唱,他只是被朋友拉著不得不去。如果我們開始有一家書店,他就可以跟其他9個朋友說:「你們去唱歌,我去書店等你們。」我們並不是什麼救世主張,準備拯救異鄉人,但就像教育,不是要全班都得諾貝爾獎,但如果有一個人想讀書、想多學一些什麼,我們作為資源比較多的一方,例如老師,就該回應他。

這是我的想法:有人想看書,我們就想辦法弄到一點書給他看。比如上面那張照片,幾個傻呼呼對著鏡頭揮手的人,都是我們書店的台灣人,而包著頭巾的那幾位,她們在台灣看到印尼書,就很專注低著頭在看書,對鏡頭渾然未覺。她們是喜歡書的,不喜歡的可能都去唱歌了。

 

 

我在台北開的書店,叫「燦爛時光」,目標是希望每個人都有他的燦爛時光。怎麼樣找到那個燦爛時光?閱讀可能是一種辦法,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從閱讀得到燦爛時光,有的人看到書就想睡覺,那也沒辦法。但正因為每個人嗜好不一樣,有的人就可能會從閱讀裡找到。台灣人會、東南亞朋友也會,因此我們成立了這家書店。

我們的目標是希望全台各地都有這樣的空間,高雄也應該要有,或者旗津就應該要有,剛才校長跟我說中洲那邊有很多外籍勞工,大部分都很辛苦在工作。但是這些來台灣工作的異鄉人,他們不是機器,所以可能會有些人是想要讀書的。沒有書怎麼辦?現在手機普及,當然可以上網、玩遊戲、看臉書,其實時間也就過去了,但我們希望做到台灣每個縣市,甚至每個鄉鎮、每個小區域,都有這樣的店、這樣的文化聚集點。

如果有人覺得這些外籍勞工跟配偶,會危害當地的治安,那我們更該做這些事,讓這些人有其他的選擇。不然他來這邊工作,放假、下班之後要幹什麼?去看電影又看不懂,台灣電視也沒有給他們看的節目,報章雜誌也非常少,我們作為當地人,可以提供的事情,這是個可能的選項。

 

 

除了我們在台北的「燦爛時光」書店,現在也開始成立「東南亞閱讀大聯盟」,譬如「望見書間」在桃園,接著台中、嘉義、新竹等等。我們現在的概念是:「有書的地方就是書店」、「有人讀書的地方就是圖書館」。有些學校裡的圖書館,書可能都保存得非常好,書都很新,可是門鎖起來,沒有人看得到,我覺得這樣反而是浪費。我們希望這些書是不斷不斷地流動,被不停翻到爛最好。

新竹有個工業區,裡面有一家東南亞商店,我們已經談好了,請他把一櫃商品清下來,我們會送他一櫃書,50本左右,這些書也是別人捐來的。一間雜貨店裡只要出現一櫃書,不管50本或100本,我們就可以說它是書店。這樣就好了,就可以了,我們沒有要一整間都是書的書店,那其實還滿貴的。

 

 

我最近因為開書店,訪問了一些做書店的朋友,比方像這個演講廳的1/2或1/3大小的空間,擺滿書就要花好幾百萬,需要好幾萬本書。我們不指望一次做到那麼多,只要「從沒有到有」即可。像照片裡嘉義的牛肉麵店,雖然外面的招牌還是牛肉麵,但對我們來說它就是書店,因為裡面有100本書。在嘉義中埔鄉的頂六牛肉麵店,其實是還滿鄉下的地方,但有這樣的空間就很好了。當地的越南配偶、印尼幫傭,假日的時候可以到牛肉麵店開讀書會,可能不是每個人都想去,但有幾個想去,就是很美的事情了。

▉新聞報導:麵店設書庫 邀新住民親子共讀

我們希望台灣各地方都有,旗津什麼時候會有,我也不知道,校長看起來應該滿有活力的(笑)。有機會出現一個小空間,書掉了也沒關係,我們都很歡迎有人來偷書,願意花力氣來偷,表示他真的很愛這本書。

3月份台灣有56萬東南亞勞工,現在已經到57萬多了,而且馬上會再繼續增加。各國都有,越南、印尼大概是最多的,泰國和菲律賓較少,可是也不少了,也都有幾萬人。結婚來台的話,大概越南最多,然後印尼、泰國、菲律賓,柬埔寨比較少,當初只有四千多人,因為後來柬埔寨不准他們的女生嫁到台灣來。在台灣的學生,教育部的資料是平均大概1/10,亦即10個小朋友有一位,他的爸爸或媽媽來自東南亞或大陸。旗津這邊可能會更高一點,剛剛校長說是1/3。

 

 

台灣大部分媒體都不太管東南亞,現在還是如此,包括出版業也是,可是慢慢要開始做。我們前幾年跟時報出版公司合作推出一些東南亞相關的書,賣得還可以,沒有賠得很厲害,這兩年出更多。這些書是我們辦書展,我自己蒐集的書目,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我覺得台灣應該要多一些這類東南亞的書,認識東南亞。學校的教材我們管不到,可是民間的出版,我覺得該做,電視尤其該做,所以後來我跑去做一個電視節目。

大家偶爾會看看鄉土劇、偶像劇吧?想想看,台灣的連續劇裡有沒有出現過外籍配偶或外籍幫傭的腳色?就我所知,除了多年前公共電視的一部《別再叫我外籍新娘》以外,到現在台灣的戲戲沒有一齣裡面有外籍配偶或幫傭的腳色。你們覺得合理嗎?電影裡是有的,但電視劇呢?我看過《娘家》跟《夜市人生》,這兩部確定沒有。我問了很多人,到現在還沒聽說過,不管大陸或越南配偶的角色,這樣是對的嗎?

我覺得這是非常嚴重、非常惡劣地扭曲了台灣的社會。戲劇應該是反映社會,就像文學,或像電影。電影或紀錄片還相對比較反映台灣社會的真實現象,比方像《艾琳娜》。但是連續劇這一塊,我覺得很糟糕,一部都沒有。現在大家都看韓劇,韓劇也是如此。有一部《黃金新娘》,拍一個越南配偶嫁到韓國去,此外其他像從星星來的教授什麼的,目前為止都沒有反映真實狀況。

台灣鄉土劇裡,我第一個不解的是,董事長和董事長夫人回到家都還穿西裝、高跟鞋,這是很不健康的事情。另外,他家永遠都那麼乾淨,但是都沒有人打掃,這是不誠實的。他們家裡一定都有佣人,你看阿帕契貴婦團去看直升機都還帶著幫傭,他們家裡都有,可是我們的戲裡都不演這些事情。糟的是,戲我們還是會看,路邊吃麵會看到,回家不小心打開電視也會看一下,但是它一直告訴我們一個「假的」社會狀況,我們就很乖的、默默地吸收了,甚至還可能跟我們家的幫傭一起看。我們生活中有幫傭,可是我們的主流媒體沒有這件事情,我們就會忘記他們的存在、忘記他們的需求、忘記他們是個「人」。

困難的是,電視劇不知道該怎麼演他們,因為他們的處境其實是有問題的,尤其是在家庭裡的幫傭,都不是正常的工作狀況,月薪15,840元,我們的基本工資已經調到兩萬了,可是這些24小時待命的家庭幫傭月薪依然是15,840。如果你有請家庭幫傭,你可能會說:「不是啊,我一個月付兩萬多塊。」可是扣掉國家收的就業安定基金、勞健保等等,到他手裡就是15,840,另外還要扣掉一些給仲介的費用。我覺得這是不公道的,對台灣也是不公道,因為會讓整個台灣的經濟結構出現問題。

當我們可以用很便宜的錢請來這60萬人,要他們拿很便宜的薪水在台灣工作,這會讓其他台灣人只好向這邊靠齊,我們的薪水會往這邊降低、拉不起來。你想爭取5萬塊的薪水,老闆說不用,我請3個外勞就好了。在薪水上,台灣人完全失去競爭力。現在是60萬人,以後會更多。現在是我們的年輕人到澳洲打工,以後可能全部的台灣人都要去。

 

 

這是我們跟台灣文學館合辦的一個獎,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剛剛提到的很多活動,目的都是為了呈現這些在台灣的移民移工的存在,呈現的方式也包括文學。我從前編報紙時,讓他們在報紙上寫文章,我們把它登出來。後來寫來的文章多了,我們看到有些非常好的作品。其實我看不懂原文,是翻譯之後覺得好。有朋友就說,應該讓他們的文章更往上升一個層級,變成文學。尤其要讓台灣人也能看到,他們是有文學能力的,因為經濟狀況不好,只能過來當幫傭、當粗工,但當他回到宿舍,他也可以寫東西。

 

 

今年第二屆「移民工文學獎」的入圍作品,已經翻譯成中文,正在進行決選。我們的看法是,未必是用中文寫作的才叫台灣文學,只要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發生的感情、在這邊產生的想法,都算是台灣文學的一部份,我們都歡迎。用越南文寫旗津、用印尼文寫台北都沒關係,為什麼不能算台灣文學的一部份呢?我們希望用更開闊的態度來建設台灣,有人幫他們蓋房子,那我們是弄文學。我們寫台灣有我們的寫法,他們在台灣做幫傭、蓋捷運,寫出來的台灣會不同於我們的視角,這些東西也都是台灣的一部分。我們希望台灣呈現很多不同層次,每一個層次的人,都能互相去理解對方。我們的評審都是好老師,願意看重這件事,願意幫忙把這件事做大。

剛剛的影片裡,從豪宅裡面走出來的Erin,她兩年沒有放假了。她並不是被虐待,雇主對她滿好,過得還OK,不放假也有給加班費,只是不能離家太遠,因為阿公實在太愛她了,非常非常依賴她。想想看,你們有沒有辦法一個月不放假?可能就要抗議了,小朋友更不用說。我們去採訪的時候,她是趁阿公睡覺,偷偷跑下來的,我們只能在樓下採訪她。去年頒獎典禮是在台南的台灣文學館舉行,那天她來參加頒獎典禮,是她兩年來第一次放假。後來她跟我們說,那天阿公都沒吃飯,她不在阿公身邊,阿公就吃不下飯。那怎麼辦?我覺得這是很兩難的事情。

有一段講英文的部分大家有沒有印象?她在訪問裡說,她不能放假,她就靠reading,上網看東西。她writing,她寫東西;reading makes me free,書寫與閱讀可以讓她得到短暫的自由。這也回應我辦東南亞書店這件事,最後一根稻草就是她給我們的。我們很難一次改變台灣的外勞政策或大家對待他們的方式,但是若在台灣的這些異鄉人手上有一本他看得懂的書,他在看書的時候覺得自由了,或他在創作的時候覺得自由了,如果我們可以幫忙做到這件事情,就是功德一件,這也是後來我們很積極地想要推動書店的原因,把書帶到台灣來,分享給他們看。

這些活動其實還有最新的進展。我們不是籌備了閱讀大聯盟嗎?希望台灣各地都有這樣的讀書空間。這個消息被台灣的印尼團體知道了。在台的印尼勞工大約有20幾萬人,他們有自己組織的寫作協會,叫「印尼筆會」,會員寫的文章會丟到網路上分享。他們看到我們這些台灣人,竟然幫他們做了一個書店,那些書我們都看不懂,都是給他們看的,他們覺得很感動,覺得台灣人真不錯,願意做這樣的事情。這些印尼朋友想,台灣人都在台灣開東南亞書店了,所以他們決定回印尼後也開書店。

這些在台灣的印尼勞工朋友,組織了一個團體叫GEMAS,他們都是幫傭,有些是廠工。誰先回鄉,比如我在台灣工作三年後要回家了,我就要在我的家鄉開一間小書店,其他在台灣的移工就支援我。開這樣的書店不會太貴,尤其在印尼鄉下,但還是需要一筆錢,所以其他印尼勞工可能每個人給我一百、兩百,讓我帶著這筆錢回到印尼某個村落,也許找個現成小空間,把它布置成書店、圖書館。

台灣人都在上網、都在玩手機,其實印尼也是,小朋友更是,你都不用教他怎麼玩,他自己就會了。對這些在台灣打工的大人來說,他們很希望改善這種狀況,除了天天上網玩手機電腦對眼睛不好之外,你也不知道他在玩什麼東西,但是看書總是好的。他們今年的計畫是在印尼鄉下蓋4間圖書館,算好七月你要回去、八月換他回去,回去後就匯一筆錢給你,大家湊一筆錢讓回家的人開圖書館。

我覺得這是很棒的事情,所以我們的東南亞閱讀大聯盟已經不只全台灣的據點,也許在印尼鄉下,也許在菲律賓鄉下,也開始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那邊開的成本會低一點,在台北最大成本是房租,想設在好一點的地方就超貴,可是太偏遠又沒有人會去,所以必須在中間選擇。

現在大家都有臉書,每個人都是總編輯,除了PO上你今天吃了什麼之外,最好還可以多寫一點東西,例如吃了什麼的感覺,或者你讀了什麼書的感覺。我覺得讀書、寫作、文學這些事,對整個社會還是有幫助的,但它是比較緩慢的東西。在我們被網路、被電視帶著很快很快地跑的時候,如果有機會靜下來讀一本書,寫一點點東西,不見得要發表,寫給自己看也可以。小朋友也是,寫給自己看,對自己的心靈應該都有安定的作用。你不見得要去投文學獎,看了書之後,也沒有一定要寫書評,但如果你有辦法把自己定在一個位置,看書半小時,就可以讓自己的情緒沉澱下來。

不要讓媒體,尤其是電視媒體帶著走,那會讓人很焦慮,焦慮過後它也不會付你錢,反而是你要付它錢。知不知道你們看電視都在付電視台錢?你以為看電視是免費的,其實不是,你是在幫它做工。因為你看了,它才可以拿收視率去收廣告費。所以電視能不看最好別看,不但拿不到薪水還免費幫人家做工,而且還會焦慮。

 

 

接下來,給大家看個影片。這是台灣唯一的東南亞電視節目,是個歌唱節目,以下是精選的短片。

 

 

這是在台東富岡漁港拍的,大家有沒有看到他們掛著的衣服?他們就睡在船上。我們下午去找他們時,他們剛睡醒。他們是半夜出海,白天睡覺。唱歌只是我們的一個引子而已,因為每個人都會唱歌,每一國人都覺得自己唱的歌最好。的確也沒什麼好壞,我們重點就是要讓他出現在台灣的螢幕上。這個節目在台灣綜合台有播放,高雄這邊應該也看得到。我們也把它放在youtube上面。有些人是很調皮的,像剛才這位來台灣9年,台語可能比我還好。

 

 

唱得很不錯,帶著一點點外國腔調,更有味道。你看他們在台灣都會講我們的話,但我們有誰會講他們的話?我覺得這是可惜的事,如果大家願意在台灣跟外籍勞工、外籍配偶學一點他們的語言,那有非常多的好處。最容易得到的好處是,萬一你去峇里島玩,你只要會一兩句,就比較容易跟當地人搭得上關係。或者去越南,你會越南話,只要講一兩句,例如「這有打折嗎?」可能就比較不會被當肥羊宰,因為觀光客不殺白不殺(笑)。去泰國更厲害,泰文的123,就像中文的標準國字,有特別的寫法。有些觀光區的門票,阿拉伯數字寫100,泰文字寫10塊,你若懂泰文,只要付10塊就進去了,若你是外國人,只看得懂阿拉伯數字,就會付100塊進去。

其他的好處是,聽說現在小學開始可以選修東南亞語了,我覺得這會讓我們的世界觀變得不一樣。以前我們覺得中文之外就是英文,頂多再加一種日文,但實際上世界不是這樣子的。世界很複雜、很多元,每個文化都有它厲害的地方。我最討厭的一家公司名字叫「地球村美日語」,好像英語和日語就足以代表地球村,這樣很惡劣。所以我們準備要成立一個「非美日語地球村」(笑),就是有菲律賓語、印尼語……各種語。地球村應該是要有很多不同的語言,台灣有一種趨勢變優勢,就是有從各個國家來的人,並且在這邊定居。如果他們願意教我們一點越南文、泰文,台灣將會變得更豐富。

當年我們曾經犯過一些錯,當年的台灣推行國語,全部的人只准講國語,會日語的不准講,台語也不准講,會大陸各省方言的,也都朝著標準國語走。但是現在,我們有足夠的自信,我們願意接受各種文化,也應該讓各種文化都出聲。我們也不用講求所謂的「標準國語」,過去在《四方報》,報社裡就有泰式國語、越式國語、印尼國語、菲律賓國語,就像台灣國語、客家國語一樣,我們知道標準是怎樣,但不見得講得出來,只要能溝通就可以了。每一國語言的發音部位都會有些特殊之處,這反而讓台灣顯得更多元繽紛。

【Q & A】

Q:我學生時期的論文是研究外勞政策,當時的就業安定基金已經超過千億了,是很大的規模。你們在做的是國家應該負擔的公共事務,有沒有嘗試去申請一下?第二個問題是關於《四方報》。台灣現況沒有言論管制,但是比如越南還是社會主義國家,他們若帶《四方報》回去,有沒有被檢查的狀況?印尼更是伊斯蘭的宗教國家,不可以偶像化,不能表現在出版方面,《四方報》的發行有沒有遇到類似的困難?

A:謝謝,我先回答後面的問題。《越南四方報》是我們最早做的刊物,發行的時候,越南的確進不去。如果在越南向台灣訂報,郵寄OK,可是運費太貴。我現在已經離開《四方報》了,我走之前跟長榮航空談好,我們的報紙會上長榮航空,可以飛到越南,可以帶下飛機,其實海關也沒空檢查。但的確碰過問題,因為我們報導越南民主人士抗議的事情,長榮航空就被警告了,我也被台灣的越南辦事處約談,叫我們不要再報導越南政府抓抗議人士的新聞。其實我們並不是刻意報導,而是美國那邊正好有這些消息,我們從網路上截取放在《四方報》上。越南的言論管制的確是很嚴重,但也還好啦,越南有9000萬人,來台灣的越南人雖然很多,但其實還是少數,十幾萬人而已,對他們來說不是太大的數量。只是不只《四方報》進不去,包括我們書店要從越南買書出來,他們也不願意,這就很奇怪。我們解釋說,買書是買給你們在台灣的越南同胞看,他說:我們的書不是隨便可以讓你進進出出的。

印尼就我的理解反而相對開放,雖然是伊斯蘭國家,但印尼伊斯蘭是較鬆散的,馬來西亞反而較嚴謹。聽說最近馬來西亞特別限制女生也不能穿得太暴露,即便非伊斯蘭教徒,因為他們說太暴露會勾引到伊斯蘭教徒。馬上開齋節就要到了,高雄這邊應該也會見到。最近大家不要太欺負印尼朋友,因為他們都在餓肚子,要餓一個月。早上太陽出來到太陽下山,這段時間一整天都不能吃東西,水也不能喝,連吞口水都不行,就是要鍛鍊自己的心智,太陽下山才趕快吃,每年有一個月這樣的節日。7/19就是開齋節了,大家可以看到印尼朋友戴各色各式的頭巾出門聚會,像我們過年一樣。我們在電視上看到中東很多穆斯林都穿全白或全黑,可是你注意喔,印尼女生穿戴的頭巾或衣服都是花的,我認識幾個印尼幫傭,每次見到她們的頭巾顏色都不一樣,猜想會不會在家裡有300多條?(笑)印尼可能跟當地風俗民情混合,所以反而不是那麼嚴格。

《四方報》、包括我們現在做的事情,都會跟政府申請補助,我們也會找民間企業贊助。像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有藍也有綠,馬英九的基金會、小英的基金會也都提供補助了,但這屆因為正在選總統,時機尷尬,我們沒有向他們申請。

我自己的想法是,這件事情是對的、是值得做的。政府當然該做,可是政府有政府的限制,像我們這種民間團體,沒錢、不要臉,先做下去再說,做了自然會有善意的人進來。像我們的書店,當然不賺錢,目前也還沒看到該用什麼賺錢。可是做了之後,人聚集起來,大家就會想些有的沒的辦法出來。像我今天來這邊演講,其實書店也在辦活動。我們的活動沒有大場面,可是來的人大家都會給意見,會擔心我們書店活不下去,我們就開始「傳箱子」,像教會那樣,擔心我們活不下去的人就會往裡面丟錢。若真的活不下去就算了,我們也沒有欠誰的錢就是了。

 

 

Q:我想先謝謝你,因為你對東南亞的關注,像「帶一本看不懂的書回台灣」、像「移民工文學獎」,讓我在教高三的時候,更有一種血肉的感覺,學生的反應真的很好。謝謝你的努力,絕對是值得的。傳播跟教育一樣,灑種下去,會到哪裡都不知道,但一定會有成果。我想問的問題是:外勞跟移工有沒有一種分辨?為什麼叫外勞?為什麼叫移工?為何會有不同說法?

A:謝謝老師,「移工」是從migrant worker譯過來的。移動的勞工,相對中性,可是這詞還是滿拗口的,所以當我們講移工兩個字,都會附加一句其實就是外勞、外籍勞工的意思。我寫文章的時候,第一次會先寫移工,然後後面括弧外籍勞工,之後就通通都寫移工。有時看你講話的對象,初次見面,講移工可能聽不懂,就失去溝通的意義了。如果我們說「外勞」時不帶有歧視的意味,其實講外勞就好,只是外勞這詞已經被汙名化了,所以現在就想試著用移工來慢慢取代它。我不是什麼基本教義派,所以不會說一定馬上要改用移工,因為的確有人聽不懂,況且這詞老實說也不是太好,只是目前想不到更好的。

Q:有沒有必要在教科書加一個單元方向?因為在這個字詞上,有些習慣性用法會造成後續影響。我只是想確定,有沒有這樣的需要。我說的外勞沒有貶意,可是正如老師講的,社會上已經有歧視的味道。

A:這個層次較高,我沒有想到可以改。如果可以改,我會建議教科書上就開始改。慢慢改,改了之後還要好多年才可能真正改變。像「番仔」變成「原住民」,剛開始大家也很不順,山胞、山地人,雖然也未必有歧視的意思。變成原住民後,我還記得那陣子覺得很難念,但現在大家也都很習慣了。當然希望教科書可以改,只是我不太敢指望,但可以從自己的文章開始改。

像現在講「新移民」或「新住民」,這個名稱又更討厭,明明結婚來十五、六年了,還在「新」移民。我在寫文章時,會寫「婚姻移民」,因婚姻的關係來到台灣,盡量不再寫新或舊。來了20年還是新移民,這種事情我們沒被稱呼不會知道,她會不會不舒服?也許不會,因為我們使用中文所以很清楚,外勞或外配、移民或移工,她們可能搞不太清楚。但我們想修改、斟酌這些字句,是我們台灣人自己的警覺,是我們要不要把自己提升,是我們要不要再一步文明化。我們以為我們很文明,但每個人難免都會歧視別人,需要不斷警惕自己不應該。這並非誰特別劣根性,我覺得歧視少數、歧視怪的、歧視弱的,是人之常情,但所謂「讀聖賢書」,就是提醒我們不應該這樣做。要從哪邊開始?就從這些小事、從這些字詞。也許不是一次改得過來,但不斷思考這些事情,就是讓自己變得比較文明、比較有禮,或者我們號稱的人情味。

 

前來聽講的兩位印尼媽媽,因為嫁給台灣先生,都已在台定居十餘年。

 

我做這些事情十多年,有人說:「你一定是越南華僑」,或說「你一定是娶越南老婆對不對?」我每次都要證明不是。「那你為什麼這麼奇怪,要幫東南亞的人?」因為做這些事,才是我理想中「人應該有的樣子」。你會去幫忙、關心和你沒有關係的人,才是真正的仁慈,或說是我期待的理想狀態。不認識的人在你面前跌倒,你扶他,這不是人和人之間該有的對待方式嗎?我們自己一直說台灣是有人情味的地方,在我們有能力的狀況下,這些異鄉人、這些國語台語不好的人,很明顯就在我們眼前,你能看不到嗎?我覺得我沒辦法不看到,我剛好是媒體出身,剛好可以在這上面使得上力氣,所以我就使力了。

不是我特別喜歡越南或泰國,我也沒特別喜歡吃越南菜或泰國菜,只因為這些人跟我一起生活在台灣,我希望我的台灣能彼此公平對待,尤其希望跟我一樣是台灣人的台灣同胞,對待這些看起來比較黑、比較窮的人更能不卑不亢──我們對待洋人,把他當一般人就好,對東南亞來台結婚或工作的人,我們也把他當一般人,這就是不卑不亢。不要覺得自卑,也不要自覺了不起。可能很難做到,但這是一個方向。我覺得這樣才是一個好人,比較理想的人。

2 thoughts on “2015文學迴鄉之2:張正

  1. Wow that was odd. I just wrote an very long comment but after I clicked
    submit my comment didn’t show up. Grrrr… well I’m not writing all that over again. Anyway, just wanted to say excellent blo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