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開卷年度好書 文學組評審報告

文學組入圍書
 

主題形式多樣,美學理念分岐

⊙羅智成(作家、文化評論者)

今年開卷年度好書文學組的決審工作非常具有挑戰性:一方面書寫的主題與形式更為多樣,對文藝美學的理念也更為分岐;另一方面,之前多種文學奬項的公布,讓有些入圍作品顯得較具優勢。因而,評審委員的基本情境,是面對一些太可預測的作者與作品,甚至太可預測的結果,如何提出一份令人耳目一新的名單。

評審希望抗拒這種可預測性,如果有新的好作品或者是新的可能,我相信評審們會毫不猶豫地去擁抱那新的可能。但是最後結果,終就得回歸作品的基本面。 是的,我們談論的正是這幾年深深攫住讀者的眼光,幾乎囊括所有文學獎項的中生代小説家,例如:郭強生、吳明益、甘耀明、陳雪等,其中吳明益更已5次奪得開卷年度好書。今年他們毫無例外地,再次以精彩可讀的新作入圍。

也許是對這些創作者的熟悉與期許,有評審提醒:是否有些作品太刻意於書寫策略,或過度重複特定主題?他們是否超越了過去的自己?這樣的提醒引起了一波激烈的討論,在接下來幾乎多達十數次的反覆投票中,作品們在這一輪被支持,下一輪被放棄,幾輪之後又敗部復活,充分反映出評審們的堅持與猶豫。

甘耀明那部有如台灣版阿甘正傳的《邦查女孩》,展現出龐大的企圖與書寫的力氣,率先獲得評審共識;然後郭強生細膩、深刻而憂傷的家族史《何不認真來悲傷》,吳明益收放自如、寫實又炫技的《單車失竊記》也殺出重圍。

資深作家的作品相對矜持、安靜得多。他們通常堅持語法的講究、節奏舒緩、鋪陳細膩,像雷驤的《人間自若》(掃葉工房)和黃翰荻《人雉》(麥田),都有著強烈個人風格與詩意,需要再三品讀。最後則由王國定殘缺無奈的愛情故事《敵人的櫻花》,以簡單又具親和力的主題和可讀性勝出。評審也推薦散文集《旅行與讀書》,因為除了淵博的知識、豐富的閱歷外,詹宏志還是個說故事的高手,總能帶給讀者極大的閲讀樂趣。

曾獲台積電文學獎的連明偉,嚴格說來還是個新人。但是他的《番茄街游擊戰》大膽脫離傳統主題,直探在菲律賓異域共存的各色族群,擴大了此間讀者的視野,帶領跨越所謂「台灣人的心理疆界」,獲得評審的肯定。

今年入圍的大陸作家,除了《中國在梁庄》(人間)外,並没有常見的大部頭作品。比較特殊的是引起廣大關注與爭議的女詩人余秀華的詩集《搖搖晃晃的人間》,在一開始就獲得兩位女性評審的共鳴,並給予堅定的支持。余秀華的語言樸素直白,雖然身體、學歷和工作均屬弱勢,仍能以強健的心智在困頓的真實生活中,累積出特有的女性視野與動人的警語,使她在今年相對較多的詩集中脫穎而出。

翻譯作品的情形相反,相對於中文創作的「沒有選擇」,它是「太多選擇」,以至於經典級作家如果戈里、托馬斯曼、米蘭昆德拉、卡爾維諾等紛紛落榜。主要的理由是:有些作品也許重要,可補文獻或教科書之需,但是離21世紀此刻的閱讀氛圍已有些「隔」;有些作家則過了創作顛峰期,再無法超越前此作品的動人與優異。

最後,評審傾向於那些更有新意,或對當代讀者更有啟發的作品:匈牙利最孚眾望的小說家納道詩‧彼得的《平行故事之喑啞地帶》,企圖顛覆嚴肅小說的傳統布局,帶給我們一種更為華麗怪誕的閱讀體驗。總是以冷靜、犀利眼光目擊社會與自我的美國作家法蘭岑的散文《如何獨處》,以精準的文筆、睿智的洞察,透過生活周遭的線索剖析時代與社會。西班牙重要作家亞馬薩雷斯的《黃雨》,以充滿詩意的意識流手法,書寫庇里牛斯山區一座荒廢小村人與地方漸漸毀壞的過程。這當中只有傳奇性的美國小說家兼劇作家杜倫波是1976年就去世的,但是他這本震撼力極強的《強尼上戰場》非常富啟發性。作者透過一個傷兵的獨白,一步步揭露了他受重傷的慘狀、他的覺悟以及對「表達」的渴望。戲劇化呈現了作者對戰爭的深刻思考以及反對的立場、嘲諷了政客煽動戰爭的偽善與荒謬,也苦口婆心提醒我們戰爭的兇殘。

今年年度好書的評審,讓我警覺到一些値得關注的現象:目前台灣,如果不是文學奬太多,就是好的作品太少;如果不是好的作品太少,就是評選委員的同質性太高──或是文學奬項的個性、獨特性太低,沒有意識到要在態度或創作美學上和其他奬項做區隔。真誠推選出中文創作和翻譯類11本值得一讀的文學傑作之後,我其實滿期待更多迥然不同於開卷版的好書推薦名單。

 

2015yearsbook_title

2015開卷好書獎 總海報

年度好書‧中文創作

年度好書‧翻譯類

文學組評審報告

非文學組評審報告

美好生活書

美好生活書評審報告

最佳童書暨青少年圖書

最佳童書暨青少年圖書評審報告

評選委員暨評選標準

海報拍攝幕後花絮

書店聯展暨參展圖書館

歷年開卷好書獎總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