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郎頭與禾日香:土地是美好生活的根本

【書人物】

大郎頭(左)、禾日香和他們的愛犬溜逗桑。(歐迪穎/攝)右為粉紅色小屋的應景春聯,祝開卷讀者新春大發。(粉紅色小屋提供)

大郎頭(左)、禾日香和他們的愛犬溜逗桑。(歐迪穎/攝)右為粉紅色小屋的應景春聯,祝開卷讀者新春大發。(粉紅色小屋提供)

 

⊙詹閔旭(台師大台文系兼任助理教授)

 

與大郎頭及禾日香相約在台南一棟擁有日本殖民時期古蹟背景的小店,吃著地瓜蛋糕,啜著台灣紅茶,彷彿呼應他們作品濃濃的在地文化氣息。大郎頭和禾日香是夫妻,也是工作伙伴,兩人相識於研究所,畢業後攜手成立「粉紅色小屋」創作團隊,大郎頭負責文字撰寫,禾日香手繪插圖,推廣台灣在地歷史記憶和語言文化。甫獲得2015年開卷美好生活書的《台語原來是這樣》(前衛),介紹台語詞彙的典故,生動文字搭配充滿台灣味的插畫,奠定粉紅色小屋的創作方向,走出迥異於市面上台語書籍的風格,並進一步開發深具台灣特色的桌曆、Line貼圖、印章。

圖文創作比一般創作更耗費心力。每次動筆前,兩人必須討論主題、構圖、呈現方式,達成共識方能分頭進行,過程繁複費時。禾日香坦承處理台語題材的壓力不小,「不只把圖畫出來,更要找到足以代表台灣的元素和符號。」粉紅色小屋早期作品大多背景留白或以漸層顏色帶過,隨著越畫越多,對台灣的認識越來越深, 兩人在作品裡融入了更多細節,「比方說某些磚頭印有TR字樣,代表高級磚廠出品,這都是我們偷偷埋在畫作裡的哏,讓作品更完整。」

大郎頭補充:「思考作品構圖需更小心,一改再改,希望能夠讓人對台語有更深入的理解。」從早期台語系列線條繁複、用色厚重的色鉛筆手繪,到近期「鯤島誌」融入水墨描繪台灣歷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兩人不斷摸索台灣庶民風格的美感。

要支撐粉紅色小屋,需要穩定的收入,兩人另一個身分是印章店老闆。開印章店當主業是禾日香的構想,「小時候我家也是印章店,記憶裡充滿印刷機、鉛版、油墨的味道,暗暗的。」兩人把店名取為「根本印舖」,期許自己記得來處,自己的根本。店舖原先賣傳統印鑑章,這半年店舖受粉紅色小屋計畫影響,著手設計了黃虎票、古郵票、古建築等充滿台灣味的印章。「重新認識台灣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回顧這一路慢慢撿回台語和兒時印章店記憶的旅程,禾日香說,一切彷彿是注定好的。

印章店業務日益繁忙,下班後經營粉紅色小屋,從一大早睜開眼到就寢入眠,兩人24小時形影不離,毫不厭倦。大郎頭認為「兩人有共同話題,想到就聊,好像隨時都可能激盪出新的靈感。」兩人之間的感情就像對這塊土地的愛一樣,初戀般新鮮。

禾日香與大郎頭,他們的故事如同許多台灣七年級夫妻的縮影,選擇回到故鄉,回到土地。上一輩為生計奔忙,他們則企圖在生計與生活間尋求平衡。美好生活是什麼?他們想了想:「希望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每個人,更有土地認同感。」青春短短,所剩無幾,禾日香與大郎頭夫妻倆並肩齊心,拾回生活裡遭到遺忘的在地文化底蘊,這就是他們的美好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