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氣不是夢

【地球阿卡夏】

(攝影:Brua、Alice Carrier、Michal Bierzgalski)

(攝影:Brua、Alice Carrier、Michal Bierzgalski)

 

⊙郭光宇(文字工作者)

 

食安危機不定期爆彈,食安意識也越來越強烈。各種養生主義眾聲喧嘩,卻也令人不知所措。在一個處處污染的美麗新世界裡,辨識自身所需的最適營養和能量,是新人類最根本的求生之道。

人不只愛吃,講究吃,動不動就在臉書上炫吃,足以說明飲食文化是人類文明的一大成就。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本能地知道病從口入,想延年益壽就要少吃一點。偶爾看到「辟穀」的記載,心裡一亮,成仙慾立刻蠢蠢欲動……

人類還在持續進化,人體也是。也許有朝一日,我們可以像得道仙人或傳聞中的某些外星人那樣,單靠無所不在的宇宙能量即可維生,把進食當成偶爾的餘興。隨心所欲而不受口腹之慾綁架,徹底免於飢餓與食安的恐懼,這樣的願景,不妨視為一種「人類補完計畫」。

雜食者-omnivore

諷刺的是,食安危機的始作俑者,正是人類自鳴得意的科技文明。20世紀飲食和以往最明顯的不同,在於各式各樣的添加物。就像邁可‧摩斯在《糖、脂肪、鹽》(八旗)一書中指出的,光是這三種調味料幻化出來的百變口感,便足以撐起整個食品加工業,順便附贈各種慢性疾病。哈維‧利文斯坦的《食不由己》(麥田)戳穿各種健康概念,讓人看到政、商、學、醫界如何聯手操弄我們的恐懼。碧‧威爾森的《美味詐欺》(八旗)從羅馬時代的摻鉛葡萄酒開始點名,黑心的從來就不只是油。

最近興起的無麩質飲食,緣起於某些人會對麥類過敏。威廉‧戴維斯2011年出版《小麥完全真相》(天下雜誌),把經過雜交、基改的小麥視同毒品,一上架便掀起一股風潮。再加上麥莉‧希拉、葛妮絲‧派特羅等一票名流推波助瀾,香噴噴的麵包也不再那麼誘人了。《無麩質飲食,讓你不生病!》(天下文化)除了為「去小麥飲食」背書外,更進一步破解了「低脂、低膽固醇=健康」這樣的迷思。

近十年來,關於食安最全面的論述,首推麥可.波倫。這位已經成為飲食書寫之業界良心的新聞學教授,蒐證廣博,卻又能用一句簡單的結論來化解我們吃的焦慮。不論是《雜食者的兩難》(大家)追蹤食物的來龍去脈,《食物無罪》(平安文化)和《飲食規則》(大家)對食物和仿食物的區分,或是《烹》(大家)一書中的四元素煉金料理術,他帶來的啟示其實也是古老的智慧:覺察你塞進嘴裡的東西。

素食者-vegetarian

只要開始認真追究每一口食物的來歷,大概很難不放棄肉食。吃肉時絕對不能想太多,一定要對暗無天日的養殖場和機械大屠殺視而不見,才能心安理得無肉不歡。愛護動物的肉食者往往陷於這樣的精神分裂中,最後惱羞成怒,打臉吃素人:植物也是生命啊,你還不是照吃!肉食者其實可以從哲學家朱利安.巴吉尼的《吃的美德》(商周),學到更精緻的詭辯。

今天的素食主義除了有宗教信仰打底,還有健康養生、環保意識、性靈覺醒種種信念的加持,就算不是主流也是顯學。約翰.羅彬斯1987的《新世紀飲食》(琉璃光)至今還在長銷,為動物的生存權和生態平衡請命,誠摯動人。特拉姆.史都華的《不流血的革命》(遠足)回溯歷史,拉出一條由思想家和作家組成的素食者聯盟,陣容強大,令人心生敬畏。

卡倫‧杜芙的《你應該吃我嗎?》(遠足)在態度上更輕鬆。她沒什麼主張,只有一堆困惑,只好親自下海一一嘗試,生機、素食、純素、果食。人一旦習慣了某種飲食,多少會變成基本教義派,還會認為不同道的人才是基本教義派。

果食者-fruitarian

生機和素食推到了極致, 自然就出現了果食。食果人原則上只吃水果、蔬菜果實和堅果,不碰地面以下的根莖類,而且最好生食,因為烹煮會破壞食物的生機。更極端一點的,只吃掉下來的果食,不吃根莖葉,不吃穀類,也不吃種子,以免扼殺未來的植物。從這些條件可以看得出來,果食的核心信念,一是回歸自然,二是嚴格的不傷生。第一代的果食者,其實就是亞當和夏娃。

果食的排毒效果是立竿見影的。小試過幾天的人大致都會覺得精神變好了,身體輕盈了,體味淡了,眼屎、痰之類的黏液少了,味覺變得更敏感等等。有些運動員也以果食來提高體能表現。不過反方也有話要說,像是純素無法攝取維生素B12、只吃水果容易攝取過多的醣、持續執行難度高、不利社交等等。不少鄉民也質疑,賈伯斯的胰臟癌可能就來自於他的果食主義。

有興趣的不妨參考一下維多利亞‧柏坦寇在《生食,吃出生命力》(原水)所提出的12步驟。道格拉斯‧葛瑞姆(Douglas N. Graham)的《The 80/10/10Diet》引起不少討論,目前還沒有中文版。他的這套全素生食法主張,理想的卡路里結構應當是80%的碳水化合物(醣類)、植物性脂肪和植物性蛋白質各占10%。言之非常鑿鑿,當然又觸發一波攻防。

更極端的果食者只喝果汁,認真到了這個地步,其實已經離水食者(waterian)不遠了。

食氣者-breatharian

食氣的人相信,人體如果淨化到一定的程度,是可以只靠空氣、陽光或宇宙能量維生的。根據能量來源的不同,食氣者也有幾種分身:以陽光維生的叫食光者(solarian),吸食普拉那(梵文prãna,生命能量)的叫食能者(pranarian),依此類推。

進入新世紀之後,越來越多的食氣者也冒了出來,坦然面對不懷好意的眼光。來自日本的《不吃的人們》(方智)就是近期不錯看的樣本。食果兼食氣元老希爾頓.赫特瑪(1878-1970)著作等身,處理過不少這類養生議題。今天再回頭看他的《人本食氣》(橡實),有些地方或許過於呼口號,不過卻提出了一個醍醐灌頂的見解:我們時時刻刻都在呼吸,每個人都是天生的食氣者!

來自波蘭的食氣人魏鼎是台灣女婿,待過台灣,也在這裡出了一本《魏鼎看辟穀禁食》(樂果),後來改名為《原來,我還可以這樣活》(知青頻道)。書中關於辟穀的資訊相當全面,志不在此的人也可以拿來腦力激盪一下。不論採取什麼樣的攝食術,比較有覺知的養生人大多會提到一點:飲食只是個人在特定狀態下的選擇,食氣者並不比雜食者更清高,否則養生之道只不過是靈性的傲慢。

所以不管吃什麼,只要心存感激,就是能量餐。進食的時候,別忘了欣賞食物的型態、色澤、香氣,仔細咀嚼品味,觀察身體的後續反應。一旦吃到了無罣礙的境界,基本上就成仙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