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現場的最佳美技

【書評】

(攝影:StockSnap)

(攝影:StockSnap)

  

⊙朱宥勳(作家)

我在網路上看過一段美國脫口秀雙人組合「KandP」的搞笑短劇,印象十分深刻。

那齣短劇把「教學現場」當成「體育競賽現場」,然後用體育新聞的格式來播報所有教育新聞,包括教師的年薪、選秀,看起來笑果十足。其中我最有感的段落,是他們模仿棒球、籃球的「今日最佳美技」,放了一小段擬真的課堂教學影片。在體育競賽裡,「美技」(nice play)指的是選手做出了高難度的動作,可能是飛撲接球、盤球過人或長距離投射。但在那個短劇裡,我們看到的「美技」是一位老師對全班發問,「向左看、向右看」,「注意到一位沒舉手但有在聽的學生」,然後點他發言。播報員煞有介事地說:學生答對這題所提升的自信心,想必能全面改善他的成績,「這是年度最佳表現的等級」。

這確實是一則好笑的短劇,但我笑得比常人還要誇張——大概受過師資培育訓練的人都會如此。而它其實還蠻「寫實」的。在那個短短的課堂模擬段落裡,我們幾乎可以把每一秒定格下來,告訴你這裡的「動作要領」是什麼——是的,先發問再點名;用視線抓住學生的注意力;透過成功答題來創造學生的學習動機;沒錯,能夠發現那個學生的眼神專注是蠻厲害的……

《好老師的課堂上會發生什麼事?探索優秀教學背後的道理!》談的就是這一系列「動作要領」是怎麼發展出來的,基本上可以視為「老師」這種「運動員」的「訓練手冊發展史」。而且比起台灣師資培育課程的版本,它有許多地方的觀念是更精微的。比如說,裡面幾乎所有優良的教師,都花了大量的精神、時間在思考「學生為什麼會答錯」?他們並不像傳統的台灣老師(直到2016年的現在,仍有不少這樣的老師還站在講台上)認為學生答錯只是不用功、程度不好,他們的思路更接近「診斷」:為什麼他會給出這個錯誤答案?他的思路在哪裡有問題?我是不是還有哪個觀念沒教清楚?

當然,台灣也有許多觀念進步的老師和教育團體,正在不同的角落努力促成教育體制的質變。這本書或許可以成為人們的戰友。一來它提供了整個「教學研究」在美國,從被忽略到逐步建立規模的學術史,從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原來台灣的做法/問題,是從這裡來的」。這樣的歷史視野,有助於我們擺脫傳統慣性,刺激新的想法。二來它提出了貫穿全書的重要問題:我們都知道有些老師比較好,但如何讓沒那麼好的老師有同樣優秀的表現?換言之,如何透過「訓練」來複製這些好的教學經驗?

事實上,《好》書並無法就此給出清晰的答案。它誠實地讓我們看到,教學研究在過去數十年來,仍然不斷摸索中,我們最多只能說「目前已知這些方法有用」。仔細分析書中的論述結構,我們可以看到教學研究的歷史是以「出現問題→好老師找出方案→將方案歸納為理論→理論在實踐上遭遇問題→再修正新方案」的方式滾動前進的,而且這個滾輪目前還看不到終點。以書中後半談紀律議題的段落為例,最初美國的教育學院傳統強調民主,但有一批老師推動「零藉口」模式後改善了若干問題;但零藉口推廣開來後,產生了若干負面的影響,這又促使老師們將方案升級。

這或許可以回應台灣教育現場中,常年對於各種改革方案的爭辯。在台灣,保守的教師總是抗拒任何改變,藉口就是「理論與實踐有落差」;而主張改革的教師雖然立意良善,卻也常常忽視了教學有許多細緻變因,你能夠這樣教,不代表能夠無痛複製到他人身上。雙方都需要理解這個「滾輪」模式,才能確保我們的教育活動是持續在解決問題的。如同書中引述史提格勒的說法:「我們認為,如果在研究中發現量化結果,接下來只要廣為宣傳,就能提升教學品質。但實際上,教學的理念、技術或創新只占了10%,剩下90%都是思考如何發揮成效,幫助學生達成學習目標。」

就此而言,本書邀請「學思達」的推廣者張輝誠作序,本身就是一項饒富興味的選擇。在台灣,所有教育改革方案,確實都需要好好想想自己身處於「滾輪」結構中的哪一個位置。本書大概是不會同意任何想著只用一套新方法解決所有問題,不願修正方案的做法的吧。教學美技雖然炫目,但真正困難的,還是如何讓每個老師都能如呼吸一般地,在日常教學中展現美技;這背後需要的是紮實的技術訓練和嚴謹的理論歸納,而不僅僅是不斷標榜「療效」就可以自然生成的。

***

20160416_06
  
■ 好老師的課堂上 會發生什麼事?
Building a Better Teacher
伊莉莎白.葛林(Elizabeth Green)著,林步昇譯,經濟新潮社,380元,教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