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我現在要出診

【準總統讀的書】特別企畫

狗醫生的任務是讓病人暫時忘記疾病帶來的痛苦,消除寂寞的感覺。(遠見天下提供)

狗醫生的任務是讓病人暫時忘記疾病帶來的痛苦,消除寂寞的感覺。(遠見天下提供)

  

毛茸茸的狗醫生Yoyo像個大毛球,舒服地閉著眼睛,看來很享受綠子的擁抱。作為一隻狗,她才不在乎親愛的擁抱是用手還是用腳。 極重度腦性麻痺的綠子靠臥在躺椅上,腳丫子靠在Yoyo的肚子上,邊用腳揉亂她的蓬毛,這還是剛剛綠子用腳趾夾著梳子爬理過的。 綠子萎縮的右手翹著大拇指伸在躺椅外,左手蜷在胸前,笑嘻嘻地,和狗狗一樣快樂。

在育成社會福利基金會附設鵬程啟能中心的治療室裡,綠子和Yoyo,一人一狗靜靜躺著,自成一個小宇宙,不理會身旁有唐寶寶佩綺在哭泣,或是其他狗醫生Happy、小黑和坐著輪椅的阿力、大忠丟球歡鬧,狗奔跑、人高叫。鵬程是十五歲以上重度、極重度心智障礙者的養護機構。

在吵鬧中,Yoyo安靜緊靠人類分享體溫,漆黑的眼睛藏在金黃色的蓬毛裡,亮晶晶的,像在說:謝謝,謝謝,謝謝,我很喜歡。

有原住民血統的綠子已經三十歲了,看來卻像小女孩。育成基金會社工員家訪看到她時,她已經在家裡躺了二十多年。這些年,她是這麼過的:單親的媽媽上班之前,會把一瓶水、一瓶牛奶和麵包放在她的身旁,綠子用腳夾過食物送到嘴邊,就可以餵飽自己。她的世界,常常只有一張床那麼大。

來到鵬程,治療師評估確定綠子的手部功能是很難發展了,療育的目標是「讓腳做更多事」,比如自己握著湯匙吃飯、洗臉、穿衣。Yoyo和其他的狗醫生同伴每次到鵬程拜訪,就是要協助綠子這樣的「孩子」從狗醫生帶來的歡愉和輔助中,在行動與心情上進步得更多。

綠子沒有口語能力,卻畫得一腳好畫。她為每隻狗醫生畫像,筆觸接點、大小比例都恰如其分,很少有亂竄的線條。在鵬程中心十五歲到六十二歲的大小學員裡,綠子是裡頭的「畫家」。

這天她半臥在躺椅上,雙腳翹上書桌,用右腳趾揀起一支彩色筆,左腳趾夾開筆蓋。桌上一半是豎起的畫板,四十公斤重的狗醫生小黑,端據另一半的桌面,當綠子的模特兒。綠子畫得很慢,但她很高興──當然啦,畫畫和狗兒是她簡單生活裡的高潮。

主人王昱智監督小黑當個稱職的裸體模特兒,連狗醫生背心都脫了。小黑雖然努力一本正經,但是走廊上小臘腸狗Happy正和腦傷的阿宣玩球,Happy把阿宣手上的球咬得啾啾響,這聲音對小黑是極大的誘惑,他努力忍住不跳下桌子,卻不時回頭偷看球的去處,內心正在天狗交戰。

黃色的拉布拉多「哈雷」坐在另一位腦性麻痺男孩阿璋的輪椅旁,眼巴巴望著阿璋的手勢和主人的指令,等待著張口吃掉阿璋手掌上的點心。餵食正是阿璋的復健,練習控制他的右手,還要努力維持背脊的支撐度,坐姿挺直靠在輪椅上。哈雷媽媽說,哈雷狗醫生今天的工作很輕鬆,等著吃就對了。阿璋和其他院生一次次練習,哈雷吃得起勁,哈雷媽媽說,許多狗醫生回家得禁食,因為在「執行勤務」時吃得過量了,節食,是當狗醫生的必要犧牲。

畫畫、為狗狗梳毛,餵食、丟球,都可以是復健功課的形式,狗醫生讓每日的功課變得好玩,趣味是學習的神奇元素。「狗醫生」用學術術語來講,就是動物輔助治療(Animal-Assisted Therapy, AAT)或動物輔助活動(Animal-Assisted Activity, AAA)中的重要主角。

從流浪狗變成狗醫生,狗兒的命運從此大不同。(遠見天下提供)

從流浪狗變成狗醫生,狗兒的命運從此大不同。(遠見天下提供)

動物輔助活動是動物以娛樂、耍些把戲或單純陪伴,讓服務對象覺得快樂,增加生活的趣味及活動量,活動內容比較隨意,事前也不一定有特定的治療目標,主要目的是提供及營造一個安全且愉悅的「人和動物互動」的情境。許多人相信,與狗兒共處的深度滿足感,就能為我們帶來有助於健康的特質。根據專家研究所得,經常與動物保持親密接觸,對病人的生理和心理都有一定的幫助。英國和澳洲的調查指出,動物可令病人暫時忘記疾病帶來的痛苦,消除寂寞的感覺,心境變得平和喜樂,並能增強自信心。

這或許可以看成是心靈上的治療效果。其中重要的元素是跨物種的單純感情,狗狗不設防的接納、直接而坦率的情感表達,能讓房間裡的親善溫度上升。

相對地,動物輔助治療就比較強調目標導向。先由專業人員設定治療目標,例如:能辨識狗狗的身體部位(增強認知)、能彎腰替趴在地上的狗狗梳毛(肢體活動),引導病患藉由動物的介入來達成預設的目標。其中涉及許多專業的整合,像是護理、物理治療、職能治療、特殊教育、獸醫、動物行為等等。

在國外有許多研究結果支持動物介入之後的療效,比如精神分裂病患對動物發生興趣之後,現實感增加,會主動撫摸動物,並與他人談論動物的話題;答話延遲反應的時間縮短,回答的字眼意義性也增加了。甚至部分保險公司也給付某些疾病的動物輔助治療費用,代表商業體制已承認動物在治療上的角色。

但是,在台灣,一切才剛起步。 實務上,台灣動物輔助活動及治療協會培訓了四十多隻狗醫生,其他單位也有馬術協助復健的嘗試;學術研究領域裡,葉明理在國科會的補助下,以協會的狗醫生服務過程,展開台灣首宗以狗兒輔助治療的研究。

在葉明理的研究中,五十八名受訪者,包括老人、老人家屬、兒童家長、教師、工作人員及動物助手,以五分為滿分來算,對活動整體滿意度達三點八四分,平均滿意度超過三點五分的滿意者佔總受訪者人數的八成二。受訪者都表示狗醫生活動不會對生活或照護工作產生困擾或負擔,高達八成四受訪者願意自己或家人再參加狗醫生活動。 她也由數據進一步詮釋,八成四的工作人員與志工認為狗醫生拜訪活動對他們和個案互動有幫助,可見狗醫生拜訪活動已擺脫「馬戲團式娛樂活動」的刻板印象,尤其透過每次活動之後的檢討會,可以增進工作者對個案情況了解,達到專業教育與照顧的目的。

葉明理認為,可見只要安排妥當,「狗狗進醫院」並不真的如想像中會引起參與者反感,「動物拜訪會受到病患或工作人員排斥」的觀念是一種迷思,「只是我們基於成見的排斥,並不是事實」。而且,科學研究也證明,狗醫生是真的能輔助醫護人員,協助改善個案的身心狀況。這樣的研究結果,讓狗醫生團隊大為振奮。

葉明理也發現,在老人養護中心及兒童發展中心,狗醫生的定期拜訪之後,和狗狗互動的老人在生活自理和社會互動上,比未跟狗醫生接觸的老人,有較多的進步,老人的憂鬱程度降低了,手腳活動度增加,對復健的信心也增強。

兒童的差異就更明顯。接受狗醫生的兒童,在肢體活動及社會互動上都有明顯的進步,能夠伸手回應狗兒的邀請、撫摸;笑的次數及時間增加;很難注意外界的自閉兒甚至學會專注與注視。

在狗兒離開後,打開心門的老人和兒童,增加的主動口語表達,效果還可以延續至少兩週。 成效看來多麼神奇。 ‘

當然,進步的光環不能只戴在狗醫生的頭上,還是要歸功原有的治療、例行的復健、口語教學、訓練、團體活動等等課程;更明確的說,狗醫生只是在課程的「刺激」與進步的「反應」中,扮演一種觸媒,讓所有的化學變化加速或變得明顯。 藍翠奶奶就是個例子。 年輕時很美的藍翠奶奶五十多歲就中風了,多次發作就此癱瘓,打擊她的自尊和成就感,相依的伴侶也離開她。這是她人生很難承受的挫折。住進恆安老人養護所之後,她十分憂傷,不論旁人問她:「妳好啊?」或是「吃飽了沒?」,她總是回以:「我好可憐,中風九年囉,我歹命啊。」

在專業護理人員的評估裡,這樣陷入自憐裡的藍翠奶奶與外界的對話總是沒有交集;更重要的是,老人家不快樂。 葉明理在研究過程中觀察,中風失能的藍翠奶奶極度缺乏信心,甚至不敢由輪椅站起來,沒有勇氣嘗試行走。但藍翠奶奶年輕時養過狗,對狗有很好的經驗,所以狗醫生的介入,有很好的效果,能讓藍翠奶奶忘了自憐。

每星期,狗醫生探訪的那一天,奶奶會叨唸著:今天狗狗要來了。其他的六天,也彷彿有了盼望,她會打電話給女兒,述說狗狗來看她的細節。觀察者在藍翠奶奶的評估表上寫著:「負向語言減少。每四十分鐘內主動提及負向語言『我好可憐』次數減少至十次。」 情緒好了,生理的進步也變得可能。藍翠奶奶願意試著站立。她原本站立姿勢下,無法支撐兩秒鐘,變成可以放手站著,還忘情地丟球逗狗兒。護理人員說,這是藍翠奶奶的平衡感和肌肉耐力都增加了。

***

【本文摘自】

20160507_048
我現在要出診
梁玉芳著,何經泰攝影,遠見天下文化,240元,動物

【作者簡介】

梁玉芳

大學念資訊管理,自知對電腦是不行的了,研究所改念新聞,六年青春都在政大度過。得過一些新聞獎,寫過一些書:《記得月亮活下來》、《第一時間》(合著)、《愛,補人間殘缺─羅慧夫台灣行醫四十年》、《美麗相伴》。最大希望是保險公司能開辦寵物醫療保險。

***

【讀書的總統‧總統讀的書】特別企畫


準總統讀的書:
閱讀‧蔡英文

讀書的總統:
一旦文青當總統

  

【蔡英文讀的書】(點選書封可閱讀精彩書摘 )

Auschwitz-COVER 20160507_049 20160507_041 20160507_046

20160507_042 20160507_050 20160507_052 20160507_045

20160507_043 20160507_047 20160507_04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