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布告:林西莉簽書分享會

《漢字的故事》作者林西莉簽書分享會

新作《林西莉古琴的故事》
大談失落已久的古琴典故,
再掀漢文化風潮!

 

時間:4月1日(週三)
   20:00~21:00

地點:誠品台大店
   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98號B1
   02-2362-6132

●活動當天購買《林西莉古琴的故事》新書,即限量贈送精靈希望手札!數量有限,送完為止,請洽櫃台服務人員。

主辦單位:貓頭鷹出版社

 

 熱銷書《漢字的故事》作者最新力作《林西莉古琴的故事》已於2月底上市,並且登上誠品、博客來人文暢銷榜。林西莉以一位傳承古琴文化的西方人觀點出發,淺顯易懂的筆調敘說古琴的歷史典故,為配合新書上市宣傳,將於4月初訪台。

 林西莉在《漢字的故事》介紹中國古老的文字源流,這位比我們還懂漢字的瑞典人,當時造成一股文化旋風,《漢字的故事》的暢銷熱潮至今仍不減。

 2009年,貓頭鷹再度推出她的新作《林西莉古琴的故事》。古琴,中華文化裡面最古老、最具代表性的,但我們不認識的獨特樂器,卻是NASA播送給外星生物聽的人類曲子中,唯一的東方樂曲!這個火星人聽過,笑傲江湖任盈盈彈過的樂器,究竟蘊含了多少文化故事?

 

林西莉古琴的故事
Qin

作者:林西莉(Cecilia Lindqvist)
譯者:許嵐、熊彪
定價:330元
出版:貓頭鷹出版
出版日期:2009年2月24日

作者簡介:林西莉(Cecilia Lindqvist)

一個比你更懂中華文化的外國人,瑞典著名的漢學家,同時也是教授、作家和攝影家。林西莉女士自一九五○年代末起學習漢語,師事瑞典知名的漢學巨擘高本漢;六○年代初曾留學北京大學,並開始追隨王迪學習古琴,也多次受到管平湖先生親自指點。之後並多次造訪中國。旅居亞洲和拉丁美洲多年之後,林西莉回到瑞典擔任專職漢語教師,課餘除了寫作專書介紹漢語及中華文化,也為瑞典電視台製作多部相關的專題節目。

 

 一件在現實生活中你幾乎不認識的樂器,一段在日常生活中你幾乎沒聽過的樂音,一頁幾乎快被人遺忘的文化史,卻是刻印在我們三千年文化基因上的古老傳統。

 在催毀一切傳統的文革前夕,一位隻身從瑞典遠赴北京學習漢語的年輕女生,一個踉蹌就這樣闖進了古琴如謎般潛伏在歷史的時光隧道,古琴,成為她詮釋中華文化的另一把鑰匙……

 一九六○年代,中國大躍進失敗,文化革命正醞釀,為了學習中文,林西莉在這變動時期遠從瑞典赴北京大學學習中文。為了更深入中華文化核心,她一個踉蹌就這樣闖進了三千年歷史之久的古琴文化,並成為北京古琴研究會史上唯一的一位學員,跟隨王迪習琴,也得到管平湖、查阜西等大師指點。林西莉這段人生經歷,不只使她結識了許多當時的知識菁英、認識中國古代智者的思想,更深化了她對中華文化的理解,也讓她更能體會漢字書法、水墨畫等藝術之美。

 就像我們今日聽到古琴時的聲音一樣,林西莉當時也震撼於那「讓整個房間共鳴的奇妙聲音」。古琴雖然音量小,但其構造卻能發出持久深沉的樂音,聲聲撼動心弦。自古以來,古琴都被視為面對自我的「一面心靈鏡子」,是一種自我抒發而非娛樂大眾的樂器,是自我和大自然溝通的媒介。

 古琴修身養性的特徵,已深深滲入我們的各種文化當中。雖然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幾乎不見古琴的身影,也不聞古琴的樂聲,對它似乎很陌生,然而它的影響卻是深遠乃至於習以為常了。在我們的成語和文學中,處處都有著古琴的影子。《史記》即記載「琴音調而天下治」,當權者的個性即能完全從琴聲中洞察。我們也會用「對牛彈琴」來形容跟一個不講道理的說話。由於古琴所奏出的是個人的內在世界,也才有「伯牙摔琴」感謝知音相知相惜的典故。原來在我們記憶的深層,古琴的影子真是處處可見。

 古琴音樂音緩而沉,沒有特定的演奏速度,端看彈琴者的心境,這是和西方音樂完全不同的表達方式。古琴因其蘊含的古老文化智慧,在二○○三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一九七七年,NASA透過旅行者一號和二號向外太空生物播送各民族音樂,其中一首即管平湖所彈奏的古琴曲「流水」。

 以一位傳承古琴文化的西方人觀點出發,和一般研究古琴的取向不同,林西莉以淺顯易懂的筆調敘說古琴的方方面面。從古琴的鑑賞、製做,到古琴在古代文獻以及中華藝術中的地位,乃至當今古琴音樂的新趨勢,林西莉林都做了生動且全面的介紹。本書原瑞典文版已長時闡聯暢銷榜,並榮獲重要的奧古斯特非小說類獎。林西莉本人更積極推廣古琴的演出,讓更多人欣賞到古琴的魅力。

 

【林西莉給台灣讀者的話】

 十年前,我初動筆寫這本書,聽到的人都揚起眉毛:整整一本書,就只為寫一種樂器?而且是種不再時興的古老樂器?他們覺得我是在浪費時間。

 但是對我來說,古琴本身,以及專為古琴編寫的樂曲,卻有著如此充沛的生命力與詩意的精髓。幾千年來,無數優秀的男男女女珍惜它、寶愛它,他們的流風餘韻,也成為這份記憶寶藏的一部分。我要說出這個珍貴樂器的故事,我要讓世人認識並喜愛古琴樂。

 我初次接觸古琴是在北京。一九六一至六二年期間,我有幸進入當時新成立的古琴研究會學習古琴。我是他們不分中外破天荒唯一一位學生。兩年時光,我不僅有機會沉潛於古琴的歷史,同時也能研究古琴曲目。研究會裡那些親切飽學的古琴大師,有幾位還成為我相交甚深的至友,他們帶我進入傳統上流讀書人的文雅世界,在這些詩書禮樂的文化生活裡,古琴占有如此中心至要的地位。

 物換星移,今天的大眾傳媒,注意力往往集中在時事、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然而在所有這一切表象的底層,中國文化的巨河依然伏流,還是那麼壯闊、宏偉。現代社會的騷動混亂聲中,或許很容易忽略這股流水之音,但是它的確在那兒,川流不息,它的影響衝擊無與倫比。你若不認識自己的根源,你又怎能了解自己的現在。

 許多年間,我常常對古琴的前途感到憂心。西方文化的海嘯巨浪,不論其結果或好或壞,過去幾十年間的確席捲了整個東亞地區,我擔憂古琴也會在其中失去蹤影。可是我不再如此掛慮了。中國現在有許多年輕人、中年人開始回頭尋找、珍惜固有的古老文化,並使之歷久彌新,改造它並納入他們自身所過的現代生活。辦公室一天忙碌緊張之後,他們可以透過古琴的樂聲,找到通往安詳、寧靜之道。他們的心靈,因此可以更妥切地應付現代世界那一切沸騰的高壓,同時也可以更接近他們自己固有的文化。新一代的古琴工匠也每天都在出現,他們精心製作的成品,有些極為出色。所以,古琴的未來充滿了希望!我衷心希望,這本書也能進一步推展台灣讀者對古琴的認識與喜愛!

 

樂器的名稱

 「琴」這個詞在中文裡簡而言之就是「絃樂器」的意思,往往做為許多中外樂器名的詞尾。為了與其他琴類區分開來,它也被叫做七絃琴或古琴,因為它是中國最古老的絃樂器。

 在西方的樂器中沒有能與古琴類比的,這意味著很難為它找到貼切的譯名。一般西方翻譯的中國小說和古詩常將之與魯特琴、豎琴、浪琴、齊特拉琴和吉他相混淆。這真是天大的錯誤,後者這些樂器從前都同屬一個家族,但古琴卻另當別論。

 在第一本向西方讀者詳細描述這一樂器及其文化意義的書裡--一九四○出版的《琴道》,作者高羅佩為他自己將古琴稱為魯特琴做了一番辯護。「正式地講古琴現今被歸為齊特拉琴,」他寫道,「但要為一個東方樂器找到一個西方的名字不是件容易的事。」要麼單純從它的外形和結構出發,要麼找到一個與其音色特徵最相稱的詞,引起我們對其文化環境的聯想。

 基於古琴在文人生活中獨一無二的地位,高羅佩選擇了魯特琴這個詞做為譯名。魯特琴在自中世紀以來的歐洲始終與高雅的音樂和詩歌緊密相連,與古琴在中國的情形完全相同。單就音色而論,兩者間亦有不少相似之處。至於齊特拉琴這個詞則被他用來翻譯中國的「箏」,箏在音色上也讓人想到西方各類齊特拉琴,比如奧地利和德國南部的山地齊特拉,因卡拉斯的電影《黑獄亡魂》的主題曲而風靡一時。

 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我確信自己也會把古琴叫做魯特琴,高羅佩的觀點與我對這種樂器的感覺--它所帶來的中國氣息,它的那種音韻--十分符合。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我卻愈來愈遲疑。它本來是叫古琴的呀。難道我們一定要給所有非西方的東西重新命名嗎?現今世界各國之間的聯繫日趨頻繁緊密,許多上一代瑞典人聞所未聞的樂器和音樂形式已成為今天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僅以幾個通常被歸為絃樂樂器的音樂為例,奧替、博佐基和西塔琴,在唱片商店和網上都買得到。繼續說希臘的魯特琴、阿拉伯的魯特琴、印度的魯特琴等等當然很省事,不過我想也該讓各種樂器保留它們在本土文化中的名稱了。

 所以我在此書裡把中國的魯特琴還原為它本來的名字--古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