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與你Q&A】 劉克襄的鐵道慢行

作家與你QA  劉克襄的鐵道慢行

 

 20090510劉克襄02.JPG

 

 

 

 

 

 

 

 

 

 

 

 

 

 

 (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作家劉克襄日前推出新作《11元的鐵道旅行》(遠流),所謂「11元」係指台灣最慢的火車、最短區間的里程、最便宜的旅次,票價正好11元;池上到富里、壽豐到至學、萬榮到鳳林,都是。劉克襄認為,這些沿著火車站周邊的村野小徑,潛藏著緩慢的節奏,淳樸的生活,迷人的風物,非常適合「坐著11路來」--以兩條腿旅行。

11元的鐵道旅行》書中,劉克襄走過平溪、十分、鳳山、三貂嶺、阿里山…等鄉鎮,看見了許多旁人不曾注意的事物,也為島內旅行賦予了深刻的「台灣味」。「開卷部落格」特邀請他來,聊聊這一系列鐵道旅行經驗,與讀者分享他旅行時的快樂。

   --開卷編者

 

Q1.請您談談,《11元的鐵道旅行》這本書的寫作構想?何時開始寫?是一面進行鐵道旅行、一面寫作嗎?

 

A約莫十多年前,常帶小學生到野外自然觀察。慢慢發現,搭火車是最安全的旅行。帶孩子們,不必像牧羊犬,不斷追趕,一直擔心綿羊走失。只要帶他們坐上火車,我可以安心地全力教學。我的台灣鐵道漫遊於焉開始。然後,隨著車站和鐵道線的擴增,就更加迷戀了。

 

後來,還熱心地教學生設計了鐵道網站,叫「mhbry--火車路直直走」,把北台灣的鐵道各用一個英文字,分成五條路線,介紹青少年如何以新的角度搭乘火車,走訪車站,以及認識周遭的自然環境和地理風物。

一開始,我只是喜歡鐵道旅行,並未想要當做系列的寫作題材,後來累積的經驗愈來愈多,旅途上發生了太多美好的經驗。晚近才集中精神,把這十多年來的鐵道見聞書寫成篇。

 

 

Q2.您自稱不是一般的鐵道迷,不滿足於收集鐵道物件,而是以車站為圓心,將視野延伸的徒步慢行,請說明您的「徒步慢行」旅行觀?旅途中,您好像常常突發性的到某處走走看看,這是徒步慢行才會有的「探索的樂趣」嗎?

 

A以前出過好幾本跟登山有關的書籍和指南,敘述自己在山巒的縱走,讀者可能以為我只愛在山裡漫遊。其實,更多時候,我更酷愛在村鎮的無名小徑來去。

 

每座車站都會有好些路通抵。下了車站,我好像一隻無所事事的狗,總是先嗅聞這些路的去向,到處亂探。初時,我因喜愛自然生態,比較偏好選擇不知名的小車站,那兒泰半是鄉野小徑。後來,我連大城都走出興味來,連吵雜的街道巷弄都愛摸索,觀察民宅的園藝和菜畦,常一溜躂便是一二小時。

 

走路最能發現街景的微小事物,也能隨興停留,這是認識一個區域比較踏實的方法。我喜歡手繪地圖,搭配文章,那就更得仰賴走過的經驗,才能放進有趣的元素和符號。

 

縱使沒在走路,我常在搭車時,晃眼看到某一有趣建築、植物或小攤,便牢牢記得。沒隔幾天,就興沖沖地再走路去造訪。

 

 

Q3.旅行中,您看見了許多旁人不曾注意的事物,一座售票亭、一尊土地公廟、一家麵攤、僅存的公車紙票、一個60元的鐵路便當、生態破壞後的池塘…等等,也遇見過許多有趣的人,譬如一群高中女學生、千禧年第一日遇見的日本旅人、阿美族少女Seven等,有時候你堅持吃一個60元的懷舊便當,有時候享受現代化的高鐵,這些構成了你的旅行內容。面對時間與空間的新舊風貌,您的心情或態度,可以說明一下嗎?

 

A我不喜歡帶最新的旅遊指南。很多人都知道,我最愛推薦一本1976年版本的《台灣渡假旅行手冊》,做為旅行的今昔對照。再加上,過去近半甲子,我有很多機會在野外到處亂跑,認識花草鳥獸,這讓我隨時會在遇見一些地方風物時,很快就碰撞出一些火花。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旅行的心情,我一直保持高度的熱情,跟一般人接觸時,我喜歡以關心做為跟人接觸的出發點。

 

尋訪地方風物或者跟人交談,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塊相當敏感的著熱劑,一碰觸就會被點燃。自己也比較像福爾摩斯辦案,看到了有興趣的事,就會不斷追探,進而習慣以自己觀察生態的方式,解構所見的內容,甚至不小心就拼湊出一個正在走訪的鄉鎮身世。

 

常跟我出去的人會發現,我總是忙著拍照和記錄。一個小鎮都當成異國,對每件眼前的事都充滿好奇。彷彿過動兒,一直靜不下來。

 

 

Q4.這些火車旅行經驗中,哪一段是您最喜歡的?或者說,有沒有哪一段經驗是您最難忘的?

 

A這個題目很難回答,因為每一站的旅行經驗都不一樣,教人難忘的面向也不同。但我現在最想要的一段火車旅行,大概是重新坐上最慢的藍色普快車。西部現在沒了,東部也剩下沒幾班。

 

今年年初,在東里車站,看到一班早上的普快,經過中央山脈下的油菜花田。廣袤的大地上,橘紅色的小火車拉著三節深藍色的車廂,緩慢地駛過,感覺像太陽逐漸昇起,拉出太平洋的深藍色,我和內人看得都非常激動。

 

希望將來在花東線,或者在南迴線旅行者,都能搭上這一列大清早發的普快。逐站停靠,逐站旅行。還包括,有機會從窗口探望風景。嗯, 很久沒有將頭伸出車外了。

 

 

Q5.旅行路上遇上一群高中女學生,您曾試探她們是否認識「作家劉克襄」,結果,她們並不認識,您的旅行經驗中,一般人對作家劉克襄都是這樣陌生嗎?或有其他的例子?

 

A偶爾還是會遇到認識我的人,譬如各地地方文史工作室的朋友。遇到這類地方達人時,自己在知識的增長上,往往受益頗多。

 

但我更期待遇見不同的人,從一般人的尋常生活,了解地方的特色。我總是想辦法跟人交談。遇到老嫗老漢賣東西,我一定會駐足,買他們的物產,一則活絡地方產業,二來順便跟他們交朋友。

 

最困難的,反而是十七、八歲的女生,我這種剛好年過半百的男性,比較不好意思半路上貿然跟她們聊天。每次都是內子隨行時,比較敢接近,免得她們誤會我。我常透過她們的對話,了解這個時代孩子們的樂趣和想法,順便了解自己跟他們年紀相同的孩子。

 

 

Q6.您收集了哪些鐵路相關的物件?(譬如車票)我曾經承蒙您餽贈過一張「永保安康」硬紙火車票,您是否常將這些與鐵路相關的物件,當作禮物贈送給朋友?您希望接獲的朋友感受到什麼?

 

A只要是鐵道的物件我都會存藏,但不會刻意去蒐集。我保有最多的應該是硬紙票,大概有二、三百張票吧,幾乎全台都有。有很多是朋友或站務員送的,也有自己旅行時買的。但多為千囍年那時的比較多,晚近售硬紙票的車站比較少了。

 

我喜歡送朋友,因為想把自己的快樂跟大家分享。每次帶學生(包括老嫗老漢)搭火車旅行,我都會鼓勵買硬紙票,或者至少注意這種人工車票的意義。紙票不只是搭乘,它彷彿是一把鑰匙,打開通往鐵道世界的小窗,當我們對硬紙票這麼小的事物都感到有趣時,對鐵道事物人間風物,應該都會有很大的擁抱熱情了。

 

 

Q7.如果讀者也想像您一樣搭火車「徒步慢行」遊台灣,張君雅小妹妹的家鄉平溪,你會推薦為「第一站」嗎?(您書中追索張君雅小妹妹的回家路線,寫得實在太精采了)

 

A我去過平溪線近百回,沒有一回覺得厭倦,每次去總有新的發現。我希望每走訪一個車站,在書寫時都能提出新觀點和新角度。這回寫平溪時,我採取的是張君雅的角度。但假如再讓我寫一篇,我會有不同的視野。最近去了二三回,感觸就很不一樣。現在的平溪,跟去年就有很大差別。瞬間,好像是張君雅長大了的平溪。

 

 

Q8.長年旅行,您感到疲憊嗎?

 

A那要看是哪方面的旅行,定期性地爬山,久了會很累。出國亦然。但搭火車,我不會。每次上去,都充滿亢奮,因為明確知道遠方和終點在哪裡,我可以在上門那一刻,興奮而專注地看著車廂內和車廂外,正在發生的片斷之事。火車旅行讓我找到很多生活價值,我樂於跟人分享這種快樂。相較於十年前帶學生旅行,我現在搭火車的心境更加年輕了。

 

 

  書摘請見  11元的鐡道旅行

 

編按:歡迎讀者提問,劉克襄先生將親自回覆。但為免影響作家專心創作,2009年517(周日)12時以後,恕不服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