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梁文道

 

【人物專訪】

  香港名嘴 梁文道 說書快、狠、準

 

時間:2009年6月7日

執筆:林欣誼(本報記者,台北-香港電話專訪)

  從專欄寫作橫跨電視媒體,在兩岸文化圈聲名大噪的香港文化人梁文道,將於6月11日至15日來訪台灣。此行,他與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助理主任馬家輝以「香港書展大使」的身份巡迴北京、上海、廣州、台北四地,為7月登場的香港書展20周年活動暖身。

  今年39歲的梁文道,目前手上主持3個電視節目,每周至少寫作6篇專欄文章,同時還穿插了教書、演講等活動。但在忙碌工作的背後,他最專業的身份是「讀書人」。「我一天至少閱讀6個小時,卻睡不到5個小時。」他笑說,難怪他與同樣以「少量睡眠」著稱的詹宏志一見如故。

  梁文道17歲就在香港《信報》寫文章,據一則傳奇似的報導說,當時他投稿到《信報》反駁某位評論家的劇評,兩周後見報,後來他又連續被登了3篇稿件,編輯打到家裡找他,他母親說:「他上學去了。」「教書去了?」「不,他唸書。」「哦,念大學?」「念中學。」

  文化評論寫出口碑後,梁文道一腳跨入電視圈,10年前以來賓身份加入竇文濤在鳳凰衛視主持的「鏘鏘三人行」節目,縱論文化大小事,靈活又條理的口才讓他在大陸知名度大開。2007年元旦,他在鳳凰衛視開播「開卷八分鐘」節目,一集介紹一本書。雖然收視率沒特別高,但節目影片在網路上大為流傳,尤其吸引了大批大陸文藝青年觀賞。

  能言善道的梁文道走上銀光幕前,簡直如魚得水。他直率地說:「寫稿和主持對我來說差別不大,但電視帶來的副作用就是把我變成一個名人。這是一種幻覺,所以大眾開始關注我的一切,比起來文章還是抽離一些。」

  在每集8分鐘的節目中,他一人如脫口秀般獨撐全場,說書題材從文學到艱澀的學術書都有,更涵蓋兩岸三地、甚至馬來西亞的華文出版。他認為自己的角色就像橋樑,「我讓大陸讀者知道有另一種華文書寫的可能,也透過介紹港、台作家,去介入大陸的公共論述。」

  他舉例曾介紹吳祥輝的《芬蘭驚豔》、《驚喜挪威》等書,用意就是在大陸「大國崛起」的自信心底下,提供另一種北歐小國的思維模式;也曾用一個禮拜時間,介紹駱以軍的《西夏旅館》,「我非得一大段一大段地讀給觀眾聽,因為這種綿密、濃稠的小說語言,是大陸作家沒有的。」

  為何出身香港的梁文道,能夠如此精準地掌握大陸群眾的關心和閱讀需求?事實上,梁文道出生4個月後就來到台灣,對台灣不陌生,高中前回到香港,又剛好趕上80年代的大陸文化熱,「我從書籍、網站、媒體大量閱讀吸收,一步步了解大陸的變化,這是多年的累積。」如今大陸媒體端出「梁文道」這號人物,已經不把他當成來自香港的聲音,而是一個有地位、有份量的發言。

  因此,相對於很多香港作家在大陸崛起後感受到的「邊緣化」焦慮,他反而從中看見了機會,「雖然大陸仍然中原中心,我們就像是化外之地,但比起以前大陸人只認識瓊瑤、港片及四大天王,這一代的大陸年輕人對港台的嚴肅文化更關心,他們集體網購朱天文的《巫言》與全集,數量可達1000套!」

  他認為香港文化人如今變得腹地廣大,例如林奕華、歐陽應霽等一幫香港人,或台灣的陳映真,近年都在大陸火紅,動輒有數百場的演出、數萬本的銷量,非台港本地可以比擬。

  如今,梁文道成了空中飛人,每個月有10多天不在香港。許多人稱他為兩岸文化「觀察家」,但他糾正說,他與別人最關鍵的不同,在於他不是旁觀,而是有著「移情」心理。「不論看大陸或台灣問題,我都把自己當成其中一分子,所以和張大春、舒國治等好朋友在一起,從來不覺得他們是台灣人、我是香港人!」

  作為一個悠遊兩岸三地的文化人,他非常自謙,但特別強調三地應該培養「華文文化圈」的共同感,把目標定在全華文地區,就像英、美兩國作家所擁有的共同感一樣,有了這樣的自我定位,加上無比的熱情,讓他看事情的角度自然有了不同。(原刊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