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麻辣心理醫生朱曉卿 最懂「壞小孩」

【人物專訪】    麻辣心理醫生朱曉卿 最懂「壞小孩」

 

執筆:邱祖胤(記者)
時間:2009年11月8日(中國時報/旺來報)

  她,是知名學者朱炎的女兒;她,是父母眼中「不聽話」的小孩;她,現在是許多被貼上不良標籤的孩子們的心理導師。她的成長路是怎麼走過來的呢?

朱曉卿.jpg  「叛逆救了我一命。」一個眾人眼中的不良少女,竟然成為心理學博士,以前別人輔導她,現在換她輔導別人。心理醫師朱曉卿以過來人的身分,關注邊緣青少年,並拉他們一把,在他們身上,她也看到過去的自己是如何跌跌撞撞地走過青春歲月。

  剛出版散文集《其實我們沒那麼壞!!》(九歌)的朱曉卿,在書中細述了自己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她是一般人眼中的「壞小孩」,從小挨打挨罵,成績總是吊車尾,蹺課、打架更是家常便飯。

  「因為我的表現不好,在學校裡被貶得很低,又沒有人可以訴苦,因此必須用一些方法來Coping(頂住)。外人看我的行為是叛逆,但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活下去。叛逆其實救了我一命。」

  遺傳自父母的叛逆
  說到叛逆,朱曉卿半撒嬌、半認真地把「罪過」推給爸媽,她說:「他們自己更叛逆,這是遺傳。」

  朱曉卿的父親朱炎,13歲時一個人從山東渡海來台,後來成為學術界素富聲名的學者,曾任台大文學院院長、中研院研究員。「他在老家就是因為脾氣硬,一天到晚跟人打架,打到牙齒都掉光了,奶奶怕他被人打死,才把他送到台灣來。」

  如此叛逆的父親,對女兒卻採取嚴格的管教,朱曉卿把它解讀成「兒童時期缺乏安全的依戀關係」,「所以愛你的時候愛得要死,氣你的時候又要把你打個半死。」

  朱曉卿眼中,從不打人的母親,其實也是叛逆過人。朱媽媽生於富裕人家,但父親遭人誆騙敗光了家產,當時她雖然只是名國中生,卻一口氣兼了3份家教,不但付了自己和兩個弟妹的學費,還支應家裡的買菜錢。「不過,為了大學聯考的報名費,她卻偷了外婆的戒指去賣,這夠叛逆了吧!」

  在父親盛名之下的壓力
  朱曉卿表示,每個孩子的不良行為,都只是一個訊息,不去了解這些訊息背後的意義,就無法幫助他們。

  談到自己的壞,朱曉卿坦承有一部分來自父親的盛名。「那時他寫了一篇文章提到我,對我的傷害很大,我還接到他的讀者寫來的信,直接罵我為什麼這麼壞,給我很大的震撼。」包括父親學生對她表面上的客客氣氣,敏感的朱曉卿也看得出他們只是尊敬她父親。

  為了逃避這些壓力,朱曉卿小學2年級就開始蹺課,因為家住台大教職員宿舍,她常在台大校園裡閒晃;又因為身材嬌小,經常躺在杜鵑花叢裡,看著天空的雲,讓想像力奔馳。再大一點,她甚至跑到酒吧鬼混,把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跟那裡的大哥哥大姊姊們分享。

  被打得最凶的一次,是因為朱曉卿想穿一件非常喜歡的外套上學,但衣服才剛洗好,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從洗衣機裡撈出來,擰乾、穿上。「父親打我的理由是因為我好慕虛榮,但其實我知道他心疼我,怕我穿濕衣服著涼。」

  儘管叛逆,朱曉卿卻未誤入歧途,「那是因為我可以感受到爸媽對我滿滿的愛。」朱炎雖然打朱曉卿打得凶,但他常會在事後跟女兒道歉,解釋他出手的原因。「我也常會告訴他,說他打我多麼沒道理。」

  朱曉卿覺得父母是隨時在調整自己的人,即使在管教方式上有過當之處,但還是採取開放溝通。「我對權威沒感覺,可能也是來自他們,只要你有理,就應該受到尊重。」而他們也從未以成績不佳的理由處罰過她。

  大逆不道封住奶奶的嘴
  朱曉卿所做過最大逆不道的事,就是把奶奶的嘴巴用膠帶封起來。
  朱曉卿的奶奶一直到84歲高齡,才一個人從大陸千里迢迢來到台灣,只為見失散40多年的兒子一面。不過老奶奶的脾氣跟朱曉卿很像,囉嗦、黏人又嘮叨,說話又犀利,「我真是得到她老人家的真傳了。」

  當時還在念高中的朱曉卿經常跟老奶奶鬥嘴,還用書丟老人家,有一次實在忍不住她刺耳的話,索性用膠帶封住她的嘴巴。

  不過當時朱曉卿自己也嚇壞了,楞在原地,等哥哥回家才把膠帶撕下,而爸爸回家知道後,沒有責備她,只是難過失望地頻頻搖頭。

  直到奶奶過世前一天,她找朱曉卿聊天,說她耍起性子來什麼傻話都說,得理不饒人,個性跟她最像。奶奶過世,不久朱曉卿赴美求學,孤單的時候她常想起老奶奶一個人隻身到不熟悉的台灣的心情,心裏不免難過,罵自己簡直是人渣。後來她把這段過去寫下來,才讓自己釋懷。

  寫作是自我治療
  朱曉卿很喜愛寫作,從小身邊就會帶個小本子,隨時把幻想記錄下來,國小一年級時寫了一篇〈爸爸與我〉,寫盡她對爸爸的崇拜,被登在校刊上,對她鼓勵不小。

  還有一次,老師出了一個作文題目〈秋夜〉,當時唸小學5年級的 朱曉卿,明知老師要求的寫作方向,是要大家描述秋夜的靜和美,但她不想違背自己的感覺,於是寫了一個關於逃犯在秋夜裡被同伴陷害關進監牢的故事。原本擔心老師會氣她「不聽話」,沒想到隔天老師竟然在課堂上朗讀她的文章,給朱曉卿莫大的鼓勵。

  對朱曉卿而言,寫作是她痛苦求學生涯中唯一的慰藉,讀博士班時,她更藉著書寫來抒發內心的壓力。後來這些文章陸續刊登在報章雜誌,引起很多回響。而爸爸媽媽也很喜歡這些文章,父親朱炎更是讀了一遍又一遍,時而開懷大笑,時而感動哭泣,覺得這個女兒好狠,把癒合的傷口一次次地揭開,讓他心疼不已。

  伸手拉孩子一把
  朱曉卿在美國取得學位後,曾回台在陽明大學、中山醫學大學任職,並擔任921地震計畫的心理衛生協會執行祕書,目前則在美國紐約擔任兒童青少年門診部心理醫生,輔導和自己一樣曾經在成長路上失去方向的孩子,尤其是華人社區的小孩。

  朱曉卿會跟這些孩子的父母說:「你們每個禮拜只帶小孩來見我4 5分鐘,是沒有用的,重點是你們自己能不能改變。」

  她說孩子的行為多半來自大人的影響,她的絕招是請大人每次生氣前,都先回到自己的房間,不要馬上爆發。「這方法非常靈,他們發現自己的小孩真的變了,因為他們看到爸媽控制情緒的方法,也開始知道怎麼撫平自己的情緒。」

  華人社區的小孩在學校經常受到老師不耐煩的對待,朱曉卿則成為三者之間的潤滑劑。她告訴老師,這些孩子的父母不是不關心小孩,而是因為要工作謀生,沒有時間和孩子親密相處,老師們在朱曉卿的溝通下,如今已較能包容來自華人社區的問題小孩了。

  想當媽媽做好準備

  朱曉卿有一位相戀5年的男友,目前已論及婚嫁,但她擔心自己還沒準備好,一旦結婚生子,自己的情緒恐會影響到小孩,所以,她每周接受兩次心理治療,希望能在最健康的狀態下完成終身大事。同時,她也毫無避諱地把自己接受心理治療的故事公開寫在文章中。

  朱曉卿表示,她的用意是對抗社會上歧視患者的勢力,因為她自己是心理醫生,也是接受心理治療的病人,她要跟這群的人站在一起。

 


***朱曉卿的「聽話」哲學:我聽你講,不代表我接受

  朱曉卿在《其實我們沒那麼壞!!》書中提到,她到美國念書時,簡直是如魚得水,因為不管她的計畫提得多爛,教授的回答都是:「I t’s very interesting !」而在台灣,師長的要求則都是要你聽話、照做。
  「對我而言,聽話等於不提問、不挑戰。我可以聽你講,但並不代表我接受,我必須自己咀嚼吸收過後,才願意去接受這件事。」
  朱曉卿也發現很多家長喜歡用親情攻勢,「如果你不聽我的話,那後果你自己負責,我們再也不管你了。」把切斷親子關係當作威脅,對孩子而言是很大的傷害。
  朱曉卿認為,大人應該仔細聆聽孩子的說話,並予以支持,培養孩子自我表達及思考的能力。(邱祖胤)

***朱曉卿的親子藥單:大人要先改變自己

  朱曉卿看多了氣急敗壞的家長帶著孩子來見她,劈頭就數落孩子有多壞。朱曉卿認為,家長才是孩子改變的關鍵,同理才能引發改變。但是,當她要求大人先改變自己時,通常大人們的反應都是「那太難了」,這時她會反問對方:「那可見要孩子改變又有多難。」
  對於親子之間的互動,朱曉卿提出簡單的兩點建議:
  1.大人要先控制自己的情緒:朱曉卿認為孩子會動手打人、口出惡言,多半來自學習,尤其是父母親的身教。她建議父母親在生氣之前,先走進自己的房間,撫平情緒,再來面對孩子的事。
  2.了解孩子行為背後的意義:朱曉卿曾遇過一個小女孩,總是不停地捶打媽媽,讓大人頭痛不已。後來她問小女孩是否想讓媽媽多了解她一些,多愛她一些,得到的答案果然是肯定的。
  朱曉卿認為,孩子的表達能力不成熟,很容易讓大人忽略或誤解,大人不能以表面的偏差行為來否定孩子,應設法了解他想表達什麼。(邱祖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