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我也要出櫃啦!

 

我也要出櫃啦!

 貓耳朵最近老是遇到爛桃花,傷很大!前幾天終於按捺不住,跑去找神得很恐怖的貓蔗姑算命。蔗姑一看我的命盤便問:「你真的愛男生嗎?」蛤?害我喵不出來,當場變聲!「你確定自己是女生嗎?」蔗姑連兩問,讓貓耳朵不禁崩潰,覺得自己白活了一場,想哭擠不出眼淚,喵嗚~。

 回來後貓耳朵左思右想,還是很錯亂,於是跑到書店偷偷翻查性別指南,一眼就發現了椿姬彩菜的《我是男校畢業的女生》(三采)。翻完彩菜將的真情告白和變性過程,貓耳朵當下決定,我也要出櫃啦!

 可是,究竟要出到哪邊去呢?貓耳朵一向覺得女生比男生有潛力,不信你去看看不可一世的《蘭妮‧萊芬斯坦回憶錄》(左岸)、勾心鬥角又若無其事的《橫山家之味》(馥林)、從泰國來的溫馨小書《愛的預習課》(野人)、賴比瑞亞的異族姐妹情《我的家在蜜糖灣》 (馬可孛羅)、清末的超女《德齡公主》(印刻),哪一本不是女兒當自強,姐姐妹妹站起來!還有《作為上師的妻子》(橡樹林),看英國妹木克坡嫁給仁波切後,如何在佛法西傳中發揮軟實力,連貓耳朵都想嗡嘛呢叭咪吽了呢!最讓人心折的還是《附魔者》(印刻),這麼檳榔味的台客性與愛,全世界也只有陳雪寫得出來。

 不過,韋勒貝克這傢伙卻專跟女生作對,書店裡擺著他的新書《情色度假村》(大塊),講白種男跑到泰國去做性的殺伐旅,把男生的性幻想性歧視寫得纖毛畢露,政治超不正確!可是,噓~小聲告訴你,有些地方貓耳朵很有共鳴耶~。韋勒貝克就是紅在不要臉的誠實,難怪可以開著我們送給他的跑車趴趴走。不過,男生也不是必賤無疑,像貓耳朵打聽到鯨向海快要出版的情詩集《大雄》(麥田),好溫柔好朦朧喔,唸了心頭會酥酥癢癢的呢…。

 親愛的貓迷,你說,貓耳朵究竟該出到哪邊去呢?

原載 2009/05/03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