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割書割到路盡頭……

 

割書割到路盡頭……

 過完年的職場常常來一陣大搬風,出版界也不例外,很多行銷葛格美眉都跳槽換東家,但貓耳朵跟各位報告,我在開卷的飯碗還端得好好的,因為貓知道大家每個禮拜都巴望著這個小方塊,要是貓耳朵下崗了,誰來說八卦給你們聽啊?

 不過,年後驢打滾天天打電話跟我爆料,貓耳朵家的電話熱線都快燒起來了,到底是什麼大新聞呢?原來是出版界的大咖一個接一個離職,而且,幾位大姐頭級的出版人,這次不找新東家,因為都要自立門戶當老闆啦。

 所謂合久必分,大將出走,想必是受夠了老闆……,喵嗚~不是啦,貓的意思是,人各有志,翅膀硬了總要自己出來闖一闖。大姐頭們出來開疆闢土,也會讓台灣出版版圖更熱鬧,貓耳朵迫不及待想知道她們新出版社要推什麼書,真是別人吃麵,貓在嘩燒啊。

 不止嘩燒,現在連別人寫書,貓的手也會扭到。為什麼呢?去問張子午!最近他出版一本橫越歐亞大陸的旅行觀察誌《直到路的盡頭》 (木馬),書中有文有圖有明信片,而且每一頁都是連在一起的。裡面到底寫了什麼?不要急,自己回家一頁頁把書割開就知道。有人說,這是要讓讀者在緩慢艱辛的割書過程中,體會作者緩慢的行旅節奏。喵的,想當年貓耳朵還是知青的時候,也曾經滿心崇敬地一頁頁割開夏宇手工詩集,但貓的老手已不復當年健勇,真擔心要是書市從此吹起一陣割書風,愛書成癡的貓可能會割到手脫臼。到時,就真的要去買電子書閱讀器了,喵!

原載 2010/03/21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