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父後七日》又寫又導,阿梓超屌!

 

 前幾天端午節,貓耳朵吃到了鄉下貓奶奶寄來的肉粽,心滿意足,忍不住流下了思鄉的淚水。注意,這是貓的眼淚而不是鱷魚的,所以接下來我沒有要耍什麼毒舌,是要推薦一部有濃濃鄉土味、喜感中見真情的電影《父後七日》啦。

 會寫作的人不少,但會寫作又會拍片,而且能夠把自己的散文拍成電影的人,貓屈指算了一下,台灣大概就只有劉梓潔了。想當年,〈父後七日〉勇奪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之後這篇文章迅速在網路上傳開,簡直引來淚水浩劫。看的人不是哭到鍵盤淹水,就是在辦公室躲到廁所擦眼淚,這位新銳作家也從此人氣暴增。

 文章中寫到她在父親過世後7天內,回到中部農村裡,面對各種哭笑不得的傳統葬儀,最後思念父親的情緒終於潰堤。後來,梓潔姊姊找來朋友合導,把〈父後七日〉改編成劇情長片,場景就在她的家鄉。為了重現葬禮畫面,她的親戚家族全下海幫忙,開葬儀社的堂舅自然是葬禮場面的頭號顧問,媽媽和阿姨則忙著幫忙摺紙蓮花,連外公也在戲裡軋一腳……。看到這些俚俗的喪葬情節,貓耳朵真是又想哭又想笑,一條手帕在手裡扯了半天,心情很複雜咧,喵~。

 最近,《父後七日》入圍了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還受邀到香港、韓國、加拿大各影展,接著將在台北電影節和全台上映,劉梓潔的首部散文集《父後七日》(寶瓶)也即將在8月出版。喵嗚,真是影視、文壇的雙棲才女啊!

 其實,不必貓耳朵說,大家都知道,劉梓潔曾經是開卷同學,當年她為了實現拍電影的大夢,揮別開卷,貓耳朵聽說開卷姊妹花一面捨不得,一面還搶著演路人甲、路人乙呢。看她如今闖蕩文壇星河,貓耳朵與有榮焉。乾脆,今晚就拎幾條鮮魚,去找她喝酒慶祝吧,呼搭啦!

(原載 2010/06/20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