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草食男,走夜路,遇到貓……

 

 還記得一年多前,貓耳朵曾經對一隻愛讀書的Honey貓心動過,只不過短暫的戀情,在看了一場電影後就宣告破局(參見2009/3/22貓耳朵周記)。前幾天,貓耳朵在艋舺吃魷魚羹的時候,竟跟他不期而遇。當然啦,以貓耳朵穩健的熟女風範,馬上大方跟他打招呼,只見他嘴裡叼了一袋書,書癡性格沒變啊。

 既然當不成情人,貓耳朵幫Honey貓正名為「布克貓」(取Book諧音)好了。那天我們聊起最近的新書動態,沒想到話匣子一開停不下來,一直聊到夜色漸深,魷魚羹都收攤了。貓心想布克貓要是在夜色中重燃愛意,硬要送我回家怎辦?一回神,只見布克貓扶了扶他的金邊眼鏡,吞了一口口水,開口說:「我覺得一隻貓走夜路有點危險,請問…,你可以送我回家嗎?」

 貓耳朵眼前一陣黑,過了好久才把張大的嘴巴闔起來。這時,我眼角瞄到他書袋裡的新書《草食男的純愛手記》(商周),才恍然大悟:原來他不是不愛我,也不是愛我,更不是gay,只是,他是一隻草食貓啊!

 「草食男」一詞來自最愛創造名詞的日本,最早出現在日本作家深澤真紀筆下,用來形容那些對女性沒有攻擊力、對戀愛關係不主動、個性溫和細心的男生。簡單說,他們更適合當女生的手帕交啦。難怪最近貓耳朵逛書店,隨便一本掉下來砸到腳的書就在講「草食男」,香港《亞洲周刊》資深記者江迅的散文集《干物女與草食男》(印刻),還硬要把兩個前後潮流的名詞混搭在一起。

 而那個深夜的最後,貓耳朵當然再度展現熟女派頭,俠氣地把布克貓安全送到家,連他老媽都迎出門來跟我道謝。但轉身離開他家後,貓才想起忘了把《一個人的老後【男人版】》(時報)這本新書送給他,希望他好好參考書中的「男性老後獨身之道」,祝他中年後的獨身生活,一路順風囉,喵~。

(原載 2010/06/27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