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觀賞《Howl》,請把鼻子抬高!

 

 10月是百貨周年慶開打的日子,也是台灣文青開始瘋影展的季節。從10月至今,女性影展、金馬影展、國際紀錄片雙年展、高雄電影節一個接一個登場。雖然青春期已經遠離貓耳朵很久很久了,但貓今年還是撐起了一把老骨頭去趕影展,為了搶買金馬影展開賣即秒殺的《Howl》,還差點氣喘發作!

 《Howl》講的是「垮掉一代」教父艾倫.金斯堡傳奇生平,也是為了紀念他詩作《Howl》50周念紀念而拍。貓看著片中由帥哥演員詮釋的年輕金斯堡告白著他的理念,還有當年法院審判出版這本詩集的出版社的場面,除了緬懷文學前輩狂放的理想,也很慶幸自己生在一個自由的年代……。

 但這時,多愁善感的貓又想起對岸的劉曉波、余杰等一干異議作家,不是還在蹲大牢就是被軟禁在家,不知有沒有哪個不怕死的中國導演,也來拍一部中國版的《吼》紀錄片,重現作家審判場景,還可以邀請青春小子韓寒來寫劇本,保證全球火熱。不過,怕只怕到時候秒「殺」的不只是電影票,還有……導演的人身自由哪!

 阿咪陀佛,讓貓緩和一下心情,再來看部片名怪異的《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吧。片名取得妙,五本大象指的是厚如大象的磚塊書:《罪與罰》、《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等杜斯妥也夫斯基的5部著作,電影描述的則是德文女翻譯家斯薇特蘭娜翻譯這5本書的歷程。

 片中著墨她苦難的生平,包括她父親受政治迫害的遭遇、二戰後她從烏克蘭逃亡到德國的歷程,也描繪她如何進行翻譯這件事。斯薇特蘭娜說,翻譯時只要注意一件事:把鼻子抬高(意思是把原文吸進體內後再咀嚼吐出來),而不是逐字逐句翻譯。

 貓正努力體會此中真意時,瞥頭看見翻譯契訶夫的丘光也來了,且對著銀幕頻頻點頭稱是,想必他回家後應該認真伏在書桌前,慢慢在「吸」契訶夫吧!

 

(原載 2010/11/14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