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春天宜旅遊,貓上癮啦!

 

 春天到了,貓想起某一年春暖花開時,貓耳朵跟好友豬尾巴去澎湖吹海風,想不到今年豬尾巴身邊多了一隻粉紅豬,找到他真正的春天了。貓出遊沒伴,那就…讀讀旅行書過乾癮吧。

 這年頭,所有的台北單身女子不是家裡養隻貓,就是休假時來一趟背包客旅行,所以領養流浪貓是王道,各種旅行書盛行也不奇怪了。不過,貓在書店裡可從來不翻那種一看就是觀光客才買的簡易旅遊書。因為文青「不是遊客,而是旅人」(部落客「個人意見」語)嘛,身為文青貓,一定要扶一下黑框眼鏡(貓偶爾也會戴眼鏡裝氣質),然後若無其事地從書櫃上拿起保羅.索魯的《旅行上癮者》或《暗星薩伐旅》(皆馬可孛羅)。

 喵嗚~坦白說,索魯爺爺的書厚得跟磚塊一樣,貓拿久了五十肩差點發作。而且這種大咖程度太高,不適合腿短油多的肥貓,所以這天,貓高高興興從書店裡叼走的,是黃麗如的《極南》(時周)啦。

 黃麗如藝高人膽大,出門旅行很少計畫,連到冰天雪地的南極都是臨時成行。書裡圖文並茂,人文和自然兼具,自曝被企鵝群的臭味襲擊、被海豹狂追的糗事,也描寫阿根廷酒館的南美風情,讓貓的心蠢蠢欲動,都忍不住想從門縫溜出去玩啦。

 嫌南極不過癮的話,還可以跟著吉莉安.羅賓森的《我的小探險》(早安財經)神遊世界,追隨海明威、勞倫斯等名作家的腳步行旅。喵嗚~不管啦,貓決定放下稿子,去享受一隻貓的旅行了。這個周末別找我,因為,貓不在家!

 

(原載 2011/4/16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