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再嗆,再辣,回憶還是甜的?

 

 不曉得是不是年紀大了,最近貓特別懷舊,新書沒看幾眼,就被舊書的氣味喵喵吸過去。比如最近張娟芬的《姊妹戲牆》、《愛的自由式》(皆為時報)重新出版,貓又重溫了一下當年的女同志運動和論述。但貓讀到胡淑雯在新序裡提起,13年前她與幾位好友「淡出著離開了運動的圈子,我們受到嚴重的運動傷害……強忍委屈與憤怒,與戰友絕交的心情。」不禁好奇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不過,這就是老貓的好處,讀舊書、憶舊情,過去的傷都漸漸結疤了,就像胡淑雯現在泛著淚想起過去,還是感激當年那些同志給過她最美的時光。10多年後的現在,這兩本書成了台灣女同運動史的美好紀錄,接下來仍靠同志們繼續努力啦,喵~。

 有人面對偶像,過去的美好不但漸漸褪色,現在的瘡疤看了更刺眼,中國新生代知識分子許知遠,就是這樣看待文壇老大哥余華的。在新書《祖國的陌生人》(八旗)最後一章,許知遠不改犀利,從對余華《兄弟》的失望,談到他新書《十個詞彙裡的中國》(麥田)暴露的弱點:「我在他的文字裡,看不到他的內心,他精明的組合文字與感受,他太精明了,他的產物精美卻沒有靈魂……因為他缺乏那股真正的道德激情,正是這激情,而不是敏銳與機巧,才是一個驅動一個偉大作家的真正源泉。」

 貓不禁想起今年2月,這兩人同時來到台北書展,也分別有好幾場座談,主辦單位怎麼沒早嗅出火藥味,安排他們來場互嗆對談呢?就像更早一年的台北書展,兩位中國旅外作家哈金與郭小櫓同桌對談,沒想到郭小櫓頻頻踢館,現場針鋒相對,精彩極了!

 喵嗚~瞧人家中國作家多夠嗆,貓也期待台灣文壇加點辣,對大師幻滅的人大可以勇敢批判。但重點是,要好好準備講出道理,不是舉個標語亂罵人就算數喔,啾咪。

 

(原載 2011/6/11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