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為什麼把拔馬麻不是保母包萍?

 

 呼呼呼,颳東風了。她一手抓著傘柄,一手拎著提袋,像傘兵一樣降落在大門前……。這個從空中飄落下來的人,就是保母包萍。這天,貓耳朵讀故事書給貓小怪聽,小貓仔難得靜下來,聽得好入迷。但他聽起來新鮮的《保母包萍》(國語日報),對貓耳朵來說可是懷舊的老故事,舊到我一邊讀,一邊彷彿聽到童年老家夏天電扇轟轟吹的聲音,偶爾窗外還飄來一聲聲:「芋仔冰~芋仔冰~欲吃芋仔冰趕緊來買喔~。」

 喵嗚,還不是因為《保母包萍》系列年初重出江湖,讓我們這些老熟貓得以重溫兒時記憶,心裡都暖起來了。呼呼呼,貓也好想跟著保母像氣球一樣飄向空中,跟這世界煩人的大人們說再見呀。

 貓話聲剛落,坐在沙發上的貓大姊突然尖聲大叫:「啊,教錯了教錯了!」把我和沉浸故事中的貓小怪給嚇回現實。貓斜眼一瞟,只見貓大姊手上抓著熱門教養書《教出好兒子》、《教出好女兒》(皆為野人),邊看邊哭說原來教養還分性別,之前她把貓小怪照書養,很可能性別混淆大錯亂,恐怕造成不良影響,說著說著把妝都哭花了。

 貓就說嘛,大人們總是每天煩個不停,當了爸媽更是緊張兮兮,難怪教養書多到爆炸,而且書出得越多,爸媽壓力越大。喵的,你們都沒聽到貓小怪的心聲嗎──「把拔馬麻,要是你們像保母包萍一樣就好了~~。」

 

(原載 2011/6/25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