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作家撒野‧文學迴鄉2:陳淑華談小食記,大故事

2013title

【第二場】

陳淑華:小食記‧大故事

精采內容摘要

編按:

肉圓、雞捲、蛤仔麵,餐桌上一道道小吃,都填了時間的餡,裹上故事的粉,在文字的鍋裡炸成最難忘的記憶。近年來持續關注台灣庶民小吃文化的作家陳淑華,花了3年時間,徒步走訪故鄉彰化的一家家小吃店,翻閱文獻資料,追索幼時記憶中美味小吃的歷史。演講中她從母親餐桌上的家常菜講起,一路回溯到彰化街頭巷弄間的各味小吃。現場讀者望著投影片上的美食照片,交換起日常的吃食經驗,分享對地方文化的感受,互動熱烈溫馨。

主辦:台灣文學館中國時報開卷周報
協辦:彰化市立圖書館

⊙文字整理/佐渡守,攝影/陳淑華、周月英


▲演講前陳淑華認真準備。


▲彰化市長邱建富到場致詞。

 各位朋友好,今天站在這裡有一點惶恐,因為我離開彰化已經二十幾年了,在座有很多長輩,比我都還了解彰化,所以雖然這個活動叫做「作家撒野」,可是我在這裡不敢撒野,應該說是來向大家報告。我很冒昧地寫了一些跟彰化有關的食物,等一下就跟大家做報告,再請大家指正。

寫彰化小吃這個題目,我前後大概花了3年時間。因為彰化還有一些親戚在,3年來我常利用一些時間回來,慢慢地吃。我原先也沒有預訂要吃這麼久,竟然吃了3年,可是3年可能還是沒辦法把所有彰化的滋味都吃遍。這樣一趟過程下來,讓我非常訝異,竟然可以透過小吃這樣的途徑,從中慢慢吃出屬於彰化的味道。

 我在彰化住了二十幾年,直到上大學才離開這個地方。我發現,住了二十幾年的彰化,竟然還有很多我不認識的地方、人物,完全就是透過這3年慢慢地吃,才重新發現原來彰化有那麼多文學作品、作家與小吃的關聯。小吃的精神,到底可以傳達什麼?我們竟可以透過它,重新認識一個地方。

在1920年代日據時代的資料裡,我發現彰化的作家,身上都有一種反骨、反抗的精神。比如說賴和,問我媽媽的話,她會說:「這阿和仔仙就是抗日的啊。」而這樣的精神,會在我邊讀邊吃之間,慢慢感覺那種味道跟小吃是疊合在一起的。

如果跟別的地方比,彰化小吃可能不像這幾年台南那麼有名、有那麼多各式各樣的品項。彰化小吃給人的感覺,從豬肉或是地瓜發展出來的很多,但好像沒有很多選擇,都給人很「飽食」的感覺。不過,在飽食當中,每一樣又可以很細膩地去各自發展,有一種很堅持的精神在裡面。這是我3年來慢慢吃出來的心得,或許各位在座的鄉親長輩們,比我體會更深。

 很多人問我,我人在台北,為什麼要寫彰化小吃?除了我是彰化人以外,到底是何因緣促成我回來寫小吃?雖然以前我的工作,也是從事雜誌報導寫作,可是跟飲食一點關係都沒有。所有一切,都要從我的前一本書《島嶼的餐桌》──我家餐桌的故事談起。

2007年,我的人生到了一個階段,沒去上班,就在家裡寫稿。我還跟媽媽住在一起,每天都吃媽媽做的菜,竟然覺得很高興,覺得怎麼每種滋味越吃越有味。當時就想,媽媽雖然是彰化下埔人,只有國小畢業,從小就是農村婦女,可是每天做的菜都會讓我揣想,那裡面是不是有什麼故事?比如加魚乾的「蕹菜湯」,是平常吃的、以前也不會去注意的食物。在某個夏天,這道菜涼了,放在桌上,我拿起來喝,發現冷掉的蕹菜湯竟然這麼好喝、這麼清甜。喔!所以這道菜應該是夏天喝的涼湯。基於好奇的心理,當時我就想用一種隨意的心情──也不刻意叫我媽媽煮什麼──開始去記錄餐桌上的食物,寫完之後放在部落格。那些平常我媽三餐所煮的菜,放在部落格後,竟然有不少人與我回應,而我只是按照我媽今天去買了什麼菜、我吃了是什麼滋味來寫罷了。

常常在餐桌上,我會不知不覺吃到小時候彰化街頭的味道。像我媽媽會做肉皮湯煮白菜,也會煮肉羹、煮排骨飯──是像彰化黑肉麵那種炸過再滷的排骨飯。我在寫《島嶼的餐桌》的過程裡,常常會有彰化的滋味不斷跑出來,讓我有一種衝動,想找一天乾脆就回去以彰化為主題,好好重新認識彰化的味道,那種小時候的味道。基本上,我是根據我的兒時記憶,去追尋街道上有哪些食物。其實彰化後來還有很多新的發展,但那已經超出我的記憶之外了,所以我就從我兒時小吃的滋味開始做起。


▲陳淑華家餐桌上的美食。

***

 我媽媽是很傳統的婦女,一定會按照節日在過日子,按照節慶來煮食。搬到台北後,我家清明節還是會包潤餅,可是在台北吃的,怎麼好像都少一味,那就是「滸苔」。記得小時候,滸苔買回來像一團頭髮,裡面有很多沙,要剔開清理,我媽媽會用火去酥它。每回在台北過節,覺得我們家清明節的潤餅料還是跟古早一樣澎湃,但怎麼吃就是少那一味。不過人真的很奇怪,吃久了就習慣了,一段時間後就忘記了,直到我開始寫我家的餐桌,記憶才又開始長回來。我回到彰化後,在市場找到海菜鬆,就把它當成小時候的滸苔。

 清乾隆的《小琉球漫誌》記載:「每食薄餅,用滸苔下之。」現在彰化市場的海菜鬆是小時候的滸苔嗎?(台下聽眾也都不清楚)

其實以前在彰化,我從來沒有到外面吃過東西,潤餅都是清明節吃的,是媽媽準備的。這次為了寫小吃,才開始吃彰化街頭上的潤餅。吃的時候嚇一跳,有一種料我從小沒吃過,是像蛋酥的東西,在我們家是用蛋皮。日據時代的文獻裡有記載台灣人潤餅用的蛋皮怎麼製作:把蛋煎成薄皮再切絲,就叫「蛋燥」(台語)。對此我很訝異,便問潤餅攤老闆,你們古早時用的是什麼料,他們也不大清楚。大家印象中家裡用的應該是蛋皮絲,不是炸過的蛋酥,我從來都沒注意到,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還有,我們小時候也絕對不會有烏魚子、香菇這些料,古時候吃的一定放一堆青菜,頂多加三層肉添一點葷味,其他就是蛋皮、豆乾。聽說台南都會加烏魚子,經過大家交流以後,可能是經濟條件改善了,潤餅料也隨之一直改變。

我第一次在台北去別人家吃潤餅,發現台北不是清明吃潤餅,而是冬至或尾牙吃潤餅。而且材料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竟然裡面有花枝海鮮等。我才知道,地方不同,食物也不同。回頭講彰化街頭的潤餅,也跟小時候家裡做的不同。所以食物裡常暗藏線索,告訴你地方的差異或歷史變化,裡面有些祕密在其中。你若單純吃它,只是吃進肚子裡;若仔細品味,食物也可以寫歷史。像我去記錄我媽做的菜,也許是祖母教的、也許是她去哪裡聽來的,再繼續傳下去。我媽媽不是拿筆,但她用「煮」的方式寫歷史。這是我寫我家的餐桌以及走回彰化才開始發現的,原來食物的田野這麼大,可以見到許多不一樣的世界。


▲陳淑華家的潤餅餡料。


▲彰化街頭潤餅菜料。


▲彰化街頭的潤餅捲。

 以前住彰化時,也不曾吃過外面的肉粽。到了台北,有機會在外面吃飯,發現台北粽口味也跟彰化不同。北部粽都是包油飯,米已經炒熟了,包好再去蒸;南部粽是生米包的再水煮。我把它寫在我的部落格,有人留言說,北部的粽葉包油飯,吃起來米很硬,但北部人反過來嫌南部粽太軟爛。要不是這回要寫彰化小吃,我以為彰化只有個「肉粽和仔」,後來翻閱文獻,看到作家楊守愚的日記裡寫道,他到觀音亭附近,想吃肉粽找不到,但台灣黑色青年聯盟的吳松谷(他是艋舺地區的人),來到彰化,說他已經去吃過了──可見當初彰化肉粽就已經很有名了,我當年住在彰化都不知道。

***


▲陳家五月節的水煮粽子。


▲彰化中正路一段585號的肉粽賓。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我現在找到的老照片,是翻拍自民國68年12月《臺灣文獻季刊》第三十卷第四期,林衡道先生撰寫的〈彰化市的傳統飲食〉,照片是跟著他一起走遍全台的攝影高而恭先生拍的。林衡道是一位研究古蹟的專家,全省走透透,原本研究古蹟的人,居然有3篇飲食記錄,分別是彰化、台南、跟北港。原來當年彰化的街頭飲食,在專家心目中是這麼重要。他在文章裡提到「中正路一段585號的肉粽賓是彰化名產」,在座聽過這個地方嗎?旁邊這張是555號,距離不遠,彰化賣肉粽的竟然有這麼多……。

(聽眾:肉粽賓應該是在火車站。)

賴和回憶童年的文章裡,也提到一個市仔尾的肉粽秋,年代更是久遠,是日據時代……。

(聽眾:中正路轉三民市場那個地方,現在還有開。)

這麼厲害!我都沒查到這部分,這以後可以寫彰化小食記的續集。當初看到林衡道的照片覺得好親切,原來彰化肉粽這麼有名氣,卻不知在哪裡,多謝大家告訴我。


▲彰化街頭粽子

 這是我去吃「肉粽和仔」的照片,從小我只認識這一家。楊守愚的書裡也記載了一家「肉粽河」,不過是河水的河,我不知是不是同一人。我查「肉粽和仔」的歷史,從日據時代他就開始賣了,在天后宮,後來一直遷移。我小時候他在孔廟外面賣,因為我們家住中山堂附近,所以只知道這一家。

***


▲手工的堅持──陳淑華媽媽做的雞捲

 再來談雞捲。剛才說到我家餐桌的菜很多都是彰化街頭小吃,我媽過年都會做雞捲,應該是彰化的老味道。我問我媽為什麼會做,她說是從小辦桌師傅在庄腳辦桌時,她站旁邊看來的。記得小時候她也不常做,是上台北之後,才比較頻繁,因為從小經濟不是太好,過年或吃辦桌才有這味。辦桌通常第二道或第三道會出雞捲,那時吃雞捲感覺好像滿稀罕的,要等到特別的日子才吃得到。後來到台北,可能一般人家境普遍好轉,所以我媽每年都做,即便不是過年過節,還是會做給我們吃,我對雞捲也特別喜歡。

台北的雞捲跟彰化也不一樣,台北是用豆皮捲,會放紅糟肉和洋蔥,拌地瓜粉;彰化的雞捲要放荸薺、魚漿、竹筍和剁碎的肉,用網西(豬網油)去捲。所以剛開始吃台北雞捲很不習慣,經常會叫我媽做或者回彰化吃。我覺得比較趣味的是,彰化麵攤飯攤都有雞捲,而且各家口味都不一樣,可能有自己的手路吧。後來發現,丸子也是這樣,彰化最特別的是每家都會自己做丸子。台北小吃攤的丸子湯,可能都是同一家工廠製造出來的,彰化這邊,例如像貓鼠麵,一定會用雞捲下去煮湯,加一顆香菇或油蔥丸子,再加一顆蝦丸,這是彰化小吃店必備的,不是隨便去工廠拿現成的。感覺彰化連小吃都這麼講究,雖然怎麼看都是豬肉、麵、不然就是肉圓,好像沒什麼變化,但其實我感覺每家口味都不太一樣,都有自家的配方。


▲網西捲雞捲。


▲台北腐皮雞捲。


▲彰化麵攤的手工雞捲和丸子。


▲雞捲煮湯,加香菇或油蔥丸子、蝦丸,彰化小吃店必備。

 還有,彰化每家攤子都有香腸,也跟其他地方不一樣。我爸爸是台南人,小時候偶爾會回台南,每次吃到黑橋牌香腸都覺得很甜。台北也是偏甜。查過資料才知道,彰化香腸在民國四十幾年得過全國飲食比賽冠軍,當時記者還特別強調南部有黑橋牌、北部有新東陽、中部就是在太平街這一家(被拿來比較)。原來彰化連香腸都有它的歷史與口碑。這種香腸鹹香,含一點肉桂或高粱,不是加糖的口味,大概小時候養成,我覺得這種才好吃,別地方的人可能會覺得太鹹。


▲香腸也每家有自己的口味。

***


▲家常湯麵(大麵羮)。

 在還沒開始寫《彰化小食記》之前,我寫過我媽常做的湯麵。這道菜應該很多家庭都會煮,下午或比較忙的時候煮的什錦大鍋麵,某方面來講,就像中部人的大麵羹,只是大麵羹麵條煮得比較爛比較稠。寫的時候我想,這麼簡單的麵羹,很多媽媽都會煮,應該沒什麼學問,結果竟然查到文獻資料有1949年從福建過來的文史工作者,研究台灣跟福建的俗語差異時,提到魯麵跟麵羹。在台南碰到嫁娶時他們都會煮魯麵,不過這位文史工作者說,魯麵在廈門很普遍。就像肉羹麵一樣,魯麵比較講究料先煮好,麵另外煮熟,再將料淋在麵上。一般台灣的婦女有一種麵羹,菜與麵同時下去煮,他說這是台灣人才會煮的,閩南沒有這種做法。

原來還有這樣的學問,於是我將它寫在部落格上,結果很多人來回應。有人說魯麵是外省的大滷麵,我繼續查證,大滷麵也是有學問的,大滷是「打滷」的意思,跟魯麵一樣,是勾芡淋在上面。南北都有類似的煮法,但每個人記憶裡的口味不同。

開始寫麵的時候,我常想我媽做的麵已經不是彰化的那種「大麵」,用的是一般已煮熟的油麵。記得小時候在彰化,我媽買的是生的大麵,回來要自己燙,除了做麵羹,再來就是炒麵用。尤其過年過節,都是用大麵去炒。清朝的文獻就提過大麵。大麵含鹼,其實油麵也是鹼麵的一種,但形狀跟大麵還是不太一樣。彰化很特別,還保留在市場賣生麵的生意,我去彰化南門市場發現還有店名叫「大麵條」。在別的地方,尤其是北部,很少聽到大麵,大家都用油麵,後來在彰化麵攤,發現用的也都是這種大麵。日據時代大麵也出現在商業記錄裡,台灣麵就是大麵,日本麵則是麵線和蕎麥麵。


▲大麵。

 貓鼠麵是我從小到大常聽到的麵,好像不是平常可以吃得起的,我甚至沒有記憶在彰化時有沒有吃過,感覺它很昂貴,父母不會隨便買給你吃。而且那個時代,平常家裡都吃飯,不會讓小孩子到外面去吃點心,除了身體不舒服、胃口不好,媽媽會問那吃不下飯要不要吃麵?好像麵是比較奢侈、用來安慰補償你的食物。我因此對貓鼠麵很感興趣,後來查一些資料,大概知道貓鼠麵特別的做法是怎麼來的。

1930年代的台南作家陳逢源,去過很多地方,包括大陸、日本。他寫過一篇〈擔仔麵與點心〉,懷念他吃過的東西。寫到最後,他說他也吃過廣東茶樓的點心,但還是兩種食物讓他最懷念,一個當然是擔仔麵,另一個竟然是一碗彰化的煮麵。我很訝異,日據時代竟然有個到處走透透的人,說彰化的煮麵跟他故鄉的擔仔麵齊名。他提到觀音亭的煮麵,我不知當時那裡是哪間麵攤讓他視為天下一品?彰化湯麵就有這樣的工夫,自古製法與人不同,湯頭用豬肉、花蛤、扁魚等去煉製;台南擔仔麵強調的則是湯頭使用蝦殼煉製,再淋肉燥,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手法。擔仔麵因為上頭會擺一隻蝦,看起來就很澎湃;彰化湯麵主要是蛤蠣味,加上大骨跟豬肉引到湯裡面,兩種都有湯頭,但彰化湯麵看起來就比較陽春。台北單純就是大骨湯,不像彰化有蛤味、台南有蝦味。雖然彰化不靠海,沒有蝦子的顯耀來提升,但還是有自己的海味在裡面,隨便一碗都有它的滋味,有它特別的地方。現在彰化的蛤仔麵也已經很有名了,這是後來不一樣的發展。


▲貓鼠麵。


▲台南担仔麵。


▲切仔麵、黑肉麵。


▲蛤仔麵。


▲日本拉麵。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擺日本拉麵?因為我很好奇地在查找麵的歷史時,發現彰化的大麵或台南的油麵都是從閩南傳來的,但是中國的鹼麵,傳到日本就變成日本拉麵。第一次傳到日本時叫「支那そば」,因為以前日本麵不加鹼,沒有這種口感,只有蕎麥麵,就是そば。同樣的鹼麵,一個來到台灣,一個去到日本。台灣就叫大麵,現在就在彰化,其他地方像台南,大部份都用油麵,口感跟彰化不一樣。鹼麵在日本現在就叫拉麵,如今大舉來台很流行。食物的旅程可以轉個地方就變了身分,這就是在寫歷史。吃這些東西時,好像自己也參與了歷史的旅程。

***


▲陳家的排骨飯。


▲黑肉麵排骨飯。

 以前我都不知道彰化有什麼爌肉飯,我最懷念的是彰化的排骨飯。因為搬到台北後,我們如果懷念的話,我媽就會做排骨飯給我們吃。台北的排骨都炸得乾乾,跟彰化炸後再滷的滋潤不一樣。我們家離黑肉麵比較近,我就很嚮往吃黑肉麵的排骨飯,甚至勝過它的黑肉麵,會覺得這碗排骨飯很珍貴,跟別處的口感都不一樣。

有人說彰化的排骨飯好像名聲已經被爌肉飯給壓過去了,可是我小時候印象只有排骨飯,不然就是豬腳。以前彰化路上的豬腳,我也沒吃過,只是從我家到火車站路上有家店叫豬腳大王,所以豬腳跟排骨留給我很強烈的印象,勝過日後才知道的爌肉飯。而且我查過資料,發現黑肉麵有排骨飯、貓鼠麵賣豬腳,後來看到一本書才發現,台中有名的阿水獅,老闆早期住彰化,他說他就是常吃貓鼠麵的豬腳,問了祕方學起來,後來才在台中開了阿水獅。原來許多食物的流傳還從彰化發源出去。那時我查資料,想看看有沒有人寫到豬腳,其實林衡道來彰化時拍到一張照片是五信豬腳,現在那家店還存在(因為他拍得很模糊,所以我沒有摘下來)。你會發現彰化賣豬腳的還不少,永樂街就有當歸豬腳、花生豬腳。是不是彰化人很愛吃豬腳呢?林衡道只拍到一家爌肉飯,反倒是豬腳拍到很多家,在那個時代可能豬腳比爌肉還更有魅力。


▲貓鼠麵豬腳、五信豬腳。


▲豬腳。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位於彰化永樂街、中正路和長安街。

 彰化爌肉飯對我來說,是開始重新認識彰化小吃以後才注意到的。過去吃媽媽煮的菜,沒機會吃外面的飯,頂多吃到肉圓啦、麵啦,從來不會去想「吃飽」的爌肉飯,所以不知道彰化爌肉飯這麼有名氣。作家舒國治在距離現在10年前,來到彰化,寫過文章。他寫道,「爌肉飯是彰化的『市吃』,走到哪吃到哪。」我覺得奇怪,我還在彰化時,都不曾有這種感覺,爌肉飯在彰化這麼有魅力?因為好奇開始去吃彰化的爌肉飯,才知道其中的學問。

剛開始,我不懂要求什麼肥的瘦的,更不知道什麼叫「圈仔」、「離緣」,為什麼彰化這麼不一樣呢?後來有家老闆跟我說,彰化爌肉飯就是腳庫啊,就是辦桌的蹄膀啊。原來是辦桌菜變化而來,看你要吃什麼部位就切那個部位,「圈仔」就是靠腿部、「離緣」就是靠腹部(可能各位比我還熟悉,我還在學習)。


▲彰化爌肉飯。


▲各式爌肉飯。


▲圈仔。


▲離緣肉。


▲腱仔肉。

 我去點爌肉飯的時候,竟然有人端這樣一碗瘦肉給我,原來這也算是爌肉飯的一種。普通在台北吃的爌肉飯,一般都是三層肉,一定有肥肉,怎麼可能任君挑選?彰化不但可以挑肥揀瘦,肥肉要Q點的或什麼都還隨便你選,連爌肉都可以發展出這樣細膩的文化。有個店家,他們的第一代就是1920日據時代很有名的杏花村料理店。杏花村老闆當過彰化料理總會的評議員,當時料理總會很有名的是醉蝦,那老闆好像也是評議員之一。另外日式料理的古月園,是日本人開的料理店。貓鼠麵對面的高賓閣,就是鐵路醫院後來變成婚紗店的那間,是1937年左右開的樣子,已經算比較晚期了,但氣勢規模很大,總結了前面那段料理的淵源。原來彰化酒樓也有非常豐富的歷史。也就是說,彰化這些小吃背後好像不是那麼簡單,包括一路流傳下來的、包括我家的餐桌,我又從我家餐桌追回來,它有它的歷史。

***

 當然最後要講到肉圓。小時候最有機會吃到的點心就是肉圓,尤其快過年的時候,上街買新衣,會讓你吃肉圓;拿到壓歲錢,哥哥隔天初一就跑去吃肉圓。肉圓是除了飯以外的點心,搬到台北後,每次回彰化,一定會買肉圓回去,是一種可以攜回台北吃的食物。到底肉圓是吃感情的?還是吃祕方的呢?你可能會固定吃同一家,覺得這家才是正港的口味,那是吃感情的。其實沒什麼正不正確,就看你從小吃哪家,那家就算最正統。像我小時候,只知道彰化肉圓,另外就是公園燒肉圓,其他都不知道。那時也不會去研究肉圓是怎麼做的,是產生好奇後才發現彰化肉圓跟別人不一樣。

別的地方包括員林,肉圓皮都含有米漿,彰化的好像沒有。加米的比較像粿,色偏白。我問過老闆,他強調他用的是番薯粉,可能有的會用樹薯粉。彰化肉圓有它獨到的一方,像別於溫油泡的那種表皮炸到酥脆的肉圓,原來口味這麼棒,外酥內柔,形成強烈對比,這是別處沒有的,算是彰化自有的特色。台南肉圓是用蒸的,看就知道米漿的成分較多,番薯粉只是讓它較有彈性。一般肉圓都是番薯粉較多,米漿較少,但彰化市內純粹就是番薯粉,不知彰化人對番薯粉是否有所堅持?


▲番薯粉肉圓。


▲炸的(左)、泡油的(右)肉圓。


▲台南肉圓。


▲涼圓。

 像這個涼圓,小時候我也覺得好奇怪,鹹的肉圓不都吃熱的嗎?涼圓不都是甜的嗎?怎麼會有這種涼圓是鹹的還加蒜汁?一直到我離開彰化,寫小吃之前,都還覺得好奇怪的口感喔,怎麼會有這種組合。後來我回來再吃,發現竟然這麼神奇,尤其是夏天吃,有一種很清涼的感覺,又不會覺得很衝突。可能是小時候吃肉圓的機會不多,自然不會考慮吃涼圓,這次回來才慢慢去感受,原來涼圓這麼精彩,然後很好奇,同樣的番薯粉,怎麼可以製造出這麼不一樣的口感?是不是要掌握什麼特別的溫度?或是什麼道理?彰化人對肉圓是否像爌肉一樣,同一種東西發展出很細膩的區別?怎樣抓住番薯粉這個食材,也有它很神奇的地方。


▲白色肉圓仔。


▲黃色肉圓仔。

 後來我吃到肉圓仔,這是用馬鈴薯做的。它的前身也是用生番薯跟番薯粉去做的,後來才換成馬鈴薯,變成白色的肉圓仔,口感也很特別。肉圓仔原來是黃色的,也就是地瓜的顏色。彰化以澱粉,尤其是番薯粉,創造出各種不同的變化。本來這些是很零散的,經過這3年慢慢地吃、慢慢琢磨,發現可以去抓住這些澱粉的特質,在這裡你可以找到最原始的,以及改造過的食物滋味。

碗粿也是。對我來講可能碗粿還比肉圓更親近,因為那時有推車到我家門前來賣,媽媽或阿嬤會買給我們吃。我從小習慣吃彰化這種碗粿。台北的餡料不是包在裡面,是灑在上面。後來我阿公回台南,帶碗粿回來,竟然是黑色的,我好訝異喔,為什麼會不一樣?除了醬油色,口感也不同,比較硬,可能中間跟粉的操作有關。小時候認定的碗粿,就是要長得白白的,裡面有一坨很完整的肉丸。我在嘉義吃到也是白的,可是肉餡是散開的,不像彰化的餡是一團肉。彰化有它很堅持的某種東西存在,即便它的餡也會有一些變化,比如說像肉圓一樣裡面有肉絲的、也有包滷蛋的,但一定是一團餡在裡頭。


▲彰化碗粿。


▲台南碗粿。


▲嘉義碗粿。


▲各種餡的碗粿。

***

 接下來要講到菜麵。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小時候雖然我也常吃,但等搬離開再回來,才發現彰化沒幾步路就有一家賣菜麵的。太可怕了,一條路這樣走下去,隨時都可以看得到。有時你會覺得大同小異啊,大概都那幾樣,乾的湯的、豆包豆羹,後來發覺,每一家的豆包就跟雞捲一樣,不會用同一家工廠做出來的,各家都有不同的料,有人包金針菇,有人包筍子香菇,都需要手工。雖然品項千篇一律,但他們就堅持有自己的風格。

我也吃到素的麵線羹,種類非常多。竟然也有素的燉露。在巷弄裡面,素食可以很高檔,也可以單單菜麵就可以維持。不管有無變化,都一定有豆包,豆包成為一個代表。其實我在台北還沒吃過裡面包餡的豆包,都是豆皮捲一捲而已。在彰化,雖然同一種食物開了好多家,都還會想辦法變造出自己想要的風格。


▲菜麵。


▲豆包湯。


▲麵線菜羹。


▲素食燉露。

 湯也是一樣。我最懷念的只有兩種湯,一個就是肉圓免費的清湯。我從來也不會想去點湯來喝,吃完肉圓後,去討一碗免費的湯,淋在肉圓吃剩的醬裡面,就好好喝,誰會花錢再去另外買湯啊?另一個是肉皮湯。在我離開彰化之前,賣碗粿的店已經有賣肉皮湯了。肉皮湯也很便宜,阿嬤的時候可能是五塊錢,湯料是很豐富的。很神奇喔,可能清清的湯只有白蘿蔔,加了幾片炸豬皮進去就很澎湃,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這個緣故,我去南門市場便問賣肉皮的老闆,他說,台北的做法是煮過曬乾再去炸,但他的是生皮曬乾後直接炸,吃起來口感是脆的,因為它沒有爛掉。老闆跟我說,他父親原來是做大麵的,後來為何開始賣炸豬皮呢?因為當時很多辦桌師傅跟他父親聊天,教他用以前辦桌發豬腳筋的方法去炸豬皮,就成了豬腳筋的代替品。他父親去推銷炸豬皮時,再教賣肉圓的人怎麼煮肉皮湯。其實只要放當季的食材,就很豐盛。我後來才知道,北港有個小吃叫「假魚皮」,以前我看到招牌,非常好奇,原來就是肉皮。肉皮是一種窮人的食材,因為很便宜,又可以馬上讓一道菜變得豐富。像我們家也常用這種炸豬皮,所以看到肉皮湯就覺得非常滿足。


▲免費的湯。


▲肉皮湯。

 這次我開始認真去了解彰化的湯,才知道彰化有這種燉露,應該從我小時候就有。它的做法很像辦桌的「封雞」,燉就是隔水加熱的意思,讓食材保留它的鮮味,而且每一道材料都要處理過,做成像蒸蛋那樣,要吃的時候再加上特調的高湯。我覺得是手路菜,但在彰化好普遍,彰化連湯都那麼講究,有很多湯我在別的地方也很少看到。


▲燉露。右上是龍骨髓湯,右下是酸菜豬肚湯。

 很多店賣魷魚湯、冬粉肉絲湯,還有雞捲湯。雖然吃麵會附一條雞捲,但為什麼會把它單獨變成一碗雞捲湯來賣?老闆說,當年貧窮比較沒得吃,這樣賣可以兩者兼顧,既能吃到雞捲,也能喝到湯。彰化很多湯都很費工,不像台北吃到的湯,餛飩湯、貢丸湯、魚丸湯,都是很現成的。彰化的冬粉肉絲湯,需要切工,像豆腐筍片肉羹湯,看起來很家常,也是要花一點工去做,這是彰化店家維持的一種風格。


▲雞捲湯、魷魚湯、冬粉肉絲湯。


▲豆腐肉羮湯。

***

 再來講到麵線糊。台北沒有麵線糊這種東西,有的話都叫蚵仔麵線,但口感跟中部吃到的麵線糊不一樣。後來我才發現,在閩南的廈門、福州,他們還有這樣的食物,也是叫「糊」,也保留了某種傳統,只是他們用的是白麵線,台灣用的是紅麵線。紅麵線是來台灣之後才發明出來的,是蒸熟的麵線,比較耐煮。


▲麵線糊。

 除了可以加肉羹,彰化的羹類一定有蔬菜,不像台南的魚羹就是清湯,絕對不會加青菜。在台北吃魷魚羹什麼的,也找不到青菜。在彰化的羹裡,我吃到過各式的青菜,我特別懷念小時候吃的,一碗沒有肉羹也沒有魷魚的清羹。它可以分開賣,你可以不要加魷魚也不要加肉羹,沒錢就點一碗清羹,裡面其實有很多蔬菜。我小時候根本吃不起有加料的,那時常吃的有一攤在孔廟旁邊,現在好像還在,一個胖胖的先生推出來賣,我覺得老闆好體貼喔,他會加很多很多青菜進去,讓我們這些沒錢的人可以單點。我很懷念彰化這樣的味道,所以我們家煮肉羹也都會加很多青菜。


▲肉羮麵線糊。


▲魷魚肉羮。

***

 我們現在說彰化有三寶:爌肉飯、貓鼠麵、肉圓。可是我小時候沒有爌肉飯啊,如果要我選我那時候的三寶,我一定會選肉包。因為小時候肉包李很有名很有名,雖然現在很多家也很有名,可是小時候印象中只有肉包李這家店。當時其他地方的肉包也沒有很出名的,我們也不會去鹿港買肉包,只有肉包李是大人小孩都知道的肉包店,現在好像被埋沒了。


▲肉包李香菇包子。


▲肉包李小饅頭。


▲太平街的肉包李,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我那時更喜歡吃他們的小饅頭,肉包吃不起沒關係,你還可以吃這個。小饅頭有老麵發的特殊香氣,之後不管在哪裡吃饅頭,就是特別懷念它的麵香。林衡道就有拍到太平街的肉包李,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做好多種,除了肉包,還做鹹蛋糕,還有黑沙餅、月餅、麻粩、米粩、鳳片糕。據說老闆在光復沒多久,看到他們家對面的福州人在做包子,就去試,後來在台灣剛光復的年代做出了肉包李。記得小時候,好像連辦桌都吃過肉包李的包子,它在我的心中好珍貴。雖然現在被其他店家的光環給掩蓋過去,可是我覺得它還保留了剛剛提到香腸的那種鹹香,不是用甜去調味,也沒有加油蔥,單純是蔭油,就是那種很傳統的味道。


▲大元鹹麻糬。

 鹹麻糬也是那時候辦桌會吃到的點心。我到台北念大學後,發現鹹麻糬已經變成彰化特產,我也真的喜歡它。後來我才知道,鹹麻糬的誕生過程還滿神奇的,它是當年省政府辦桌時做給那些高官吃的,原來是上層階級的點心,後來演變出來商品化後,才普及成一般人的伴手禮。辦桌這件事情可以產生出很多美味。


▲苔條花生。

 苔條花生是餐廳裡的一道小菜,上面的苔條,竟然就是我找了半天的滸苔耶。一開始我不知道什麼叫苔條花生,以為是做成條狀的花生糖,看到才知道,原來是把滸苔酥過,灑在花生上面,是餐廳的開味小菜。它也是經過政治人物的加持,才變成名產。李登輝吃過覺得很好吃,就鼓勵老闆,結果老闆的店變成不賣餐、只賣這一味小菜的餐廳。從辦桌裡面,我們看到它的酒樓料理,像湯和雞捲,都從一些手路菜式裡面產生出來。


▲圓仔粉圓冰。

 圓仔,是我寫這本書最大的體驗或收獲。圓仔各地方都有,台灣各地每個人可能都有自己懷念的圓仔湯,我小時候常常在鐵路醫院高賓閣那個地方吃圓仔湯。在寫彰化小吃的過程中,我很想知道這些小吃有些什麼樣的歷史記載與淵源,偶然中翻閱彰化文學家的作品,翻到賴和寫到圓仔湯,出現次數還滿高的,而且他也曾去過我小時候常吃的高賓閣。彰化的圓仔湯在我心裡,因為有了賴和這樣的文學家,突然變得非常不一樣。可能我媽媽那一輩都知道,賴和是看病不收錢的醫生,但對我來講他是陌生的,我是因為想了解彰化才去翻文學作品的。

賴和寫到圓仔湯,那麼是不是其他作家也會寫呢?我最高興的是翻到楊守愚的一本書,裡面提到的小吃更多了,尤其是燒肉圓,經常出現在他的文章裡。原來以前肉圓都是挑著一鍋熱油擔子叫賣,因為番薯粉這種東西一放冷就會硬掉,所以要用熱油溫著。

燒肉圓在楊守愚1930年代的小說裡可以看到,小說可能是虛構的,但後來在他的日記裡也看到,表示這些東西是真實地存在他的生活裡。這些小吃,會不會在那受壓抑的年代,帶給這些文學家們一點點光亮?這些食物雖然很卑微,但還是有它存在的力量。在楊守愚的日記裡,只要寫到小吃,語氣都會很輕快。例如日記裡常提到因為家裡沒錢或文壇一些事情纏身而苦惱,可是一寫到他繞了東門,去南門市場,去觀音亭,然後哪裡有什麼鴨肉米糕之類的,只要寫到食物,他就心情愉快,感覺好像他透過食物得到很多溫暖。

因為有這些文學家們的存在,這些食物可以更有滋味更有光彩。他們是吃著這樣的食物走過來的,我們雖然是很平凡的人,可是我們也接續吃了同樣的食物。這些食物撫慰了很多不同時代、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讓我們靠食物得到一點點溫暖。

***


▲芋仔冰與杏仁露。

 最後要講杏仁露跟芋仔冰,這兩攤應該我小時候就有了,從以前到現在,同樣有一種堅持在。攤子至今都還是露天的,沒有店面,差別只在以前是用挑的,現在是把從前那兩個擔子放在架子上推出來賣。現在還是晚上才出來賣,下雨就不能賣了,冬天也不會賣,因為沒人吃冰了。芋仔冰老闆說,他們最早是在彰化公園縣議會那邊,我才知道日據時代這邊全部叫做彰化公園。後來公園一直被限縮,改建縣議會後,他們只好搬到牌樓這邊。我記得小時候沒有文化中心,是一個網球場跟一個小公園,然後有國父銅像,現在網球場、小公園也不見了。這個城市一直在改變,可是他們好像都沒變,一直維持那種型態的買賣,帶給很多人回憶。對我來講,它是夏天的甜品回憶,小時候選擇吃的是芋仔冰,幾乎很少吃杏仁露,現在覺得杏仁露比較適合我這個年紀。彰化公園時代很多記憶的累積,都沉澱在這樣的食物裡,滿感動的。


▲關帝廟小食攤。

 這張關帝廟前的小食攤,照片裡的風景已經不見了,因為他們現在已經不在廟前擺攤,搬家後變成了小酒攤,完全沒有照片裡這樣的氛圍。我好像也是看了舒國治一篇文章,猜測他寫的應該就是這一攤,找了好多年才找到現址,因為他不是每天營業,而且晚上八點半才開始營業。這是一個有好幾百年歷史的關帝廟,夏天你在那邊吃,旁邊會有一群媽媽做健身操,還有音樂聲,那種氣氛現在不存在了。

有一些現象是沒辦法去改變的,我在尋找的過程中常常讀到,尤其翻到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悦的時候,他在日據末期曾經來過台灣,走了很多地方,來到彰化市時他非常讚嘆,特別提到福和成(好像是一家蜜餞店),說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令他讚嘆的美味。


▲日據時期廣告:福和成商會。

 這張是我找到的廣告。這家商會在日據時代得過各博覽會金銀賞牌數十個,常常翻那些名冊都會看到它的存在,可是它最後消失了。我很憧憬柳宗悦所形容的彰化市,他說彰化做的竹藝多麼棒,是他在東京找不到的;還有他在城隍廟看到的老人,好像一尊雕像……。這些形容,讓人好奇那個年代的彰化市,到底是什麼樣的面貌。我現在偶而透過小吃,或許可以感受到一些,可是畢竟很多都已經消失了。像福和成,就這樣不見了,要改變也抵擋不了。


▲1979年在長安街賣蚵料理的攤子,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這些攤子我想應該也已經消失了。我很訝異以前彰化好多賣蚵仔煎的,像這個推車寫來自伸港的蚵寮,一個叫永的人,賣各式各樣的蚵料理,蚵仔湯、蚵仔麵線、蚵仔煎、蚵仔粥……。我不知道1979年在長安街,應該就是五信那附近,是否有人看過這個攤子?

(聽眾:我看過。現在可能還在長安街跟和平路,還在經營,晚上才出來擺攤,在關帝廟那酒攤的隔壁,已經變成快炒。)


▲長安街的飯攤,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這應該也在附近,好像是以前的飯攤,賣清飯、滷肉飯、清粥,還有很多種菜。我很小的時候跟我爸爸去台北,也是去類似這種地方吃飯,很像自助餐,現在也不曉得這個店還在不在?

(聽眾:現在不在了,以前都在長安街同一條路上。)


▲專門賣跟鴨有關的阿久担,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這家也是在五信那裡。我不知道以前彰化有當歸鴨,只知道鵝肉攤。這家阿久担,專門賣跟鴨有關的下水、鴨血,現在還在嗎?所以其實他們都還在,只是改頭換面就對了?


▲民生路的素麵攤,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民生路這家賣素的擔仔麵,照片上看不大出來,這家靠近哪裡?永樂街那邊嗎?

(聽眾:現在沒有了。收起來了。)


▲永樂街的四神湯,翻拍自《臺灣文獻季刊》第30卷第4期〈彰化市的傳統飲食〉,高而恭攝。

 我發覺永樂街賣很多蚵仔煎跟四神湯的。現在還有一攤,可是我看到他拍了好多攤。

(聽眾:這一攤搬去旭光路了。)

這一攤也還在?喔!所以基本上他們都還堅持著。


▲義華餅店的卦山燒。

 雖然有些小吃店消失了讓人很無奈,但我特別要提一下義華餅行現在的轉型。記得它轉型時我好難過,因為我小時候喜歡他們的吐司,轉型後,整間店裡小時候吃的東西都不在了,我很不能接受。有一次我剛好遇到以前的老闆娘,我就跟她講,我好懷念你們家的吐司,很有彈性。她就說,有有有!還有做喔,做給自己吃或賣朋友。她很高興地跟我說冰櫃還有一條,我就買了回家。其實我好擔心,萬一回去吃起來不是小時候的口感怎麼辦?那些回憶與幻想就會全沒了。還好,它還是那麼地Q,那一刻我就釋懷了。可能他們的下一代希望有所改變,現在的產品也很努力跟地方結合,像「卦山燒」、「賴和帽」,背後應該也有媽媽那一代人做麵包的精神在支撐。有時轉型也是需要的,看怎樣把那個精神維持下去。所以我才會想要離題講義華餅行給我的一些感想。


▲新香珍的糕仔。

 最後,我想用新香珍來做結束。不曉得各位知不知道這一家?我以前完全不知道,那3年我回來時,常常經過他們門前,從來不會想進去,因為它長得就像鄉下不起眼的小餅店,沒有門面,東西也隨意亂擺。可是有一天我翻文獻的時候,竟然出現新香珍,原來從當時記錄到現在,它的歷史超過120年。為什麼這樣的店可以從那時存在到現在?我好奇地走進去,剛開始有一點遲疑,只有一個阿嬤在門口,我就問,你們是不是姓劉?她說對對對,就招呼我進去裡面,走進去之後,我終於恍然大悟。裡面就是他們的工作台,我看到他們非常忙碌,在做很多東西。其實他們不是做觀光客生意的,是做給彰化附近很多寺廟的慶典、或做給當地人吃,可能有人結婚、生小孩,都會去這家店訂,所以它不需要給觀光客一個看起來很大的門面。它的東西我一吃,哇……,我好高興在這裡找到小時候吃的綠豆椪了,它保留了兒時的味道,而且很扎實。這樣的店注重它的內在,維持傳統、用料實在。而且你每次去了會遇到什麼產品也不一定,例如去年中元節,整個櫥窗就只擺糕仔,其他都沒有,我很高興地買回家吃,終於懂了他們會存在那麼久的原因。

這就是我3年來回彰化重新吃小吃的心情。最高興的是在這過程裡,我看到百年前的報紙對彰化的報導。其實彰化市以前是中部很重要的行政中心,很多文人來來往往,彰化支廳(彰化縣政府)百年前落成時,舉行一場宴會,參加的人有林獻堂等台灣知名的文化人。《台灣日日新報》漢文、日文版都有報導,漢文版跟日文版內容有點不一樣,日文版特別強調這是珍貴的台灣料理,特別提到「台灣料理全島第一在彰化」,還列出當時菜色,可以看到佛手魚翅、玉色燕窩、清湯鴿蛋、金錢酥雞、四方餃、琵琶豆腐……,字不是很清楚。這12道菜讓我感覺悠久的歷史,原來彰化這個地方有它的根基。


▲百年前《台灣日日新報》的報導。

 像我寫這樣的故事,是從我家的餐桌,媽媽做的菜,一個沒念過什麼書的人的小食記,從中就可以開展出那樣大的故事,背後是一個有百年根基的土地。我們身為彰化市的人,這樣的滋味很值得珍惜。彰化市雖然很小,看起來好像沒有發展,可是某些時候,小小的地方就可以維持它特殊的地方風格,有時覺得它沒改變反而是好的。彰化火車站在那麼近的地方,環繞著古城的遺跡,很小的範圍,方圓走一走都可以吃得到,怎麼走都很容易到,不起眼的滋味裡面,去發現值得珍藏的精神,或許好幾百年累積下來的滋味,它可以一直被流傳下去。

【讀者分享】

 Q:請問新香珍在哪裡?(其餘聽眾七嘴八舌回答。)

A:對對對,在中正路。

分享:你提到小時候窮一點的就喝清羹,我現在回味起來,記得在老西巷那邊,有一個老伯推攤車,喊「肉羹唷~肉羹唷~」,一堆小孩馬上就會跑出來。那時好像是兩角的樣子,就可以吃到不加肉羹的羹湯,裡面真的很多菜,像白蘿蔔,切細細小小的。我記得我好像才四、五歲,看到就叫「阿伯阿伯,我們要吃兩角的就好了~。」那時跟父母討錢真的是滿困難的,都要存存存,存好久,才能吃那一碗湯,所以現在聽陳老師講出來讓我們回味,真的是很好。彰化那麼多好吃的東西,經過老師一講,很多料裡背後的一些故事,我們真的要去把它體會出來。其實我媽媽以前也是很會做這些菜,可是過去我們都沒有體會,今天聽到這堂課真的非常高興。謝謝。

分享:大家好。我小的時候住在彰銀附近,所以跟陳老師的活動範圍很接近,我今天中午剛好吃我媽煮的大麵羹,所以剛在解釋大麵羹和魯麵的差別時,我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問大家一下,你們家的大麵羹會加地瓜嗎?有的話請舉手,因為我媽媽都說大家都這樣煮。(多人舉手)好,原來我媽媽沒有騙我。謝謝!(眾笑)

 分享:我是北部人,娘家在北部,我覺得飲食文化真的是很重要,當初會嫁來彰化,因為我先生說彰化有很多美食。彰化是鐵路山線海線的交會點,而且土壤很多,肉類、蔬菜,農產品都很豐富,所以今天彰化有很多美食。剛剛最後提到的新香珍,我訂婚的時候,我公婆還特地去訂。他們都不是隨便做的,他們都配合廟會。綠豆椪我也很懷念,真的都要特別訂。剛剛講到北部吃的跟中部不一樣,這差異都有它的源頭,所以我真的感謝老師,今天因為這一本書,帶給大家很多的懷念,藉由老師的手筆,把飲食跟文化結合起來,還有文人,像賴和他們。我一直想到,彰化其實是一個很富庶的地方,可是工業進來,像台化,汙染的問題,把美好的東西破壞掉了,所以是不是我們也要好好去省思這個問題?很感謝老師,而且也很謝謝這些單位,能夠把這樣的活動帶進來。

 分享:我想我們彰化縣一直在推廣閱讀,我看在座很多年輕的媽媽,想請問你們會怎麼帶你的孩子來看我們作者的書,用什麼方式?因為這不只是飲食書,像我不外食,剛剛介紹的,我才知道兩三家而已,但是我拿到這本書,我有不同的看法跟方式來閱讀。我看很多人手上有這本書,所以想知道在座的媽媽,你們會怎麼閱讀這本書?

(小朋友:我會去品嚐它的味道,然後也會買回家給父母嚐嚐看。我也會跟小朋友一起分享。)

我覺得這書不僅是白紙黑字,我們真的要有那個實行力。因為我發現作者用了很多心思,不只是寫吃,還寫到彰化的作家,像楊守愚、像賴和。我的方式,是跟著作者的腳步走,我去找楊守愚的書來看、找舒國治的書來看,也看賴和日據時代當時生活的情境,我就真的這樣走一遭。到最後,我用什麼方式呢?因為我的交通工具只有腳踏車,我就騎腳踏車把上面的地圖,每個點都走了一次。然後我選擇性地買回家吃,吃的當中,我發現原來──我是外移來的,民國53年來念彰女,畢業以後就留在彰化了──我發現其實這本書你要深度地念,不是只有吃,我們要結合彰化的小吃跟文化,不要把彰化市只當鹿港的過客。很多人經過彰化就去鹿港了,他們略過我們彰化市,我希望這本書要有它的價值存在。

《彰化小食記》裡的小吃攤,我們很少能照它的方式去煮,可以作者另外這本《島嶼的餐桌》,2009年出版時我就買了,它真的可以做我們家餐桌的書,你可以選擇比較簡單的料理去做,當然裡面很難的我真的沒辦法達成(笑),不過我確實一樣一樣照著去做,一本書的價值就是這樣。我們家的餐桌,真的要開伙,不要偷懶只吃外食,外食是偶而。這是教育我們下一代,也是讓我們種田的、種菜的農友,有他生存的機會。以上跟大家分享。

分享:老師你好,其實我今天是幫我兒子來聽的。我兒子太小了,他只有中班而已,可是他非常喜歡吃爌肉,我就幫他來聽,看看彰化這邊有什麼名產。我本身是彰化人,關於爌肉這部分,因為我自己堂妹在鹿港賣爌肉,也是很有名,我覺得彰化的爌肉其實跟鹿港有一些淵源,是我自己覺得啦,因為我只有30出頭而已,很多歷史淵源我也不太清楚。我覺得彰化很多人要種田,他們很早就要吃一些長體力的東西。後來聽我爸說,彰化有一攤爌肉飯很有名,只賣宵夜時間,一直賣到凌晨,白天還買不到,原因是有些市場的人要很早起,所以專門都是賣給市場的人。老師是從歷史淵源,以及從文化角度來收集資料,其實在人文的部分,比如說市場,或是受到附近例如鹿港或是台中的影響,促使這些小吃攤這樣堅持下去,我覺得也有它的背景。另外我非常肯定老師為了寫一本書,竟然收集了3年,我想對我們也是一種教育。剛才有前輩提到怎麼教育小孩,我們在場很多可能已經是阿公阿嬤,要有他們帶領下來,去傳承,我覺得那是可以讓小孩更深刻去體驗,而不僅只是吃而已。謝謝。

分享:這本《彰化小食記》,陪我過了一個很好的除夕夜,且之後我每天都過得很好。我拿到書之後,一直看不停,我女兒都說,妳是不熬夜的人耶!我就在餐桌上一直翻一直看,欲罷不能。因為陳老師文筆很好,讓你不曉得要怎麼停下來。雖然我對那些小吃攤不是很熟,我也不像她媽媽煮那麼好,可是我在家一定會煮,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對孩子也是一種教育。

我本來一直打算要離開彰化去台中,現在可能決定留下來了。我的孩子在台中工作,說爸媽退休就來台中吧,我也說好。看了這本書,發現我們彰化真的有很多很好的地方耶……。我真的就騎著腳踏車照地圖一攤一攤找,都找遍了,每個點都去看一下。像新香珍,我去跟老闆認識,真的很棒。我的孩子說,那間店根本是一家沒生意的店吧?他以前念國中每天看到都這樣認為啊,怎麼會是那麼棒的店?我還去拜訪爌肉飯的老闆,發現不得了,他的文史,可以拿來導覽耶。

彰化有很多美好的地方,很好的風景、很好的人情,其實就在周遭,我們都忽略掉了。我們自己都往遠方看,彼山總比此山高,沒想到住這麼久的地方,原來是這麼美好,所以我當下說,啊,就在這邊養老吧。


▲為了撰寫《彰化小食記》一書,陳淑華不僅徒步踏查吃遍了街巷間各家小吃攤,更常和老闆探詢交換各種飲食歷史。

arrow03.jpg 2013「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arrow03.jpg 2012「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arrow03.jpg 2011「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arrow03.jpg 2010「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