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作家撒野‧文學迴鄉5:鄭明進談走進繪本阿公的花園

2013title

【第五場】

鄭明進:走進繪本阿公的花園

精采內容摘要

編按:

這一天,阿嬤載著兩個孫子,騎了半個多小時機車專程前來聽講;大學生從台東返鄉,下機後馬不停蹄立刻趕到會場;上午參加暑期營隊的小朋友,叮嚀爸爸一定要準時接他,好參加鄭爺爺的活動。會議室裡擠滿了老老少少各個年齡層的聽眾,「繪本阿公」鄭明進循著張貼在四周牆上的畫作,展開了一段現場最熱鬧、交流最熱烈的繪本之旅。

主辦:台灣文學館中國時報開卷周報
協辦:新竹縣寶山鄉立圖書館

⊙文字整理/佐渡守,攝影/周月英


▲演講前志工們幫忙將鄭明進老師的畫作貼在會場牆上。

 各位午安,非常高興有機會來到新竹寶山鄉,我很少到都市以外的地方演講,所以《中國時報》說要我到一個叫寶山的地方,我就趕快找台灣地圖,發現就在新竹市不遠的地方。第一次有機會來這裡,我就開始想像,一定會有很多爸爸媽媽、阿公阿嬤帶你們的孩子來。果然不錯,連這麼小的孩子都來了,因為知道繪本阿公要來了喔?(笑)

在日本或其他地方,很少看到有繪本阿公在推廣閱讀。我去年在台北辦了一個展覽,去年底是在台東,今年四月又在新竹展,現在在台南的台灣文學館展出,為期兩個月。

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會進入繪本的世界,只有一個重要的關鍵,就是我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看到生平第一本繪本。那是日本講談社出版的《童謠畫集》,1936年那麼早的時代,就已經出這樣的書了。小學時看到之後,可以說就是它,種下了一顆繪本的種子在我的腦海裡,從而影響我的一生,讓我後來當了小學老師、教兒童畫、研究繪本,然後把繪本應用在我的教學裡面。

那時,我從師範學校畢業,開始當老師,教小朋友畫畫。我叫他們畫校園的樹木、風景,也帶過他們去動物園畫畫,但叫他們在課堂上畫,他們說:「老師我不記得了。」想像畫都不會畫。我那時很傷腦筋,我們的小朋友只會寫生畫,不會想像畫,這在我心裡是個非常大的刺激。為什麼小朋友不去想像?為什麼只會看著東西畫,其他都想不出來?問他們暑假有沒有去遠足?有沒有去海邊玩?好像通通忘了,腦海裡記不清楚了。

那時我研究的結果,就從日本買了兩本翻譯自英國的繪本,把這些書拿給小朋友看。我記得那時買的,一本叫《北風與太陽》,另一本叫《獅子與老鼠》,都畫得很好。我給小朋友看過這兩本書之後,就把書收起來,結果小朋友就把那故事畫出來了,會畫故事畫了。

我發現繪本對孩子的影響力真的很大。小朋友看到裡面的故事之後,會把畫面放在腦海裡,然後自己轉化那些圖像,變成自己的畫,很神奇。

 歐洲人研究繪本很早,日本是跟在後面才研究的。現在台灣好像理所當然可以看到出版社出很多繪本,光是我自己就翻譯很多,連我自己都出了不少。我小學那個年代,根本沒有繪本,也買不到,是我哥哥特別從日本的委託行幫我買那樣的書。所以我才說我很幸運,也才會自己推想,是不是那時種下了種子,使我忘不了,才讓我當了老師之後,想要來把繪本做推廣。

1936年日本為什麼會出這樣的繪本?原來這是日本講談社為當時天皇的兒子(也就是現在的天皇)所出的書,當然不可能只出一本,而是出了100本,不但給皇太子看,日本當時所有的小朋友也通通看得到。我記得這100本繪本內容,還有科學的,也有神話,像《孫悟空》,還有人物,像《林肯》,很多很多。也就是說,那個時代已經有那樣的規模。

 各位可以看到,這圖片本身很有意思。左邊畫的是麻雀學校,很多麻雀站在樹上唱歌,作者把麻雀的歌變成童謠,再變成畫。另外一張是小女兒替媽媽搥背,你看那媽媽靜靜地閉著眼睛,小女孩孝順又有趣的畫面。她們坐在日式榻榻米的房間,後面院子的花開得那麼美。右下角那個畫面,是日本有一首兒歌,火車從山洞出來,經過海邊,這樣的畫面也在圖畫書出現;左下角是黃昏的時候,小朋友在粉紅色的天空下散步。光這四個畫面,就可以知道,日本那時候的畫家已經很用心為孩子們做畫,完全不輸當今的畫作,現在的插畫家也不一定有辦法畫出這種程度。

日本對兒童文化的重視,終於影響到台灣。像巧連智、巧虎,大家不曉得有沒有看過?阿公當巧連智的顧問當20年了,一直到現在還是唷!我不用去上班、不用進公司打卡,每個月會有一萬塊進我戶頭,已經領了21年啦,不得了啊!我當信誼基金會的顧問,一毛錢都沒有給我耶。(眾笑)

日本人來台灣就是這樣,從開始來找我一直到現在,總經理換了五個,我照樣不用上班,照樣領顧問費,審稿還額外領審稿費。我常常聽大學生說:「老師啊,我是巧連智的讀者呢。」我聽了都覺得很有趣、很高興。現在我們家的小孫女,也愛得要命。

 回頭講我自己。我在當小學老師的時候,有家王子出版社,那時請我畫了一本書,叫《十兄弟》。十個兄弟各個角色不同,有的頭像銅一樣硬,有的像千里眼、順風耳,還有殺不死的……種種能耐。當時出版社到學校找我畫,可是我沒有畫過繪本啊,他們說:「你繪本研究那麼好,就試試看吧?」於是我畫了。畫這本書的時候,我是用幼兒的眼光、幼兒喜歡的樣子,來把它畫成書。畫了這樣一本書,外面的出版社於是都知道了鄭明進這個老師,除了教兒童畫,還會畫繪本。後來又有家將軍出版社,他們有一套【新一代兒童藝術叢書】,請了林良先生來,他寫了一本叫《小動物兒歌集》,另一本《小紙船看海》,也要找我畫。林良這本書寫得很好,有蝴蝶採蜜,再來是壁虎,然後金龜子……,一共有20個畫面。他是個很可愛的作家,非常有趣的是,他寫這本書能夠用五歲孩子的心,把動物的特性給描述出來。我配合他的文章,就畫了這樣的畫。

林良先生不單是散文寫得好,他對兒童的心抓得很好,我舉個例子給大家唸唸看──

蝴蝶蝴蝶,妳是個漂亮小姐,
花裙很好看,一定花了不少錢,
妳也沒有牙齒,嘴上只有一個小管子,
妳把管子伸直,呼嚕呼嚕呼嚕,喝花汁,
把花汁喝完,就把管子輕輕一捲,
妳到處飛,把花朵看成玻璃杯,
我們家的花園,變成你的冰果店。

 

再來是壁虎,鄉下的小朋友才看得到,台北的孩子已經看不到了,所以是不自然的孩子。你看他寫得多好──

壁虎壁虎,你喜歡在牆上散步,
你爬牆好像走馬路,一定是學了中國功夫,
一伸舌頭,就能抓住一隻小蚊子,
你一縮舌頭,蚊子就進了你的肚子,
你吃東西又準又快,像嘴饞的人在飯桌上搶菜。

 

這本書我使用這樣的畫面:我用剪貼、用滾筒、用各種技巧表達出來。

林良先生散文寫得很好之外,歌謠寫得更棒,這一首也很好,也念給大家聽──

金龜子金龜子,你有一件發金光的綠袍子,
你穿得很華麗,有一股威武的神氣,
你們各個健壯高貴,好像國王的衛隊,
到時你們站成一排,再兇的敵人也不敢衝上來。

 

我在葉子上剪了一個象徵的城堡,有很多很多金龜子的衛兵,最後畫了這樣的一個畫面。畫兒童插畫,總是要想,兒童能夠看到什麼?他喜歡什麼?不是憑我們自己的工筆畫就好了,所以在畫繪本或兒童畫的時候,很多人都問我為什麼會這樣畫或那樣畫。

***

 我從師範學校畢業之後,當了二十幾年的美術老師,退休之後就不做了。因為在學校上課,時間都照表操課。教得好大家都希望你留下來,問為什麼要退休呢?我說我不是退休,我退下來要做別的事。一開始我是去漢聲出版社當顧問,他們有一套【世界精選圖畫書】,是我投入最大心力的。

 台灣另外有個詩人,兒童詩也是寫得很好,他叫林煥彰,他為民生報寫了兩本書,我幫忙畫插畫。貼在這裡的一張是暑假大家去游泳,一張是晚上車子在跑動。為了表現晚上跑動的車子,在黑紙上,大家看到那馬路,我是用立可白畫的,這樣才會亮,用那樣的技法,畫出了這樣的畫……。(小朋友:好厲害唷~)這位小朋友對我一直有好感。剛剛這位小朋友對我說:「阿公你好老喔!」她眼光很好。我今年81歲了,能夠在這個年紀來到這裡跟大家談談,尤其還有嬰兒來聽。嬰幼兒能感受阿公的畫,將來他的身體裡就會有阿公的味道,就是跟阿公想的東西一樣,他太聰明了。


▲這位小朋友坐在鄭明進老師正對面,一直認真與繪本阿公互動。

 人會影響人不是光靠眼睛,是靠精神,靠很多的力量在影響他人。我對台灣的出版社,都保持等距離,每一家要我幫什麼忙,我就幫忙,無論稿費高低我都幫。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不計較?我說:「就是不計較,今天才會活到80歲啊。」我搭計程車時,也常常跟司機這樣說,把我的觀念告訴他們,他們就說:「那你不就都沒有錢了啊?」我說:「我努力過了,錢就自己會來,有什麼關係?」你追它,它就跑;你不追,它就來了。像巧連智,怎麼找到我(當顧問)的,我也覺得很奇怪,所以我是莫名其妙活在這世界上的人。

記得去年我80歲的時候,我的學生,我的朋友,還有許多小朋友,差不多有一百多個人,都來祝福我。他們每個人畫一張畫來祝賀我生日,使我覺得活得很有價值。為什麼呢?你都80歲了,還有那麼多人來祝賀你,表示你平常對這些人都不計較,他們都喜歡你,你叫他畫他們都很樂意。

那一天我很感動,在台北很高的山上小學,陽明山上平等國小的禮堂,有那麼多人來祝賀我。他們要我致詞,我說:「今天有我的學生從那麼遙遠的地方來,還有從國外回來的,我是最幸福的人。」接著要切蛋糕時,我許了願望說:「我希望孫女將來嫁給好人。」就這樣,然後大家也很感動。

 「繪本阿公‧圖畫王國~鄭明進80創作展」先前在很多地方都展出過,前一陣子才在新竹展出,最近是在台南的台灣文學館展覽。香港豐子愷基金會來台灣發現我這本畫冊《繪本阿公的圖畫王國》,就出了10萬塊印這個。不是台灣出版社印的喔,台灣沒有人要出錢印這個,但香港就會拿錢贊助我。他們當初問辦我這個展覽會的基金會說:「你們展覽送人的紀念冊印多少本?」基金會說:「兩千本,只送貴賓。」他們覺得很奇怪,這樣其他來參觀的人不就拿不到了嗎?所以他們決定要幫忙加印兩萬本,就捐了錢。所以說我遇到的人,都帶給我一些很幸福的緣分。

 這次在台南,除了展覽我的畫之外,還展覽很多南瀛之美的圖畫書。有一本是洪通的書。另一本是《牛墟》,這也是林良寫的。剛開始找的年輕插畫家,他也很有名,但是跟林良討論三次後,發現糟糕了,分不出來是哪一種牛啊,後來開會決定找另外的人畫。他們知道林良跟鄭明進是老搭檔,就找我了。大家知道「牛墟」是什麼嗎?就是賣牛的地方。以前的人賣牛要知道健不健康、夠不夠力,要看牠拉車子。車上坐滿了人不夠,還搬石頭上去,然後看哪一隻牛拉得最好,就能賣得好價錢,所以賣牛的市場叫牛墟。我勉強答應,是因為我小時候看過牛,黃牛、水牛,不過我沒看過市場,就用他們給我的圖片來畫。大家有機會可以看看我畫《牛墟》這本書的用心,希望現在的小朋友不要只是去餐廳吃牛排,卻不曉得牛是什麼東西。牛最早在台灣是什麼樣子,這本書看了就會知道。

 這個老公公叫洪通,聽過的請舉手?很出名的洪通。可是要出一本書,該找誰來寫呢?出版社說:「洪通那個人的畫古里古怪的,要怎麼寫才好?」結果又找到我了。我想想也好,可以用別的方法來跟小朋友談,就用洪通的畫,跟民間的繪畫做對照。大家可以看到,左邊是洪通的畫,右邊是我收集的對照,這樣大家對洪通的畫才會比較了解,不然大家根本不曉得他在畫什麼東西。

 你看這些,洪通畫的都是飛機,奇怪的飛機一大堆。研究他的畫到最後一個結論是,洪通畫裡開飛機的人,都像開汽車一樣。也就是說,他都憑他的感覺在畫的。洪通一生沒離開過南鯤鯓,他把春聯的紅紙跟廣告顏料拿來,像中邪一樣一直畫畫畫,畫出多麼奇怪的畫。沒想到國外研究素人畫家的人就找上他,在美國展覽就轟動了。他的畫現在很值錢,一百萬都買不到,很多已經消失,被人家搶走了。

 這一張是什麼呢?台北。最前面是什麼呢?(小朋友:圓山大飯店)哇,很厲害。那最遠的地方呢?不是101啦,那時候還沒有101,是新光三越。很可惜這張已經被人家買走了,還好我還做了幻燈箱,現在在我手上,到台南去看展的人就可以看到。這個燈箱,以後我孫女結婚我要讓它陪嫁過去,我不給我兒子了。(眾笑)我兒子很忌妒呢。

 這一張是什麼風景?台灣最南部的地方,墾丁。可是相信沒有畫家敢這樣畫,前景是透明的,是海底,只有我這研究兒童畫的人這樣畫。這張是30號,我的畫1號是兩萬,所以這張60萬。我這張也不賣,也要給我的孫女。

 再下來,這張大家猜不出來了,是台北的……(聽眾回答),哇,他好厲害!馬上猜到紗帽山。我常常去陽明山,這張是憑我的記憶畫的。前面就是台北盆地,有一點點抽象。畫這張我很滿足,因為我愛台灣,所以我很多畫都是畫台灣的風光。這些都是我自己喜歡,想到就會畫,其他就是兒童畫。兒童畫稿費一本大概六、七萬,可是我一張畫就值幾十萬,所以我這些畫,未來都是給我的孫女。

我對孫女的到來,心裡非常感激。因為我34歲才結婚,我兒子也是三十幾歲才結婚,所以我的孫女很慢才來。我媳婦懷孕的時候,我就一直想,我這麼好福氣,到底要送什麼禮物給我的孫子?我一直想這個事,後來決定,我要做100隻動物給我的孫女。你看這個阿公多奇怪,別人的阿公這點做不到,可是我可以做到。我就去美術社買樹脂黏土,它是水性的,我買白色、藍色、黑色、黃色等基本色,因為藍色加黃色就變成綠色,以此類推,這樣一包100塊,我就做了很多動物。


▲荷蘭。


▲巴黎羅浮宮。

 其實還有一個更前面的東西要談的是,我對圖畫書的概念。圖畫書不是只有童話,不是只有歌謠,還要有科學。之前我做過一本《請到我家鄉來》。以前有一位作家,現在已經過世了,叫林海音,她寫了世界20個國家小朋友的事,是我提供20個國家的兒童畫來讓她寫的。例如她寫──我住美國,我的家鄉是紐約,美國是什麼樣的地方……。這樣寫了之後,再配合我選的圖,那時出的書只配合一張兒童畫。後來巧虎看到這本書,強烈要求我重出,結果編輯來我家,看我收藏的畫啦、郵票啦,就希望一個國家能配五張圖。這就害死我啦!光日本,我就畫兩張圖。

 我還畫日本的大阪城。我到日本去的時候,住大阪城後面的一家旅館,一天早上,我看大阪城很漂亮,就畫了。

 我還畫了一張畫,這張是我家的傳家寶,不一定要給孫女啦,這張還沒確定(眾笑)。這張大小是30號,藍色的塞納河,也是非常非常特別。巴黎我去了四次,一直記得巴黎的風光。我畫的是根據我的想像、根據我記憶情感的種種畫出來的。如果人家說值60萬,我不賣,一千萬我才要賣(當然也不賣啦),因為這是我生命投入的痕跡。

 我要各訴各位,孩子小時候就已經會畫畫,沒有一個不會畫。像我的孫女,這是我和我孫女大概四個月大時拍的。這是她的塗鴉。每個孩子都會塗鴉,現在(第二個孫女)一歲八個月也在塗鴉。塗鴉是人生開始的第一步,是孩子還沒學會寫字時的「字」。你不會塗鴉就不會寫字,會寫字的人都經過塗鴉。叫人家不要畫了好奇怪,人一生一直都在畫,只是機會多不多而已。你打電話的時候,隨便拿一支筆亂塗,那也是畫,畫完心情會多好啊。

***

 美術沒有標準,隨便你評幾分。可是我常常問我的學生,你們說美術課不考,那作文怎麼會考呢?作文有沒有標準?也是每個人打分數不一樣啊,為什麼作文就可以考?因為跟國語有關係。所以以前做教育的人頭殼壞了。

我不反對考作文,可是我反對美術不考、音樂也不考。都應該要考啊。不會唱歌的人大概活不下去了,罵人也是唱歌,大聲罵就是唱大聲的歌。人喉嚨應該多用一些。我現在怕老、怕身體不好,早上都會去人少的地方大聲喊,氣把它吐出來,身體才會乾淨,我現在晚上都用肚子呼吸。很多人說:「你怎麼這麼健康,都瘦瘦的不會死?」因為我一直在保持我的健康啊,氣要讓它出來,氣一通,就乾淨了。

畫這些書的時候我也想到,要畫給小朋友什麼呢?我記得我在畫荷蘭的時候,就想起我去過荷蘭,當時剛好在開世界花展,漂亮得不得了,哪像台北花博,錢花那麼多,弄得亂七八糟,花還沒展就死掉。

我在做給孫女的一百隻動物的時候就想,哪有那麼多種動物啊?所以有些動物我做很多次,比方有紅色馬、綠色馬,還有斑馬,用紅色、粉紅色,加上白點。還用火柴棒做小馬,大一點的用竹筷,更大一點的要用鉛筆,各種材料我都用。孫女還沒來的前半年,我就開始做了。我在做的時候很辛苦,每天從早上開始捏捏捏,中午吃完飯繼續捏捏捏,晚上飯後又捏捏捏,結果就不能走路了。阿嬤說:「誰叫你一直做都不休息!」我忘掉了,所以從那天起,我就一邊做、一邊走路這樣子(眾笑),阿嬤看了說:「這樣才對嘛。」

 我做好差不多100隻,剛好去年準備要辦展覽,阿嬤說:「不行啦,被你孫子這樣玩,等辦展覽剩沒幾隻。」就收起來了,結果孫女哭了兩天,說:「阿公我的動物不見了!」我只好說:「你去問阿嬤啦……。」阿嬤說:「不准動!」(阿嬤真兇)我心腸軟,本來想再拿出來,可是阿嬤都這樣說了,再拿出來會讓她失去威嚴。我是超級怕老婆的人,她說什麼我都好好好。

很奇怪的是,去年要開展覽的時候,我把動物拿出來排一排,算一算還剩下多少隻,猜猜看?80隻,就這麼剛好!一生只有這個當下,讓我相信有神。這個神力量很大,把這事降在我頭上,我的孫女不是玩到剩下81隻、也不是79隻,而是剛好同我歲數一樣的80隻,真是太奇妙了。

 我常常在家裡講出莫名其妙的意見,師母常常罵我說,我的「頭殼頂沒天」。我好冤枉,我頭頂的天可大了,只是因為我對舊的習俗不在意,口無禁忌,她都罵我。生活就是這樣子,常常被罵,可是不小心又冒出話來,家裡我是很讓人頭痛的人物。

大家看看我孫女畫的,這是她最早的塗鴉。小時候畫畫從塗鴉開始,上上下下左右線條這樣畫,《繪本阿公話孫女》那本書裡面都把它記錄下來。慢慢畫到後來,她開始畫圓圈,然後圓圈上面會畫點點,或者一劃。點點就是眼睛,一劃就是鼻子,然後嘴巴。這都是慢慢的,都不要緊,那本書就可以看到發展得很慢。重要的是他畫了之後,你要幫他記錄。有時你的孩子講什麼話,也要記錄下來,因為過去就沒有了,所以很重要。我們常常拿支筆不曉得幹什麼用,只會記帳,其實孩子小的時候記錄很重要,都要把他留下來。出版社要出書的時候,塗鴉寫了那麼多字,都是我當時的記錄。

 人頭畫出來後,接著會畫「蝌蚪人」,蝌蚪就是一個頭跟一個尾巴。小朋友都先會畫蝌蚪人,畫一個頭,兩隻手兩隻腳就跑出來了,全世界的孩子都一樣。有一次我孫女畫蝌蚪人,然後大嘴巴、綠色的長頭髮。阿嬤問她:「你這個畫是怎麼了?」她說:「就是阿公啊,因為阿公愛工喂(愛講話)。」我孫女都猜得很對,畫別人嘴巴小小的,畫阿公嘴巴大大。所以你不要以為小朋友都不懂,懂很多呢。很多小朋友為什麼不能畫呢?有很多家長一看他拿起筆來在牆壁亂畫,就罵孩子:「不准畫!打手心!」這樣孩子一輩子都不會畫畫,真可憐。

你應該給他紙張,應該有個地方讓他畫。外國人時常拿一張很大的紙,貼在牆壁上,告訴孩子說,這裡可以畫,其他地方畫的話就打。一定要讓他知道哪個地方可以畫。這種教育在國外都已經有了,普遍認為畫畫從小就要作記錄。很多人都在看世界各國兒童畫,那不一定是最好的,其實最好的不會送出來展覽,真正最好的都存在自己的家。我們常常看到比賽畫的顏色那麼漂亮,那都是假的,都是老師製造出來的。我們以為到學校上課念念書就好了,那樣沒有什麼用啊,真正有用的是自己的觀察、自己去記錄。從這樣的畫也可以去推想出,兒童畫在成長過程中有它非常重要的價值。

 這兩張圖是草稿,是我的學生畫的。我在龍山國小當老師時,有一個七歲的小朋友,他的爸爸特別到學校拜託我教他的兒子,因為他兒子喜歡畫畫。當時我教的是五、六年級美術,並沒有教低年級,但他爸爸不知從哪裡知道,龍山國小有個很奇怪的美術老師,對兒童畫有自己的想法,就自己帶孩子跑來找我。這個孩子叫呂游銘,後來他也出書了。

呂游銘長大後到美國去,成為畫家,偶而會到日本辦展覽,跟我見見面。五年前他回台灣,說他好久都沒有畫繪本,結果他太太說:「倉庫裡那本圖畫書,應該下次給老師看看。」過了一年他又來台灣,果真拿那本書給我,是沒有文字的圖畫書,畫糖果的書,我覺得非常好。他說,老師小時候教他畫畫,所以想畫小時候跟老師學畫的那些記憶。其中有兩張,是他在美國純靠回憶與想像畫出來的,一張畫龍山寺,還有一張是小時候的圓山動物園。現在年輕人比較沒看過,有人說很像現在的新竹動物園,台北木柵動物園就不是這樣子了,他把圓山動物園許多動物都容在一起,變成一張畫,非常了不起。

 從他的草稿一直到完成,我看到他畫了那麼多參觀的人跟動物,非常驚訝。怎麼一個孩子離開去美國,經過這麼久,還會想像得出來要這樣畫。所以畫在人的腦海裡很奇妙,圖像會留很久,影響非常大。腦子可以容納很多東西。現在電腦記憶體很強,但絕對沒有人腦這麼靈活,所以人從小應該保持畫畫的能力,讓他成長當中一直都有畫畫的東西,留在腦海裡都有表現的機會。這張畫到底畫了有多少人呢?我用描圖紙壓在上面,一個一個標出來,發現有100個人,而且是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模樣,從我學生身上發現到這樣的事情,人的腦子真的很奇妙。

我孫女對他印象也很深刻,都叫他「美國阿伯」。你看他畫龍山寺也很有趣,有很多外國人,講日文、講美語,他都把它畫出來。畫裡面很多東西都可以呈現,這就是兒童繪本可愛之處,會跟生活連在一起。繪畫對人腦的記憶是多麼重要的訓練,希望你們讓家裡的孩子繼續保持畫畫,不要阻止,即使到了國高中還是讓他畫,少畫一點沒關係,因為畫畫是一生的快樂。

我記得我在台北奇岩社區教媽媽畫畫班,來上課的媽媽第一句話都說:「老師我不會畫。」我問她:「會不會拿鉛筆?」她們說:「當然會啊。」我問:「會不會拿筷子?」她也說:「會啊。」我說:「會拿筷子會拿鉛筆就會畫畫了。」結果就有60個跟我學畫了。教了四、五年,最後剩下12個,一直跟我保持連繫。其中有一個非常厲害,畫植物非常詳細,在我《鄭明進與二十個插畫家的祕密通訊》裡面有寫到,叫林麗琪,現在變成台灣畫植物的專家。

一開始她畫水彩渲染畫,我跟她說,這樣沒意思啦。她問我怎麼辦?我告訴她,拿大中小三種筆畫,還有一種筆叫紅豆筆。你看她葉脈畫得那麼仔細,年輕可以這樣畫,老了沒辦法(小朋友:沒有眼睛畫了)。對,看不清楚了,太細就沒辦法了。社團是很有趣的事,她沒有念過美術,沒有上過藝術學校,只跟我學過,我就鼓勵她,我也沒改過她的畫。她自己喜歡植物,家裡種很多花,這樣一路畫下來,成功變成台灣畫植物的專家。

 所以我希望帶孩子畫畫這樣的事情能持續下去。學校老師對這種事不會管你的,不會鼓勵,只有父母可以,這是我學生成功的例子。不過我的學生也跟我講過心酸的話,說國中時愛畫漫畫,許多同學喜歡看。有一天後面同學看不到,就把椅子疊高,結果垮下來了,一團鬧哄哄,訓導主任來了問:「是誰搞的?」從此不准他畫漫畫,還把他記過,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他畫得很好,他讀復興美工時還在外面兼職畫廣告,存錢買了一部摩托車,他騎到學校,停在教師停車棚,結果被管理員發現,又被記過。最後終於到美國去,成為很出名的畫家。他現在願意回台灣畫這樣的圖畫書,我自己也很安慰有這樣的學生。

***

 我想,既然都來到這裡了,也該鼓勵大家畫畫,所以今天每個人都一定要畫。紙張我都準備好了。我教你們,大家就都會畫了。很簡單,我會用這樣的方式:每個人拿一張紙,今天只用一色,鉛筆、原子筆都可以。今天要大家畫「我」,也就是你們自己。像這樣(在黑板上勾勒),有頭、有脖子、身體、裙子,還有手有腳,就這樣畫一個人,就是你自己。你可以摸摸頭髮、想想自己、或照照鏡子。你們頭腦裡面想些什麼?你嘴巴喜歡吃什麼?妳的手啊脖子阿喜歡戴什麼?還有你將來要做什麼?……,我講這樣好像很複雜,我再貼幾張給你們看,看了就知道原來可以這麼畫。


▲現場張貼出來的畫作,是先前鄭明進演講時,其他聽講者的作品。


▲完成自畫像的小朋友拿著作品跟繪本阿公鄭明進老師討論。

【讀者分享】

 分享:暑假的時候我在市立圖書館借了一本書,老師好像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試著跟很多畫家通信連繫,得到很多畫家的畫或明信片,我看了心裡非常感動。記得我很小的時候,也很想寫信給作家或畫家,可是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後來知道鄭老師已經80歲了,年輕時就拿出行動,最後還出了這樣一本書,我覺得這對我是一個很好的啟發──做什麼事情,只要是正面的,就可以化做行動,最後會有很豐富的收獲。謝謝。

分享:大家好,我大概20年前就去上過鄭老師的課,目前在小學教書,如今我的小孩都已經長大了。我要勸在座的爸爸媽媽好好享受這段時間,我不知道未來12年國教會不會好一點,但是今年我的小孩子上國高中,就像老師剛剛描述的那個孩子,經歷了很多事情,對孩子來說都沒辦法畫畫,功課太多了,沒有時間給他們。不曉得可不可以透過鄭老師的影響力,去影響我們的教育體制,讓國小這麼快樂的學習生活,透過鄭老師的呼籲,去改變爸爸媽媽還有社會的價值觀。告訴孩子,做你喜歡做的事,就可以走出一條路來。這就是我想要拜託鄭老師的事,謝謝老師。

 分享:我覺得來聽這個演講對小朋友是種學習,小孩子的發展以及讓他保持愉快是很重要的。現在家長對孩子功課看得太重要,小孩子需要什麼,我們都是以大人的眼光去付出,都說是為將來好,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孩子真的需要這些嗎?今天聽了阿公老師講的話,我覺得很多事情小孩子自己都會有體驗,家長只要從旁扶持,就會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方向跟道路。謝謝。

Q:阿公你好,我的女兒滿喜歡畫畫的,可是這方面我比較不懂,如果要支持她走這條路的畫,怎樣做會比較好?她喜歡畫想像中的東西。

A:剛剛問的東西滿重要的,因為現在有很多小朋友想要畫頭腦裡面的東西卻畫不出來,要看到東西才能畫,或是要看卡通來畫。台灣資訊太發達,電視節目太多,小朋友都依賴那些東西。其實小朋友基本上要靠他的眼睛去看,所以我時常說要帶孩子出門,帶小小的紙張到公園或什麼地方去,蹲下來看看昆蟲或花草,畫一畫,也就是看、畫、看、畫,從這樣來的。這種訓練老師做不到,課堂上無法教,只有靠爸爸媽媽帶孩子去接觸外面的東西,當場就可以畫一些簡單的畫,小小張也可以畫,線條畫也可以,不一定需要很多顏色或很大的作品,不用強求很美的東西,這樣累積下來就是很好的基礎。

分享:今天很高興來參加這個活動,讓我對畫畫有進一步的了解,因為我不是很會畫,所以今天的感覺很特別,也在我心裡種下一顆繪畫的種子,然後該怎麼教育自己的孩子,也許跟孩子互動會增加一個項目,親子可以一起畫像動物或很溫馨的畫面,感覺可以把它裱框起來,當成一生的回憶也是滿好的,這點讓我很感動。謝謝。

A:剛剛這位媽媽講得很好,我聽到一句話很重要「把它裱起來」,像我的孫女每一張畫,我就跟她說,我們貼在牆壁上。所以到我家,滿滿都是我孫女的畫,有時候拿下來,她還會說:「阿公,我那張畫怎麼跑掉啦?」她自己都記得很清楚,哪張在什麼位置,所以孩子的記性跟繪畫的能力,從小就要鼓勵。我們常常拍照片貼在牆上,她也指著看,這是阿公、這是阿嬤,一歲多就會從圖像去記憶與聯想。這種教育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很多東西都把它展示出來,一般人相簿看一看就關起來了,我的話都把它貼出來,外國人說這叫display,就是要陳列。

 分享:剛剛聽鄭老師講阿公對孫的感情,讓我感同身受。這個年代很多阿公阿嬤都是這樣子。我自己也是當阿嬤了,聽到阿公做那麼多動物給孫女的心情,聽了感受真是很好。

A:聽阿嬤講阿公我更高興。我告訴各位,將來大家都會當阿公阿嬤,今天這個機會很好,把阿公阿嬤的訊息傳給各位,到時候你們就用得上啦。今天把種子種在大家腦海裡。我自己的孩子也都不是我照顧,都是阿嬤在照顧,我們現在要彌補這樣的事情,就是去照顧他的孩子。告訴各位大家一定不會相信,每周一到五都是阿嬤跟我在照顧孫女,而且我的孩子跟媳婦晚上回來,阿嬤還煮飯給他們吃呢,但是就覺得再辛苦也值得,因為看著孫女這樣在長大。今天我要來之前,阿嬤又去看醫生了,照顧小孩真的很累,可是我的孫女看到阿嬤就黏得要命,這就值得了。

分享:很高興今天我的小朋友也有機會跟大家一起來聽這個演講,我也是很贊成阿公剛剛的說法,生活無時無刻都可以隨手畫畫,這是可以一輩子的。我的孩子現在是國中,甚至以後讀高中,功課壓力真的比較大,宣洩舒壓的方法也可以藉由畫畫,真的是滿棒的。日常生活不管看一場電影回來或是旅遊回來,都可以做一些回憶,還有家人感情,隨時隨地都可以用畫畫來表達。謝謝。

A:我有時候會告訴我的學生,說畫畫是什麼?叫心情畫。心情有時很不高興,黑色的拿出來塗,塗得滿滿的,心情就好起來。或是用紅色塗,把它爆發出來也好。那個時候是抽象畫,也是心情畫,畫畫有很多種,目的不一樣,不是一定要畫給人看,或是做成書。不是的,是要讓自己解放。很多年輕人鬱卒的心,用畫來表現就不會再鬱卒了。如果你的孩子不曉得要怎麼發洩,會很讓人擔心的。

 分享:我記得我小時候也很喜歡畫畫,老師叫我們練習寫作文,上半部有空白的地方是可以畫畫的,通常我們第一個是畫天氣,下雨的話就畫雲在哭,晴天就畫太陽在笑。現在3C的產品越來越多,小朋友注意力都被轉移了,電子產品很容易上癮,但如果能讓小朋友對畫畫上癮,才是更棒的事情。謝謝。

A:把自己的經驗講出來是今天很珍貴的事。我要來之前,就心想一定會有很有趣的事情發生的。越純樸的地方,長久以來懷念的事情就會被說出來,非常高興。

分享:今天聽了演講,回想小時候弟弟他們會在課本上一頁一頁的畫,當時不曉得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直到自己有小孩之後,才發現他們會沉醉在自己的想像世界裡,用繪畫的方式來表達。也讓我聯想到,之前看過幾本鄭老師的繪本,滿多鄉土跟環境與人這方面的題材。父母能夠做的就是讓孩子看到現在,可是對於過去,比方像牛墟這部分,就要藉由阿公阿嬤跟孩子分享。在教養這部分,鄭老師給我們許多的啟示。謝謝。


▲小朋友現場為鄭明進老師繪製的畫像,繪本阿公非常高興,大表讚賞。

arrow03.jpg 2013「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arrow03.jpg 2012「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arrow03.jpg 2011「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arrow03.jpg 2010「作家撒野‧文學迴鄉」場次及演講菁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