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作家們,讀者們,咱們劇場見

 

 咪噢~好了好了開卷大姊不要催,貓要交稿了啦!今天貓喘吁吁地從電影院一路滾回家,拼在截稿前跳回書桌寫周記。都怪最近國片太多太精彩,貓耳朵夜夜流連試片廳電影院,看到雙眼冒星,還不忘期待9月上映的《賽德克‧巴萊》,一閃神就把稿子給忘了,喵~

 最近有兩個「魏導演」很有種,除了創下台灣電影紀錄、耗資7億拍攝新片的魏德聖,另一個就是打算把駱以軍《西夏旅館》搬上舞台的劇場導演魏瑛娟。雖然《西夏旅館》文字綿密魔幻充滿不可言說的魅力讓人彷彿進入夢境一如身處時空凝止的異次空間(喘口氣),但貓很想數數看,全台灣到底有幾個人看完駱胖的這部大作?魏導,算妳行!

 好啦是貓不才,搞不好新世代的知青們已經開始學習駱胖一代的「小說煉金術」,在書桌前用紙筆默默抄寫起《西夏旅館》,只有貓還在這裡耍嘴皮子。但魏導要怎麼挑戰這部小說,把他獨特的文字化為演員、對白、和動作呢?改編舞台劇預計明年上演,但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貓得趕快溜到魏導書桌上偷劇本,免得憋到斷氣。

 喵恰!貓正要衝出門去搞偷窺,就被衝進來的驢打滾迎面撞上,還好我們身材都很肉,肉肉撞在一起,沒事。驢子一來就帶來出版新消息,原來除了《西夏旅館》,李維菁的《我叫許涼涼》也要被劉亮延導演改編成舞台劇了。書裡寫都會女子的愛情絮語,不想長大的少女心,貓想破頭,也想不出誰能來演許涼涼?咪呀呀,要先去找魏導還是劉導,貓頭上的毛越抓越亂了!

 看來除了電影院,明年的劇場也會很熱鬧,小說家們擠一擠,快來把場子坐滿吧。

 

(原載 2011/7/16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