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 I:得獎作家篇

開卷好書獎25    周年特輯

得獎作家篇


名家爭輝25

1988年報禁開放之初,《中國時報》開卷版創刊,

隔年推出的「開卷好書獎」,今年將屆滿25周年。

過去24年,開卷好書獎共計選出664部作品,得獎作者多達856人次。

在第25屆得獎名單公布之前,

讓我們以系列專輯,回顧橫跨新舊世紀的開卷好書獎榜單上,

作家、作品及他們寫下的璀璨歷史。

佐渡守(文字工作者)

中文創作,見證名家崛起

 細數25年來的開卷好書得獎名單,多次獲選的中文創作者,首先是70年代的前輩,包括已逝的作家黃仁宇、郭松棻,他們的背影未曾教世人遺忘;寶刀未老的則有西西、劉大任、楊牧等,至今依舊創作不倦。2011年西西還以《猿猴志》拿下美好生活書獎。

 1996年,王安憶首度駕著《長恨歌》的翅膀從彼方飛來,至今已獲獎4次,為對岸作家第一名。大陸作家還有韓少功亦下兩城。迥異於王安憶的細膩情長,同為兩岸80年代大腕的張大春,從《大說謊家》到《聆聽父親》,不斷嘗試新寫題,風格多變而大膽,3次奪下十大好書獎座。

 從1991年至今,劉克襄以5度得獎傲視群倫,類型涵蓋十大好書、最佳青少年圖書及美好生活書。而近十年異軍突起的吳明益,則以4度獲獎,在星光道上緊隨其後,從《蝶道》到《天橋上的魔術師》,不斷超越自我。上個世紀末連年大放異彩的駱以軍,沉默7年再次於2008年以《西夏旅館》重返紅毯,與張大春、劉大任、蔣勳名列第三。

 兩度獲獎的常客,還有不忘母語寫作的甘耀明,口袋揣著「水鬼」、「殺鬼」來登板;林俊用阿嬤的河洛腔呢喃「鄉愁」、馬華作家張貴興以《群象》、《猴杯》,亦分別兩度奪旗。

 兩度獲獎的還有:關注社會的作家,前有桃米社區、紙教堂的廖嘉展,後有廢死聯盟的張娟芬;生活美學方面,有談城市的舒國治、詹宏志,談飲食的蔡珠兒,談空間的畢恆達,談自然的張碧員、陳文山……。這份名單一眼望不盡,伴著書香綿延前進。中文創作的隊伍,註記著每一張值得尊敬的寫作面孔。

 

翻譯類,大江奪魁

 翻譯類好書得主,最受矚目的為諾貝爾得主大江健三郎,4度入選封王。尤其2002年平易近人的新作《換取的孩子》、《為什麼孩子要上學》,同獲十大和最佳青少年圖書,是前所未有紀錄。

 第二名由兩位英國作家並列。2012年以95歲高齡去世的史學家霍布斯邦,1996年起「年代系列」史書和自傳,連3年獲選翻譯類十大;諾貝爾得主奈波爾則以入選「廿世紀百大英文小說」的著作,及印度三部曲作品入選。

 兩度獲獎的作家,「加勒比帶刺黑玫瑰」牙買加‧金凱德值得一提,在台出名家爭輝25年得獎感言舉隅版僅兩部作品,均獲好書,是後殖民文學代表。其他小說家有諾貝爾得主奧罕‧帕慕克、女性主義作家安潔拉‧卡特;紀實類有黛安‧艾克曼、泰拉斯‧格雷斯哥的觀察寫作;科普作家則有生物學家道金斯、愛德華‧威爾森、物理學家布侃南的專著。


童書及青少年圖書 中外輝映

 本土創作的童書,在上世紀末的10年間,夾在一面倒的大量精美得獎洋書中,李瑾倫自1993年起以穩定的腳步取得4座好書獎座,成為童書冠軍;彷彿接棒一般,自2004年起哲也開始嶄露頭角,至今共獲3座最佳童書,與「劉鳥」劉伯樂並列得獎亞軍。其他擁有兩部得獎書的國內創作者包括:李潼、林小杯、熊亮、黃崑謀、賴曉珍、林松霖、曹文軒、幾米、張友漁等人。

 國外童書創作方面,以松岡達英4度入選最受關注,喜歡自然繪本的人,對他應不陌生。最佳青少年書有法國圖文大師法蘭斯瓦‧普拉斯的奇幻冒險作品3度獲選,其他擁有兩部得獎書的國外創作者為:加古里子、約克‧米勒、沙基‧布勒奇、陳志勇、河合隼雄、黛博拉‧雷伊、萊納‧齊尼克等人。

 談到優良童書引進,不得不提幾個人。其中林真美翻譯的作品共有8部獲選好書,鄭明進4部、林良與郝廣才分別3部,皆對國內兒童閱讀版圖貢獻良多。

 

劉克襄

 得知自己是開卷25年來的得獎王,低調的劉克襄不願多談得獎事,倒是對第一次獲獎感觸良多,他說:「我非常感謝那次得獎,對我意義重大。當年沒工作,只寫了《風鳥皮諾查》,起初又賣不好,沒想到得獎後翻倍大賣,年年再版一直賣到今天。」

 《風》一書有其指標性,很多讀者跟著這本書長大。不僅如此,過去著力詩與散文的劉克襄,從此對書寫動物小說大感興趣,也更加關注自然生態教育。他笑稱自己是鹹魚翻生:「開卷當年就有這樣的影響力,那是我人生最特殊的轉捩點,有這種機遇的書現在應該不太多了。」

 他還表示:「現在大家都說『中時能看的只剩開卷』,這是很傷的一句話,但衷心希望開卷精神能影響中時報社風格。開卷有其公信力,不僅作為文學界,作為台灣社會媒體力量來講,一直扮演很稱職的角色,希望開卷繼續堅持下去。」

 

吳明益

 聽到開卷好書已屆25周年,並得知自己是得獎王第二名,吳明益表示:「很謝謝開卷。開卷好書獎真的是我最重視的一個獎。」他說:「我最早得獎是2003年,那時還年輕,感覺很緊張,尤其頒獎現場可以看到長久以來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編輯,對一個沒有什麼經驗的年輕作者來講,是很興奮的。那種興奮就像現在我的書發到國外去、我見到村上春樹或瑪格麗特‧愛特伍的編輯那樣,覺得哇~這些經手大作家的前輩真是了不起!」

 他說,二十幾年來,開卷在鼓勵書與編輯這件事上做得很棒,因為這些年整個大環境對編輯不太重視,跟記者一樣,價值感逐漸喪失。

 吳明益認為:「開卷肯定我寫了一本影響某些人的書,在那本書上,我已經完成個人很重要的里程碑。」他還說:「我知道開卷辦一個獎的辛勞程度,雖然未必要符合西方的概念,但開卷是目前唯一符合西方概念的獎項。」他並表示,開卷只缺年度新人獎,若能給年輕人一個圖像,所有年輕創作者就會朝著完成他心目中那本好書走去。

 

駱以軍

 1999年獲獎的《第三個舞者》,是駱以軍第一部長篇作品。他說:「對於有點搞怪變態的青年作家,那次得獎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童話,充滿困惑,意義卻很大。」那個階段駱以軍很拼,隔年再以《月球姓氏》得獎。「第一次得獎就已經很臭屁了,第二年又得。哇,簡直像探囊取物,所以就出現幻覺了……。」在華文小說界成為大受肯定的黑馬,之後卻隔了7年才再以《西夏旅館》重回好書榜,這讓駱以軍很心酸:「不得不說開卷真的很硬,有時還從缺(好殘酷),得獎也太難了。還好《西夏旅館》讓我知道自己沒有掉下去。」

 駱以軍認為,開卷獨立於出版利益之外,卻又影響台灣書籍的板塊運動,25年來經歷解嚴後的百花齊放,四年級的全盛,以及五年級的成長,文學參與者每年年底都在等著看開獎。他說:「大家未必在乎很多錢的文學獎,卻很在乎開卷。可惜台灣平面媒體滑落萎縮了,出版也處境艱難,但開卷每年一定會扛出10本好書,對華文書寫的鼓勵能量還是很強大。」

 

李瑾倫

 初聞自己是最佳童書得獎王,李瑾倫很驚訝。回想當年,她自認只是個「畫出一點點東西的新人」,她說:「《子兒吐吐》獲獎,是我生平第二次上報,那時網路不發達,上報是很稀罕的,鄰居都跑來跟爸媽道喜。這件事會記得那麼清楚,是因為當年我還一直拿那份報紙出來看。(笑)」

 然而得獎後面對眾人的期待,反而讓她害怕擠不出東西,因而有過一段徬徨期:「當年大家畫童書都是土法煉鋼,而且創作很難知道最後究竟會怎樣。現在回想起來也滿好的,得獎是一個反省的機會,因為有那時的開始,才有了追尋。」她說,創作二十幾年來,就是不斷重複尋找與得到答案的過程:「我到現在還是跟初學者一樣,但我已學會單純面對自己的內在。創作真的很美好,它是傳遞理想的方式,一本書帶動一個人就是小小的力量,能打動100個人,就是更大的力量。」

 

哲也

 「原來已經25年了!」哲也驚呼。他說從2004年獲獎至今,最後悔的是每次上台領獎,都覺得自己不知所云,到現在得獎BV也不敢重看。常常帶給兒童歡樂的哲也,這樣的心情著實令人意外。他表示,寫作是孤軍奮戰的事,加上國內書評不很發達,常不曉得自己寫得好不好:「寫一寫很氣餒時,就把開卷的報導翻出來,看看評審誇獎我的話,就有動力繼續加油了。」

 哲也專職寫作的契機,也是從第一次獲選好書開始,因為大受歡迎,收入也穩定了,才敢下定決心離職專心寫作。他說:「離職後我一直努力學習紀律,花10年還在調整作息。我現在學村上春樹練跑步,大概跑10圈左右,靈感就一直跑出來。」

 問到未來目標,哲也表示:「不知道25年後變成哲也爺爺,還能不能繼續講故事,但只要孩子看到書會笑會開心,在往後人生留下正面影響,那也就夠了。」雖然還沒變成爺爺,卻已經很健忘的哲也還說,因為常忘了回讀者來信,所以想透過開卷對小讀者們深深一鞠。

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

   ‧得獎作家篇

   ‧歷年得獎王(華文作家篇)

   ‧歷年得獎王(外國作家篇)

   ‧歷年得獎書單 1989~1999

   ‧歷年得獎書單 2000~2012

   ‧得獎感言選輯

   ‧得獎作品篇

   ‧得獎出版社篇

   ‧評審篇(1)

   ‧評審篇(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