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得獎感言篇

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

得獎感言舉隅



「台灣的人實在很差勁,竟然會喜歡我這樣的作家。(笑)」

──1991年十大好書《不朽》,米蘭‧昆德拉

 

「拙作《居禮夫人》被貴報評選為1991年十大好書之一,甚感榮幸。能在自己國家以外的遙遠地方,也有人欣賞我的作品,的確太令人感動了,但這份榮譽絕大部分應屬於本書的女主角居禮夫人。

 不論如何,這是一份令我喜悅的消息,同時我也應感謝中國時報的此項評選。

 1992年的世界情勢,乃是在紛擾與不安中揭幕的,但願人類的智慧,能使世局轉危為安,這也是我的新年新願。」

──1991年十大好書《居禮夫人》,法蘭絲瓦‧紀荷

 

「我深感受寵若驚,內心的興奮僅次於獲知女性候選人在美國大選中大獲全勝的捷報。」

──1992十大好書《內在革命》,葛羅莉亞‧史坦能

 

「《哀悼乳房》是個人寫作歷程裡一個重要階段,在寫作過程裡不斷反省自己過去的一段生命,參與、投入更深,因為這是真切的生命感受。希望此書能令更多寫作的同業注意健康,也把文學帶給其他平日並不閱讀文學的人。」

──1992十大好書《哀悼乳房》,西西

 

「傳統建築師和設計者把老舊的貧民區拆解,破壞了原有的社區,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貧民區,而且當地居民毫無發言的機會。我們大學畢業後就加人社區運動,很高興《社區建築》獲獎,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到台灣和社區建築工作者交換意見和經驗。」

──1993年度十大好書《社區建築》,查里斯‧肯尼維提、尼克‧華茲

 

「國內的小說家應致力於長篇小說,因為長篇小說實在太重要了,他們再不寫,我就要寫了。」

──1993年十大好書《疑神》,楊牧

 

「青少年階段是最容易受影響的時期,如果的我書能帶給他們一些正面積極的影響,就算是我履行身為童書作者的責任。」

──1993年最佳童書《浪潮》,莫頓

 

「很高興知道有人覺得這本書有意義,希望本書能激發年輕孩子對科學的興趣,一起為拯救生命奮鬥。」

──1994年十大好書《細胞轉型》,史提夫羅森伯

 

「太感謝、太開心了,以後我會更有信心往下寫。

 能以《活著》得獎,特別有意義。《活著》是我這一生中極為重要的作品,它預示了我對世界感受方式的改變。

 這些肯定讓我確信作家不能只為自己寫作,應該為大多數人寫作。」

──1994年十大好書《活著》,余華

 

「我的最愛是蝴蝶,投下時間不下十年,出書是美夢成真,得獎可說是十年有成。」

──1994年度十大好書《自然圖鑑》,張永仁

 

「希望孩子們都來看這個台灣居民最好的共通經驗。」

──1994年最佳童書《迎媽祖》,李潼

 

人類對動物的情感是與生俱來的,所以動物小說才能跨越地域,貫通全人類基本情感。我們的社會太需要以文學的力量,去喚起被輕易遺棄或忽視的愛了。」

──1994年最佳童書《第七條獵狗》,沈石溪

 

「台灣這幾年寫運動文學的作者不斷增加,如果藉由這本書的入選,使更多人注意到運動文學,也能吸引更多人從事這個文類的創作,將是我最高興的一件事。」

──1995年度十大好書《強悍而美麗》,劉大任

 

「一本關於整體人類世界的歷史著作,就該期盼能讓世界各角落的讀者都欣然接受,願意展讀。能被台灣讀者接受,正表示我當初的目標不算完全失敗。」

──1996年十大好書《極端的年代》,艾瑞克霍布斯邦

 

「我必須強調,這套書的娛樂性真的很高喔。給青少年的名人傳記車載斗量,卻鮮少著墨於商界楷模。希望孩子在讀完本套書後,能立下宏志,拍拍胸膛說聲:嘿,這我也做得到!」

──1996年最佳童書《世界大企業傳奇》,海倫艾斯禮

 

「鐵馬雖慢,還是追上這個獎了。」

──1996年最佳童書《鐵馬》,張哲銘

 

「我們的政府其實有很多資源可以出版這種書,只是不做而已。」

──1997年十大好書《岩石入門》,陳文山

 

「自己寫的書能被地球另一端的人閱讀、肯定,真是太好了!」

──1998年十大好書《雀喙之謎》,強納森溫納

 

「台灣讀者能看到這本書,也開拓了我的心胸,讓我彷彿可以從視野狹隘的日本逃開。雖然本書得的是青少年圖書獎,但希望台灣的成年人也可以讀這本書。」

──1998年最佳青少年圖書《妙妙和梭魚》,町田純

 

「我的人生上半場都在跟國民黨鬥爭,4060歲的下半場為民進黨效力,兩場結果,零比零。接下來我要打人生的延長賽,謝謝開卷在此時給我重要的鼓勵力量!」

──2008年十大好書中文創作《昨夜雪深幾許》,陳芳明

 

「我鼓勵自己得獎不要神氣,而當作是福氣。」

──2008年最佳童書《林良爺爺寫童年》,林良

 

 

「很榮幸這本書能在台灣獲得這個獎項。

 謝謝你們這麼歡迎托馬和馬修,我相信他們在台灣過得很快活。事實上,他們對法國的瞭解不比台灣多,他們在台灣一定有很多有趣的發現。馬修和托馬都相當怕冷,他們應該很喜歡台灣的氣候,也發現了很多他們不知道的水果。

 他們會喜歡台灣的食物嗎?托馬會不會想念法國的薯條?

 但我想,你們那兒或許也有薯條吧。

 無論如何,我可以肯定的說,他們都太幸福了,能在台灣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

 雖然他們沒能和你們說些什麼,但是我,我這個做父親的,我想代替他們,跟你們說一聲。

 謝謝。」

──2009年美好生活書《爸爸,我們去哪裡?》,尚路易‧傅尼葉

 

「過去我得過的文學獎獎盃,不是被媽媽拿去種花,就是用來墊桌腳,只有開卷好書獎獎盃還擺在書桌勤擦拭,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獎!」

──2009年十大好書《殺鬼》,甘耀明

 

 

「尼采說過,好書是用血寫成的。我曾經給他加了幾個字,是血變成墨水寫成的。現在我再加幾個字,寫文章不能光有墨水,還得有紙,我們都是在紙上安身立命的,秀才人情一張紙,文豪的功業也是幾張紙。我有墨水,血變成的墨水,我得感謝中國時報給我紙,感謝很多家報紙雜誌給我紙,爾雅出版社也給我紙,大家都給我乾乾淨淨的紙,給我寬寬大大的紙,沒有各位的紙,就沒有我的書,即使沒有好書獎,我已經非常感謝了。

 如果繼續給我紙,我還有很多血。

 再說一遍:我非常感謝!」

──2009年十大好書中文創作【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王鼎鈞

 

 

「九歌的朋友告訴我,拙作《推拿》入選了《中國時報》2009年度十佳好書,為了說明這份榮譽的珍貴,九歌的朋友用近乎呐喊的語氣對我說,這是《中國時報》從四萬分出版物當中評選出來的!我被嚇壞了,不停地問自己——小子,你何德何能,你在臺灣居然也能得到如此這般的厚愛!我還能說什麼?我只能用近乎呐喊的語氣對著東南方大聲地說一聲:謝謝!謝謝《中國時報》,謝謝所有的評委,謝謝九歌出版社!

 《推拿》是我最新的一部長篇,正如朋友們所知道的那樣,它是一本關於盲人朋友的書。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描寫盲人,在我的早期作品中,我有好幾部小說對盲人朋友都有所涉及。然而,和許許多多的作家一樣,一旦我的筆涉及到盲人朋友,我就迫不及待地挖掘盲人身上的象徵意義,我渴望特別的深度,我渴望特別的意義,——似乎是這樣的:盲人進入小說,只要沒有象徵意義,他們的人生將永遠失去了描寫和面對的價值。

 這是錯誤的。所幸的是,我犯這個錯誤的時候還年輕。在我四十四歲的時候,在我和盲人朋友有了十多年的交往之後,我願意這樣說:不是盲人朋友的特殊性、而是盲人朋友的普通人生吸引了我。因為這個普通人生,我願意放棄我所謂的文學野心,踏踏實實地描繪一下盲人朋友的日常生活。

 我就是帶著這樣普通的願望上路的。現在的問題是,盲人朋友到底有沒有特殊性?我要說,有。他們的身上洋溢著不同於這個時代的尊嚴感。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正經歷著一場經濟革命。這是必須的。但是,我想說的是,伴隨著經濟革命,我們的精神出現了兩個最顯著的特徵:一,粗鄙化,二,犬儒主義傾向。這是一回事。粗鄙加犬儒主義傾向形成了我們的新文化,這個新文化就是我們可以越來越不要臉地活在掙錢的路上。

 盲人朋友失去了他們的眼睛,因而,他們更加在意自己的臉。在意自己的臉,在今日的中國,這是多麼動人的內心秘密,柔弱而又倔強。我多麼渴望自己能做一個搬運工,把這個柔弱而又倔強的秘密運送到太陽的下面,在陽光下供曬,然後,發出它自己的氣味,還有陽光的氣味。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不要那麼沉重了吧,我再給你們講一個小故事。

 事情發生在2007年夏天的一個深夜,我去盲人朋友的集體宿舍和朋友們聊天,大約在淩晨一點鐘左右,一對戀人請我去宵夜。我拉開門,過道裡是漆黑的,出於本能,我拉住了盲姑娘的手,打算攙扶她下樓。可是,我其實是寸步難行的。盲姑娘突然走到我的面前,拽了我一把,說:畢老師,這裡沒有燈,我來攙你。她一路小跑,就這樣把我攙扶到了地面。在大樓的出口處,這位親愛的姑娘歪在我的胸前,撒起嬌來,說:畢老師,我比你厲害吧?

 在那個刹那我是百感交集的。我沒有流淚,我也沒有思考,我卻明白了許多,是頓悟吧。我知道我可以寫好一樣東西了。我知道我可以寫好的東西就是現在的《推拿》。所以,此時此刻,請允許我對那個黑色的世界表達我的敬意。

 我還渴望通過《推拿》這本書向臺灣的殘疾人朋友們問好。新年將至,我祝福你們!」

──2009年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推拿》,畢飛宇

 

「感謝你們在25年之後,仍能看見當初我對於生命的想法。」

──2010年十大好書翻譯類《白噪音》,唐‧德里羅

 

 

「我等這個獎好久了!」

──2010年最佳童書《狐狸的錢袋》,賴曉珍

 

 

「我依然懷疑自己是否寫出好書,未來請大家繼續檢驗我。」

──2012年度好書‧中文創作《天橋上的魔術師》,吳明益

 

把一部小說寫好、印成書,這只完成了事情的一半;一定要等到有人拿起書,打開它、閱讀它,所謂文學這件事才算最終完成。如果有幸能在許多年裡被許多人不斷開卷閱讀,原本屬於一個人的獨語才可能轉變成許多人的百感交集,那才是作者和讀者共同完成的文學。感謝開卷年度好書對作者和讀者雙方的鼓勵。謝謝所有未曾謀面的台灣讀者們!」

──2012年度好書‧中文創作《張馬丁的第八天》,李銳

 

「繪本應不僅是文圖華麗、技巧流暢的圖像,而是作品在深度上的考量與追求。或不一定要文圖以載道,但絕對應不自我妥協地堅持言之,畫之有物的原則。這本小書只是拋磚引玉。與國人共勉、深入耕耘,各創品牌,始能免於被淹沒於撲天蓋地而來的舶來翻譯作品大海中。」

──2012年最佳童書《想畫‧就畫‧就能畫》,呂游銘

 

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

   ‧特輯 I :得獎作家篇

   ‧歷年得獎王(華文作家篇)

   ‧歷年得獎王(外國作家篇)

   ‧歷年得獎書單 1989~1999

   ‧歷年得獎書單 2000~2012

   ‧得獎感言選輯

   ‧得獎作品篇

   ‧得獎出版社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