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評審篇(2)

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

那一年,我們當評審


⊙採訪整理/佐渡守(文字工作者)

李淑珍

(台北市立大學史地系副教授)

 那真的是個很愉快的經驗。我曾擔任過一整年的每周選書人,也擔任過3次年度好書的評審。

那時候,每周一天從學校騎腳踏車到萬華的《中國時報》。在一個小小的房間裡,桌上堆滿了書,整個下午的時間,要把每一本書都翻開來看看,類別很廣。我是代表歷史、人文、社會這塊領域,有些評審是文學的、有些是財經的、也有科普的,大概有45個左右的評審,我們負責每周推薦好書。

 年度好書則是從每周推薦的好書去找,評審要讀一年累積下來的好書。評斷的標準基本上是深入淺出、對大眾有吸引力、文字流暢。此外必須是整體有系統的作品,不能是學術論文集,必須一開始就決定要寫一本書,有完整架構。

 開卷一開始就寄了相關資料告訴我們,這是他們評選好書的標準。我自己在寫作的時候,也有受這個影響,希望寫出來的東西也能符合這個標準。當然這不是學術界的標準,但我覺得如果學者都是寫一些不能吸引一般人的東西,在這個混亂的社會上,不能提出一些可行的方向,我覺得我們這些學者是愧對社會的。

 

吳明益

(作家,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2007年我當過每周選書人。那年剛好失業,開卷給我這樣一個工作,也許錢不多,但我很開心。每個禮拜我有個時間去開卷,所有的書都擺在桌上,我們讀完後投票與討論,對我來說是很棒的經驗。

 到現在我還會跟學生講,你怎麼有辦法一個下午面對三、五十本書?而你想要讓哪一本書被媒體和讀者看見?──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閱讀訓練,就算學術上也沒有這樣的訓練。

 我後來知道好書有一種味道,打開書翻幾頁之後,會被那種味道吸引。雖然有的書寫得深、有的寫得淺,但好書就是會有一種「樣子」。我很難形容那是什麼樣子,還有這本書的編輯所擺出來的「態度」,多少都能反應他人將會給這本書什麼評價。

 我算是讀書比較快的,但讀完書之後必須跟編輯meeting,講出推薦的理由。我們自然不能很純粹地說「我愛這本書」、「我討厭這本書」,總要講出道理來,包括過去對這位作家的認識、從這本書看到的企圖心、或者Non-fiction的書是否有些知識性的對話等等,我覺得都是在自我鍛鍊。就像《文心雕龍》講的,你要「操千曲而後曉聲」,操過千曲你才會懂音律。不過不太一樣的是,每周的選書小組,對我來說純粹就是個「品嚐」書的過程。

 

陳娟娟

(誠品書店商品處海外業務副理)

 「2007年開卷好書獎揭曉了,這次參與了最佳青少年圖書與最佳童書的評審,選出了11本書。這是一個大工作,要讀畢一百多本書,算是年終最繁重的工作之一,但對我而言,很有意義。5位評審共花了兩個月的時間,讀完所有入圍作品,又歷經一下午的意見討論,最終評選出7本最佳童書和4本最佳青少年圖書。也許心中各有遺珠之憾,不過還是期盼這些圖文俱佳的好書,能夠真正得到小讀者的共鳴,也期盼出版界的夥伴們繼續努力,為我們的孩子提供更豐富的出版品,讓這塊土地上的孩子因為童書被滋潤,得以心靈富有。」

(引自陳娟娟部落格2007年發文)

 

陳芳明

(政大台文所教授)

 「忝為好書評審之一,我對2012年入圍的書單,頗為滿意。至少都是我心目中的好書,值得閱讀的好書。無論我們對《中國時報》有很多意見,但開卷的傳統卻仍值得尊敬。對於國內讀書市場,這是對出版社的一大鼓勵,也是對讀者的一大指標。因為是第一次參加,首度發現評審過程非常嚴肅而認真。在實際評審的兩個月前,所有的成員就已經收到書籍。事實上,每位評審者在整年過程中,已經普遍涉獵過心目中的好書。一旦受邀,更加專注重新閱讀。這是我參加過最具挑戰性的評比,前後竟然耗去4個小時。絕對不是文學創作獎評審可以比擬。是經過再三討論後,名單才逐步形成。」(引自陳芳明臉書2012年發文)

 

盧非易:開卷好書獎,記錄思想流變

 擔任過最多次開卷好書獎評審工作的政大廣電系教授盧非易認為,90年代《中國時報》最有意義的兩件事,就是辦了《中時晚報》電影獎(台北電影獎前身)與開卷好書獎。他說:「這並非年終『印象派式』的集體投票,而是非常紮實且沉重的工作,因為要做一整年,是非常細膩繁複又有趣的工作。」

 「開卷不只把當下最好的書整理出來給大家看而已,歷屆書單就已經訴說了這25年整個文化生產的流變過程。不管得獎或未得獎,其實從這些書可以看見社會在想些什麼、在訴說什麼。我相信過去的年代從來不曾有這廿幾年的複雜,而開卷好書獎正好壓在時代極大轉換之中,意義非常重大。」

 他也不禁感嘆:「我習慣舊的出版印刷,所有寫作人靜靜地寫、讀者靜靜聽的年代。是否一去不復返?令人異常懷念。」新媒體時代來臨,所有書寫者的聲音,宛如被沖入大海裡稀釋。「開卷好書記錄思想流變的這個活動,要怎樣面對這個課題?如何在眾多聲音裡找到那些值得我們聽的聲音?這是值得思考的。」

 

【評審幕後】

1993年,十大好書獎評審包括作家朱天心、評論家南方朔、學者莊文瑞、郭立民、程樹德、盧非易等人。由於眾人的時間一直湊不起來,一約竟約到晚上,會議直開到清晨五點多。時任文化中心主任的莊展信送來豆漿燒餅當早餐,討論還未休,堪稱開卷25年來最漫長的決選會議。

1994年的評審唐香燕曾表示,選好書難免會有遺珠之憾,每一本遺珠都像走失的孩子一樣,成為評審委員心中「祕密的思念」。1996年,決選評審之一的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李孝悌,在贈獎典禮上代表致辭時,忍不住從口袋拿出一張紙條,特別對《蒙馬特遺書》、《建築的涵意》、《動物解放》、《大地的窗口》、《台灣鳥瞰圖》等未能突圍的好書,深深致意。

「雖然我一直不是很了解我娘何以特愛我當開卷評審,每年年底如果評審名單沒有我,她就會略帶質疑的口氣說:『今年沒找妳喔?』基本上為了娘與妹妹的期待,每次我都會答應。今年接到邀約電話時,內心百轉千迴,不斷向主編說明其實我如何喜歡這份工作,奈何時間不允許。娘得知後立刻驚呼:『為什麼拒絕開卷!』娘的質疑勾起我淡淡哀傷,若不是這種不能停下腳步的生活,我真的很喜歡每年1012月,走到哪兒包包都放著開卷的選書,有空就讀一點的那種充實又悠閒的感覺,也喜歡到《中國時報》開會的感覺。不過推了就推了,早點告訴娘也好,免得她又在年底自己看報後對我說:『妳今年又沒當評審喔?』總讓我有種『妳落榜囉?』的錯覺(笑)。」(引自台大外文系教授黃宗慧臉書)

不論是每周選書人或年度好書評審,開卷各階段評審在選書過程中都必須對外保密,以杜絕干預,保持公正客觀立場。(本報資料照片)

開卷好書獎25周年特輯

   ‧特輯 I :得獎作家篇

   ‧歷年得獎王(華文作家篇)

   ‧歷年得獎王(外國作家篇)

   ‧歷年得獎書單 1989~1999

   ‧歷年得獎書單 2000~2012

   ‧得獎感言選輯

   ‧得獎作品篇

   ‧得獎出版社篇

   ‧評審篇(1)

   ‧評審篇(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