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大跨界沒祕密的年代

 

 誰說作家只能寫書,劇作家只能窩在劇場裡?現在流行全方位大跨界,比如文壇新秀劉梓潔跨行當導演,《父後七日》笑中帶淚感動全台;暢銷作家藤井樹改編自己的小說《夏日之詩》,親自執導演筒拍攝成同名短片;九把刀的電影處女作《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票房更嚇嚇叫,還因為挺國片或挺好片的口水爭議攪動電影圈一池春水。導演魏德聖雖然還沒改行寫小說,卻說過他最羨慕一枝筆就能搞定的作家呢。

 還有,習慣嬉笑怒罵的冷伯紀蔚然,本來既教書又寫劇本劇評,最近還改行當起偵探小說家,新書《私家偵探》(印刻)讓人讀得過癮,還不禁對號入座……。喵,有些話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讓咱們跟著書中主角吳誠穿街走巷,把他每天辦案的路走透透。

 最喜歡踮著貓腳四處鑽的貓耳朵,找了個好天氣的日子,到小說裡的六張犁一帶踏青,沿著基隆路、辛亥路、臥龍街到富陽街,悠轉了幾圈。結果眼尖的貓,一下子在街角發現某記者穿著拖鞋出門吃早餐,一下子瞄到某劇場演員帶著熬夜排完戲的黑眼圈回家,對街還有個美麗女作家剛閃進一家小七。當貓窩到咖啡館歇腳時,頭一抬,嗚哇發現旁邊赫然就是一臉鬍子的紀杯杯呢。

 原來六張犁也是藝文人士臥虎藏龍之地,他們夜晚流連在永康麗水溫州街一帶的小酒館談書論藝,更深的夜或更早的清晨,就(打回原形)回到這裡的家居生活圈哪。

 喵啊,跟著偵探果然沒錯。下次貓知道要到哪裡挖新聞了,比如誰摟著誰上樓、誰總是晚起喝一杯黑咖啡當早午餐,誰窩在家裡著迷殺殺殺紅眼的水滸傳連續劇,還有誰喜歡蹲在巷口逗貓……。這些都是《壹週刊》沒興趣,但貓躲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藝文八卦風景啊,喵嗚(舔爪子)~

 

(原載 2011/8/27 中國時報‧開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