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耳朵寫周記:美魔女夢遊仙境

 

 日本密友Mimiko最近到貓家民宿,她現在是美容會館的負責人,研發出一套結合穴道和精油的指壓術,壓得關西熟男熟女凍未條。她一下飛機看到臉色白蒼蒼的貓就說:「朵朵將,你自律神經秀逗噢。」

 好神啊,Mimiko怎知道貓這幾個月睡不好?於是,Mimiko施展魔爪,按得貓喵嗚~喵嗚~全身酥麻。一覺醒來,立刻體會到睡美人甦醒的感覺,皮膚都發光唷。望著煥然一新的貓,Mimiko撒嬌:「果然是美魔女!要請我吃飯喔~。」那有什麼問題呢,只要她搬來台北長住,叫貓每天出櫃都心甘情願。

 兩個美魔女於是開開心心手牽手,逛進一家小巷裡木造老房子改建的餐廳吃飯。大概餐廳氣氛太優了,吃完飯,Mimiko忍不住輕聲細語歎息說:「台灣很壓撒細ㄋㄝ。」台灣很溫柔?吼,這還是貓第一次聽人家這樣講哩。這嬌女又說了:「朵朵將,我都是看石野真理的部落格,來認識台灣噢!」原來如此,soga!

 憑貓見多識廣,當然知道Mimiko說的這位真理將,她最近出了一本新書《感動台灣》(夏日)。一個日本女生全台跑透透,大甲媽祖遶境、排灣族的收穫祭、蘭嶼的飛魚定食、馬祖的繼光餅、太平山的小火車……,全被她體驗過,配上阿那答片倉佳史的攝影,好一對台灣控。

 不止日本來的,還有一位北京小伙子劉霄,寫了一本單車行《台灣人情味》(智園),也很動人呢。他平平實實寫下看到的、感覺到的、想到的,這可是意識形態的最佳解毒劑喔。

 嘿嘿~,貓就是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被外國人讚起來特別爽。寫到這裡,肩胛骨又有點痠,按按時間又到了。Mimiko趕快來,哈壓酷!

 

(原載 2011/11/19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貓在的地方就是風景,喵~

 

 前幾天貓和朋友相約喝下午茶,剛趁著法蘭克福書展之便拐到巴黎風騷了好幾天的驢打滾,拿著iPad炫耀她在莎士比亞書店拍到的黑嚕嚕店貓,還得意洋洋說她藉著拍貓跟書店老闆啦咧好久相談甚歡巴拉巴拉。

 幾年沒出國的貓耳朵我吃味了,問驢那你們有沒有聊到莎士比亞書店有隻店貓Monty今年4月才剛過世?還有舊金山的城市之光書店也有一隻駐店14年的店貓「凱蒂小姐」,2008年過世時,好多粉絲紛紛發文悼念她。愛荷華一隻名叫杜威的貓,紅到連日本人都特地跑去拍紀錄片,還成為《圖書館裡的貓》(皇冠)一書的主角呢。

 驢子張嘴還來不及回答,剛從猴硐回來的貓夫人一聽到貓就激動了,兩眼閃星星說對啊對啊,有貓的書店就會有種令人安心佇足的味道,像花蓮時光二手書店的白貓Woody,喜歡睡在木頭書櫃的抽屜裡,都可以列入花蓮一景了。已經調到台中顧店面的茉莉書店叮噹店長說唉喲,你們再說下去,我都想回師大店去摸摸我們家布布和可可貓了。

 我問貓夫人,你不是剛出一本以「店貓」為主題的攝影集《台灣這裡貓當家》(木馬)嗎?有沒有什麼新鮮有趣的事情報一下吧。提到這個,貓夫人就笑得甜蜜蜜,掰著指頭說:延吉街麵粉店家的叮叮喵喜歡當快遞小跟班,每天小跑步陪頭家娘去送貨;三重雜貨店的摳摳喵本來是流浪貓,後來變成老闆娘口中「黃貓白肚,一天賺兩萬五」的招財貓;烏來特產店的阿明喵喜歡在老街上到處巡邏,還和附近的狗狗都打成一片……。總之,有貓的店家就有溫情,貓在的地方就是風景。

 嘴巴張了半天的驢讚了一聲說太好了,我趕快來惡補一下店貓八卦,搞不好跟老闆聊對味了,還能賺到買東西八折再去零頭呢。

 切~,驢子你腦袋就只想這種事啊!

 

(原載 2011/11/12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戀家的把拔最偉大

 

 好久不見的老同學捲麻花,下午陪貓逛街,去給貓娘買生日禮物,捲麻花一面挑禮物,一面建議貓何不在專欄裡寫首詩給貓娘祝壽。看來這隻傲嬌貓跟以前一樣跳tone啊!貓彈了一下她耳朵上的蝴蝶結說:「我們貓族是母系社會,有必要搞浪漫嗎?」

 「說得也是啦,那你要榛果拿鐵還是焦糖瑪奇朵?」兩隻貓找了間咖啡館坐下,馬上又變成賤男批鬥大會,從女星的生男壓力、被獨家的家暴到小三四五六,攏嘛係父系社會的罪過!

 天色漸暗,二貓罵得不時上牙咬到下唇,這時,貓耳朵終於良心發現,跟捲麻花說:「最近人類好像要轉性了,他們要朝母系社會演進喲!」

 喵喵~,這就是有讀書的好處,貓可是有證據的喔!最明顯的跡象,就是講父愛的書越來越多了。像去年的《老爸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商周),講50歲的治療師女兒,照顧80歲的多病老爸;又像最近出版的《父親給孩子的最後道別》(大好),一個癌末爸爸,臨死前寫了82封遺書給9歲的兒子;還有《父親的手》(大家),講失聰父和兒子之間的親子關係,一本比一本催淚……。

 捲麻花聽完喵了一聲,「現在的男生真的比女生戀家,要是放無薪假,乾脆在家相妻教子。」

 可不是喵!而且還可以靠推特搞笑、再出版成書咧。像去年紅遍美國的《我的老爸鬼話連篇》(大家),最近也登台了。CBS的電視劇還找來現年80歲但看起來只有60歲的《星艦迷航記》的艦長,演那個很愛幹譙的老爸,真是越譙越勇,老當益man呀。

 兩隻貓喵一喵,一個下午又過去了,生日禮物也沒買到。捲麻花提議說:「那請貓娘去看加菲貓跳鋼管舞好了。」

 「咪~,妳真不是普通的三八喔。」不過,這真是她今天提出來最有建設性的idea啊。喵耶!

 

(原載 2011/11/5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貓的告別式,so sweet.

 

 最近天氣開始涼得有些氣質了,貓耳朵也被Hold住姐hold住,整個人fashion到不行,miaow~。你看,現在連叫聲都這麼English! Don’t be jealous, OK?

 Cat Ear今天要介紹兩本跟death有關的書。Why?因為面對死亡,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人hold住。不過像對岸的書店那樣,一個move就把《賈伯斯傳》堆成靈堂,你們也太山寨creative了吧!

 但是一看到《懸崖邊的守護者》(春光),我就有點hold不住了:一位洗窗工人在老婆跳崖自殺之後,失魂落魄去這個suicide的「熱門景點」巡邏,結果從死神手中搶回了幾十條人命。這樣的真人實事很消耗面紙耶,miaowoooo~

 But最教人感動的還是台版《送行者》終於現身了。《人生最後一次相聚》(春光)這本由新一代禮儀師所寫的殯喪直擊錄,把生前契約的內幕通通撂出來,真是Buddha Heart來著。如果你對喪禮的印象還停留在電子flower car和孝女白琴,那你就OUT了啦。

 喪葬業務為了搶業績,都會跑到太平間或急診室趁人之危,這時家屬哪有心思啊,都嘛let it be,要是再遇到不肖的禮儀師,那就只好let it be twice。話說回來,也有吃人夠夠的喪家就是了,還會上演靈堂爭霸戰咧。禮儀師既要應付業務丟過來的case,又要面對人多口雜的家屬,還有各路各派的師兄師姐,果真是最能hold住場面的高危險行業。要是每個從業底迪都長得像本木雅弘,那不論花多少,我都會說I do, I do的。

 看完書之後Cat Ear就在想,人有旦夕禍福,everybody最好現在就規劃一下,看看自己需要什麼樣的告別式,省得承辦人傷腦筋,或大體的臉被塗得像媒婆一樣。像貓就想來一個純下午茶的告別式,準備一個大大的cake,請親朋好友來和我美美的遺像吃茶喝咖啡。省去一切繁文縟節,不要唸經,不要花圈,誰送劍蘭誰就給我OUT!那也太不fashion了。

 

(原載 2011/10/29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幹活、戀愛、看作家,請到台南!

 

 本周一,趁著台灣文學館8周年慶,貓一路窩在阿囉哈的行李箱來到台南,溜進館內看了幾檔特展,看得頭昏眼花、飢腸轆轆,決定學王浩一的走食功夫,一路吃到掛,順路探八卦。

 從蝦仁肉丸吃到杏仁豆腐,貓心滿意足摸著圓滾滾的肚子,該幹正事囉。

 葉老葉石濤曾形容台南是「適合做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日子的好地方」;自從8年前日治時代州廳改建成台灣文學館,府城又多添了一番景致,就是:作家身影。

 嘿,你看:季季大姐走在中正路上,正往台文館趕三點半的會議;巴代正在台文館當服務志工;王浩一窩在運河邊的咖啡館寫書;愛玩愛吃愛寫的劉梓潔又賴在草祭書店不肯走;米果在虱目魚粥的攤位上呼嚕呼嚕地吃早餐;李安大導演戴著漁夫帽微服在台南公園散步;在地人幸佳慧陪平路逛葫蘆巷、喝窄門咖啡;李瑞騰推著行李箱步履匆忙趕搭高鐵回台北;寫《母親的六十年洋裁歲月》(印刻)的鄭鴻生,站在一家名叫末廣町的女僕咖啡店門口,懷念已然消失的老派布莊。喔還有,傅月庵和小寶父子倆蹲在延平郡王祠前,玩起了火柴盒小汽車,另一頭,郝譽翔抱著口愛的小Baby也來了……。

 咪啊~,貓真是對不起粉絲們,雖然一票文人喜歡到台南做夢不幹活,但貓還沒打探到什麼值得拿出來賤嘴的情事,作家們躲喵仔連看到路邊的野貓也快閃啊。八卦八卦,你到底在哪裡?

 最後一招,貓逛進的誠品書店嗅一嗅。平台上放著一本剛出爐的《家族記憶》(八旗),作者黃小黛也是台南人。貓心想,素人作家不知死,說不定會抖一下台南韻事?結果貓蹲在書店看了一小時,只見作者拼命曬親情,寫她台南的家人與家事。咪啊~,葉老,台南果然是個正正經經的好地方,但肯定的,喵仔狗仔不要來,這裡不好混,喵嗚~。

 

(原載 2011/10/22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貓一家都難「斷捨離」哪!

 

 國慶日連續三天假期,貓大姐邊咒罵老闆沒人性,邊把貓小怪塞給貓耳朵,滿臉豆花加班去。貓只好拎著小怪往他外婆、咱貓娘鄉下的家裡跑。

 晚餐時間,貓娘煮了滿滿一桌肯定吃不完的大菜,貓一邊咬著肥嫩嫩的魚,邊跟阿母開港閒聊:「最近有一本很紅的書,教人丟掉多餘的廢物,擺脫對物品的執著,就可以改變人生說。」

 沒想到貓娘可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回應:「你是說《斷捨離》(平安)啊?我早就買啦,看完第一章,我就扔光一整個廚櫃啦。」

 喵嗚~這樣喔,那你生日時我和大姐送的Wedgewood骨瓷餐具咧?不會也被掃進垃圾桶了吧?(淚)貓耳朵心裡的OS還沒跑完,就聽貓爹拿著報紙,唸出頭版新聞:「女記者忍辱化身酒女,金錢豹下海一天實錄。」

 厚,我說貓爹,你看的是哪一天的舊聞啊。貓轉過身來,跟阿爸開港閒聊:「最近有一本新書叫《資深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野人),法國女記者為了了解失業者的生活,跑去當碼頭清潔工,兼了好幾份臨時差,還每天往就業服務中心報到,見證了底層生活的艱苦。人家是專業的田野調查,做了整整6個月,也沒在喊什麼忍辱報導咧…。」

 貓話沒說完,表哥大頭狗插話了。「美國也有一本『臥底報導』代表作,60歲的細胞生物學博士跑去當女侍、旅館清潔工、看護,還有沃爾瑪的售貨員,寫了《我在底層的生活》(左岸),那才叫貼近勞工現實呢。」

 貓還來不及稱讚大頭狗有讀書不是只會掛網打怪,貓爹慢條斯理說話了:「1998年,東海大學一名社會所研究生,為了寫碩士論文,還親自下海…。」

 呃,我說貓爹,難不成《你不知道的台灣》(文經社)的管大是你的化身,台灣早年的社會新聞都歸你管柳!

 

(原載 2011/10/15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贖罪放生,挑肥一點的!

 

 最近貓界的部落格、臉書、伊妹全被一則新聞簡訊塞爆:一萬四千斤的魚在水庫放生!乍看這條新聞,貓耳朵當場癱軟在沙發上,14000斤耶!我貓家族三輩子都吃不完。光想到那個活蹦亂跳的畫面就幸福得皮皮剉,喵不出來了。

 隔天一早,貓耳朵就攜家帶眷去撈魚。到了現場,喵哇,簡直貓山貓海,哪還有什麼魚啊。岸邊根本找不到空隙可以插身,每個人都拿根釣竿在學姜太公,還有人連游泳池用的充氣小艇都出動了,在水上濫捕……。

 突然轟一聲巨響,嚇一大跳,居然有人在炸魚!這下子群情激憤,水庫一片憤喵聲。慌亂推擠之間,我家貓小怪被人從岸邊給推了下去。只見掉入水中的小怪悠哉悠哉,開始撈死魚,挑了三四條大尾的才游向岸邊。

 看到貓界的醜態,貓一路生氣回家。心想,這放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轟動人貓兩界?上網一搜,原來是文茜小妹姐寫了一篇放生記,分享她的感動之旅。不料這篇個人頓悟立即招來圍剿,部落客「個人意見」批評放生是「不人道不環保又愚蠢的行為」;作家吳明益擔心,放生搞不好是放死,很可能讓「一個小小的生態系因此崩毀」……。砲聲連連,滿城風雨,鬧到文茜小妹姐出面大喊,請教教我,如何放生才不會破壞生態?

 根據貓耳朵多年來的觀察心得,像放生或環保這一類的矛盾,只能說是人類長期以來虐貓的天譴。不信你去探查一下:放生的人,一定吃過肉,不然就是打算繼續吃下去;提倡環保的,很多人家裡一堆塑膠用品。宗教理由跟科學理由,都是人類的理由?

 所以你們想要贖罪放生,貓耳朵沒意見啦,下次記得要挑肥一點的魚來放喔!阿咪陀佛,善喵~善喵~。

 

(原載 2011/10/08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景氣不好,打折貼紙黏答答!

 

 古代攔街喊冤這種事,沒想到竟然會發生在貓耳朵身上。喵呵呵~別懷疑,儘管貓不是包青天,但專欄寫了4年多,好歹也累積了幾分正義天使的好名聲啊(舔貓爪)。

 事情是這樣滴。貓特喜歡最近的天氣,有點微涼,偶爾發熱,總之,逛街散步吃魚抓蝨子,日子過得好不安適。這天,貓逛完統一阪急的周年慶,沿著地下通道走進書店,一眼瞄到幾年前出版的《台灣魚達人的海鮮第一堂課》(如果)。咕嚕,這本書裡有好多好吃的魚喔~。正在擦口水,突然,左邊書區裡呼地冒出一隻嫩貓來,瘦哩巴嘰貓毛還沒長好哩。嫩貓仆街一般仆倒在貓腳邊,咪嗚噢地一陣亂叫,貓只得摸摸他的頭,要他別激動,有話好說嘛。

 原來嫩貓也是愛書一族,他在書店裡發現很多書正在打折。原本嫩貓興高采烈,一口氣買了好多本,但每本書上都貼著75折、69折等折扣貼紙,嫩貓看了不順眼,就用他幼咪咪的貓爪撕一撕摳一摳,沒想到好好的一本書,像被人黏上了鼻屎,黏呼呼地一團膠渣,就黏在作者名字上。嫩貓說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何止嫩貓,貓聽了也好想哭,咪啊,那位作者可是貓的偶像哩。

 於是,正義天使撚了撚貓鬚,學電影《功夫》裡包租婆的飛毛腿,呼~飛奔到服務台,嚴詞要求服務員換一本沒貼貼紙的書給嫩貓。服務員起初不樂意,貓惡狠狠瞪了他一眼,撂話說:「我是貓耳朵……」話還沒說完,那制服第一個扣子沒扣好的肖年仔,已經雙手遞上一本完好的書來啦。

 這件事,讓貓想了好多天,還是不明白。是景氣不好,出版社省錢省到捨不得用方便撕黏的貼紙背膠嗎?讀者們是否和嫩貓一樣,不知道書店有換書服務?還有,更重要的是,貓耳朵的名聲,真的,已經,這麼大了嗎?喵~好虛榮啊。

 

(原載 2011/10/01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喵設計,太over啦!

 

 貓身邊的朋友,驢打滾、豬尾巴、布克貓……,都知道貓耳朵最重視書的封面了,長得醜的書,貓可是拒買的喔。

 不過,現在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無關美醜,而是:設計太over了。就說那些醜醜的書腰吧,明明可以做成令人愛不釋手的書籤,結果每次都印成推薦功德錄,沒品味又不環保,喵嗚~。

 話說貓耳朵前天到北投泡溫泉,竟然巧遇一票出版界歐巴、歐吉,正優閒地吃溫泉大餐配八卦,大家聊沒幾句就講到幾年前《失物之書》(麥田)引起的封面大戰。長年在國外趴趴走的書探鳥男立刻現寶說:「對了對了,《消失的湯匙》(大塊)的作者山姆.肯恩,對台灣設計的封面很有意見喔,還寫了一篇專文咧(slate.me/nl85yk)。」

 看鳥男講得眉飛色舞,貓馬上溜到飯店的電腦上估狗一下。原來山姆叔叔非常不解,這本講週期表的書,為什麼封面上的氫是一顆微笑精子?鋇和碘是兩個姿態撩人的裸女呢?啊鋅怎麼變成快樂棒啦?他寫得有夠爆笑,害貓耳朵邊看邊噴魚。

 不過更猛的是我方回覆的伊妹兒,他也引述了,大意是:因為很多科普書真的太「嚴肅、嚴肅、嚴肅了,又無聊」,所以這本「我們想弄得輕鬆有趣一點」。然後我方又一一解釋,為什麼那些元素會讓人聯想到那些設計圖案,結論是:「我必須為我們的文化和您的書搭起一座橋樑。」

 可憐的山姆叔叔還是很介意,自己的學術大作,封面怎麼會被台灣設計成健康教育呢?但貓耳朵更介意的是,曾幾何時,「我們的文化」只剩下健康教育了呢?

 可是一想到我方這麼挖空心思吸引讀者,真是用心良苦。所以大家一定要支持國片啦!(咦,好像被前幾天的口水戰噴到……)

 

(原載 2011/9/24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那一夜,我們在阿魯吧

 

 上禮拜貓耳朵在家啃月餅配柚子吃了個貓肚翻天時,表哥大頭狗丟訊息過來:「聽說你們家劉梓潔又有一本新書要拍成電影柳?」蝦咪,有這款代誌?宅男大頭狗的消息竟然比包打聽貓耳朵靈通,反了,反了!

 為了扳回顏面,貓趕快順藤摸瓜追消息。原來寶瓶文化為了慶祝1 0周年,籌措了一筆經費,要為新書《去年在阿魯吧》拍攝預告短片。咦,這是賀景濱的新書嘛,那咱們開卷好姊妹梓潔咧?原來她是負責短片的劇本跟導演。(所以說宅男的話聽一半就好,哼哼!)

 說到短片,前陣子台南通王浩一推出新書《人生的十堂英雄課》( 心靈工坊)時,出版社編輯、企畫下海客串正妹,和浩一大叔合力演出歷史人物教我們的一堂課宣傳片。愛湊熱鬧的貓沒跟上拍片現場,才在懊惱不已,這回阿魯吧要拍片,怎樣也不能再跟丟了。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貓在攝影腳架和夾腳拖高跟鞋之間竄來竄去,終於把拍片現場摸了個透。喵嗚,這支短片來頭可真不小,男主角是金鐘、金馬雙入圍的帥哥吳中天,製片、燈光和剪接都來自《賽德克‧巴萊》和《少年Pi的奇幻之旅》兩部大片的團隊。最大的亮點當然是梓潔導演了,只見一聲「action」,整個現場就被她hold住了。看她手持香菸調度場面架勢十足,實在很難跟一起上瑜伽課的那個沉靜女同學聯想在一起說,咪噢~。

 拍完男女主角在暗夜長巷被黑衣人追殺的戲,貓又死皮賴臉跟到底。下一場戲換到知名夜店取景,半夜的pub果然有酒沒酒一樣嗨。主角在吧台上唸著取自書裡的台詞,導演和攝影盯著監視器看效果,原著作者和出版社總編在場邊開桌暢飲,燈光攝助等工作人員則一邊喬器材一邊關心王建民對道奇的比賽,「怎樣,怎樣?」「滿壘被三振啦……」

 厚,拍片現場都這麼熱鬧喔!

 梓潔導演說,《父後七日》是把4000字短篇變成90分鐘長片;《去年在阿魯吧》則要把十幾萬字的長篇濃縮成3分鐘的短片,兩次拍片是截然不同的挑戰。喵~好期待月底正式推出的這支短片喔,到時候貓可以翹起尾巴告訴大頭狗,那一夜我可是跟一群電影伽,一起阿魯吧!

 

(原載 2011/9/17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歌壇文青,看東野?還是浦澤?

 

 這幾天貓又發懶了,別理我,別催我~,貓正賴在臉書上說。「秋,聽說你已來到……」喵喂,這位臉友,幹嘛沒事耍文藝腔?

 啊哈,貓想起來啦,這個文青橋段,是小時候貓娘母愛發作時讀的床邊文章,是曾虛白大師寫的。換成現在的說法就是:秋天到了,跟夏天說掰掰啦!

 正當貓盯著電腦螢幕發昏,驢打滾打電話來,劈頭就一頓臭罵:「兩個禮拜前不是已經在第一時間跟你通報了嗎?東野圭吾生氣了,大陸盜版電子書太囂張,網路下載好像吃免錢,東野桑決定暫停授權中文版了。這麼大條的新聞,你幹嘛不發稿?專欄寫假的啊?這下可好,人家大記者陳宛茜先發了…。」

 阿咪喂,貓沒忘記啊,只是停止授權之說眾說紛紜,貓還在收集各方說法的咩。驢敢情是太資深,罵小編成習慣,還想繼續教訓,貓立刻用耍賴法,就地打滾說:「喵喵,別生氣啦,改天送你兩本《比利蝙蝠》。」喵哈哈,提起浦澤植樹的新漫畫《比利蝙蝠》,驢子果然閉嘴了。

 《比利蝙蝠》才剛在台上市兩集,劇情還在鋪梗,主角是一名日裔美國漫畫家。懸疑的是,這套暢銷漫畫為何跟日本的「下山事件」雷同?漫畫裡的神探蝙蝠「比利」,又為何出現在日本呢?

 以《怪物》和《20世紀少年》走紅的浦澤,是個善於揭露人性黑暗面的漫畫家,後戰爭社會的故事背景,更增添他的藝術魅力。「文青都愛浦澤植樹,還不一定愛東野圭吾哩!」貓得意地搔搔肥肚皮上的一圈毛,跟驢小嗆一下。

 沒想到驢回說:「現在歌壇『文青』滿天飛,隨便哪個歌手,都給他安個文青標記,文青不值錢了啦!」

 嗄?歌壇文青是誰?Hebe?開玩笑,她是看東野圭吾、還是浦澤植樹咧?

 

(原載 2011/9/10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啟動自由之丘,永樂好坐~

 

 貓耳朵最近又胖了,就算買了Jolin姊姊和塑身女皇等疊起來等身高的瘦身書,也一本都沒瘦到我,只好望衣櫥興嘆。這天貓逛到公館夜市買新衣,走著走著經過台電大樓,竟發現那間小小店面、沒有老闆只有投幣箱的「BOOK.ANEW」二手書店關門了。

 這家書店小得只能擠進3隻小貓,眼睛不夠尖的人恐怕很難發現。店裡最大特色就是沒有老闆站崗收錢,請書友依標價投幣買書,完全考驗人性。誠實書店為什麼關門大吉呢?貓正傻在門前搔頭苦思,就被路過的布克貓當頭拍了一掌。聽他一說,才知原來不是書友不誠實,是房東要漲價,書店老闆無法負擔,只好先在8月底收攤,目前正在發動募集,希望轉型成社群支持型書店。

 關門的書店不止這家,師大路知青密度最高的布拉格書店,也在前陣子跟大家說掰掰了。但孩子們免哭,因為這個地下店面加上樓上的Cafe Philo知青磁場超強。果然沒多久,新書店「永樂座」就在原址開張,名聲也馬上傳開,照樣成了藝文活動的熱門舉辦地。貓這天和布克貓在書架旁蹲沒多久,數一數就有3個作家、2個導演、5個編輯晃過眼前呢。

 雖然媒體老喊出版寒冬,聽起來好像春天永遠不會來(難怪貓都要裹著棉被看書…喵~好冷),但人家開書店的沒在怕,開出版社的也沒有因此打消念頭。比如最近資深出版人席芬離開老東家,成立了「自由之丘」出版社,創社作推出與她合作多年的林黛羚的《老屋綠改造》,以及思想家盧梭的經典《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

 另一個曾經打造史丹利暢銷風潮、主編博客來「Okapi」網誌的熱血編輯趙啟麟,也新創出版社「啟動文化」,推出設計人張天捷的日本觀察《東京人,你為什麼有時間穿小孩?》,並重新出版米果的小說《慾望街右轉》。貓話還沒說完咧,布克貓已經跑到門口去磨趙啟麟的褲管了。原來趙老大正好前來跟永樂座老闆「寶兒」談事情,準備9月底在這裡辦新書對談。咪噢你看,世界小不小!貓真擔心再從這裡逛到永康街,沿途會被數不清的作家給絆倒呢,喵喂~。

 

(原載 2011/9/3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大跨界沒祕密的年代

 

 誰說作家只能寫書,劇作家只能窩在劇場裡?現在流行全方位大跨界,比如文壇新秀劉梓潔跨行當導演,《父後七日》笑中帶淚感動全台;暢銷作家藤井樹改編自己的小說《夏日之詩》,親自執導演筒拍攝成同名短片;九把刀的電影處女作《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票房更嚇嚇叫,還因為挺國片或挺好片的口水爭議攪動電影圈一池春水。導演魏德聖雖然還沒改行寫小說,卻說過他最羨慕一枝筆就能搞定的作家呢。

 還有,習慣嬉笑怒罵的冷伯紀蔚然,本來既教書又寫劇本劇評,最近還改行當起偵探小說家,新書《私家偵探》(印刻)讓人讀得過癮,還不禁對號入座……。喵,有些話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讓咱們跟著書中主角吳誠穿街走巷,把他每天辦案的路走透透。

 最喜歡踮著貓腳四處鑽的貓耳朵,找了個好天氣的日子,到小說裡的六張犁一帶踏青,沿著基隆路、辛亥路、臥龍街到富陽街,悠轉了幾圈。結果眼尖的貓,一下子在街角發現某記者穿著拖鞋出門吃早餐,一下子瞄到某劇場演員帶著熬夜排完戲的黑眼圈回家,對街還有個美麗女作家剛閃進一家小七。當貓窩到咖啡館歇腳時,頭一抬,嗚哇發現旁邊赫然就是一臉鬍子的紀杯杯呢。

 原來六張犁也是藝文人士臥虎藏龍之地,他們夜晚流連在永康麗水溫州街一帶的小酒館談書論藝,更深的夜或更早的清晨,就(打回原形)回到這裡的家居生活圈哪。

 喵啊,跟著偵探果然沒錯。下次貓知道要到哪裡挖新聞了,比如誰摟著誰上樓、誰總是晚起喝一杯黑咖啡當早午餐,誰窩在家裡著迷殺殺殺紅眼的水滸傳連續劇,還有誰喜歡蹲在巷口逗貓……。這些都是《壹週刊》沒興趣,但貓躲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藝文八卦風景啊,喵嗚(舔爪子)~

 

(原載 2011/8/27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幸阿慧,熱情火化成老虎油啦~

 

 八月豔夏天,把老貓熱到都快暴走變老虎了。炎炎夏日,何以消暑?唯有聽故事囉。這星期就來聽幸佳慧姊姊說一則世界上最有名的老虎童話吧!

 《小黑人森巴的故事》是連我家貓小怪都愛聽的童話故事,村上阿伯《挪威的森林》書裡有一段很有名的對話:「你有多喜歡我?」「全世界叢林裡的老虎全都溶解成奶油那麼喜歡。」用的就是小黑人森巴的梗。

 台灣版請幸佳慧改編為《愛老虎油─小森巴的禮物》(未來書城),最經典的橋段就是小黑人在森林裡遇到4隻老虎,結果老虎們自己擺不平打了起來,咬著對方的尾巴追追追,最後全化成了香噴噴的黃奶油……。每次貓說到這裡,貓小怪就喵咧喵咧喊著肚子餓呢!

 但不是貓厲害,都要感謝幸佳慧把故事寫得活色生香,肯特動畫公司的插圖更是可愛得不得了,出版社還耗資500萬拍成25分鐘動畫。這星期開始,幸阿慧姊姊就要巡迴桃園、台中、台北、高雄等地的書店去說故事了,不只貓小怪期待,連貓耳朵都搶著報名去見她,咪耶~。

 今年剛從英國新堡大學兒童文學博士班畢業回台的幸阿慧,是童書界的「熱情一把火」,身兼翻譯、創作、評論等等,還到處為孩子說故事、培育童書種子教師,每天忙碌趴趴走,還能滿臉笑容活蹦亂跳,每次見到她,貓就快被她的熱情融化了。喵~好了好了,貓不多說,小怪在腳邊咬我趕著出門聽故事了,想要感受幸阿慧姊姊老虎油魅力的,我們一起書店見囉!

 

(原載 2011/8/20 中國時報‧開卷)

 

貓耳朵寫周記:大叔比正太更殺 酷兒作家豔光四射

 

 喵吼~是誰這麼帥,害這期《聯合文學》賣到缺貨?不知道貓耳朵在說什麼?快去書店瞄一下。

 老字號文學雜誌《聯合文學》近來努力「扭轉形象」,不僅文案風格年輕化,封面也越來越活潑。先前曾找來清純女孩穿高中制服躺地板入鏡,這一期更直接把型男推上架,雖然不是金城武(金城武會寫小說嗎?),但保養得宜風度翩翩的酷兒作家紀大偉,吸睛程度同樣破錶啦。

 紀大偉從去年回台後就豔光四射……喔不,是活力四射。在政大台文所課堂上教學認真、課堂下賣力帶讀書會,座談活動也不少,舊作《膜》(聯經)、《感官世界》(聯合文學)還接連重印上市。

 據說這期「同志文學」專題,聯文總共為紀大偉拍了好幾組照片,最後選用的臉部特寫,一點《麥田捕手》的憤青姿態,外加幾分成熟韻味,乍看還以為是哪個高人氣男模咧。果然雜誌才剛上市,網路上就熱鬧轟傳,有人忙著揪人團購、有人寫內容導覽、有人拿著封面喜滋滋合照,還有人趁亂告白,噗~。

 貓耳朵躲在書店角落,目睹熟女、潮弟一個個走過,隨手把《聯文》當《GQ》拎了去櫃台結帳,嘴角還帶一抹笑,神祕透了。不過就算熟女潮弟真的拿了《GQ》,他們也躲不過紀大偉。因為他老兄連這期《GQ》也上了,穿得帥帥的談單身漢生活。咪啊紀大叔,你會不會太搶手了啊?

 「同志文學」是個又大又老的梗,但《聯文》的型男封面策略顯然有一定成效。雖然雜誌中一篇〈誰要讀同志文學?〉意外踩到雷,不少人提出質疑,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還因此發表了略帶委曲的聲明。不過吵吵鬧鬧才有戲,越多人討論同志文學,等於多開了幾扇關注認識酷兒文化的窗口。所以同志們,大家繼續豔光四射……喔不,活力四射吧!

 

(原載 2011/8/13 中國時報‧開卷)